沙城

目前已经退出弓受坑啦,感谢每一位小伙伴地厚爱(鞠躬)

【狂王弓】贺文 勇者与公主与恶龙

虐向,搞笑慎

ooc

依旧练手

————————

翻过高山,趟过河流,打倒拦路抢劫的山贼,穿过枯木森林,绕过满是瘴气的沼泽,战胜骷髅卫兵,少年勇者卫宫士郎终于来到恶龙的城堡,将要面临着与可能是自己此生将要面对的最残忍的敌人一战的未来。

是胜利还是失败呢。

少年勇者猜测着。

他拿着进入森林前花了一万二艾芙币在商店里买的上等宝剑,迈进仿佛是嘲笑自己般大开的城堡巨门。

恶龙的城堡并不如自己想象中那么阴暗。

印象中该是潮湿发霉的墙壁上挂着名贵的壁画,本该堆放死者骷髅的墙角摆放着各类盆栽,若非要说的话,大概只有这巨大客厅的尽头放置的那张镶嵌着宝石的椅子,才真正能对应上自己脑海中关底boss...

2017-08-28

【枪弓】葬歌

好久不码字了文笔十分的差劲

全文治yu向

重度ooc


睡吧 睡吧

请不要再彷徨

睡吧 睡吧

忘掉所有悲伤

别哭 别怕

让我带你回家

当歌声响起的时候

睡吧 睡吧 睡吧


  库丘林趴在那辆已经伤痕累累的越野车的方向盘上。

  他的蓝发乱糟糟的,束着长发的金属发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什么东西弄变形了,有点扁,恰好卡在后颈处让他不时不自在的动着自己的脖子发出嘎吱嘎吱的仿佛门轴生锈般的声音。

  他们的车现在停在一个破烂的加油站里,除了给车补充燃料,也可以从一边的小超市拿些必要的用资。

  但是...

2017-08-24

[占tag抱歉]魔都高考作文——这tm是一个爱情长跑吧

06年:我想握住你的手
07年:必须跨过这道坎儿
08年:他们
09年:不可无一,不可有二
11年:一切都会过去
12年:曾被舍弃的微光
13年:更重要的事
14年:穿越沙漠和自由
15年:内心的坚硬和柔软
16年:评价他人的生活

连起来就是个小清新长篇故事啊,多tm的纯情,多tm的清水啊,还是个he    o(╯□╰)o
不要脸打滚求文[doge.jpg]

2017-06-08

【酒吧paro写作资料】经典好听的鸡尾酒名称及来历整理

mark

GACHA二次元社区:

【写手资料第三弹】



写文中经常会遇到酒吧的场景,涉及到各种鸡尾酒,甚至是调酒师paro,今天特意为大家整理了一些鸡尾酒相关的资料~


包括:


【鸡尾酒简介】


【世界十大经典鸡尾酒】


【其他名字很好听的鸡尾酒(中英文)】


【鸡尾酒名称-颜色对照表】


有需自取~



写手资料第一弹:6款告别咸鱼,激发灵感的写作利器→


写手资料第二弹:提高写作技巧+水平的书单→



【鸡尾酒简介】


鸡尾酒(cocktail)是...

2017-05-17

【鬼使白黑】灯

总之最近因为声优的原因跑去肝了阴阳师……我只想说……小黑真是小天使啊天!

cp是白黑,可拆不逆

以及我玩儿的晚,游戏剧情进展比较慢,有什么的bug的话不要在意

PS:中国神话里面似乎小黑才是弟弟???


————

七月十五中元节。

鬼魂们浩浩荡荡的沿着奈何桥往人间走,那向来喜玩的孟婆也难得站在桥边指挥着秩序,阎罗判官早早的任务向来都繁重的黑白鬼使二人下了任务,于是他们提着红色的灯笼,一前一后的跟着长长的见不到头的队伍慢吞吞的走。

打头的白看了看身后在晃悠悠的灯光的照耀下密密麻麻的灰乎乎的一团,终于蹙着眉抬起眼,将视线放向远处那层更加深邃的黑暗里。

白的心思缜密,于是便被安...

2016-10-08

【鸣佐】【生贺】再会2

别问我为什么是二系列

总之是去年生贺的后续

坑了一年【土下座

有私心鹰小队的设定,不要在意


————

漩涡鸣人拿着一张被揉得皱巴巴的纸手舞足蹈的向旁边的佐助比划着,他没在意站在不远处扛着大刀的水月,也没理会不知道在捣鼓什么的大蛇丸。

香菱呲着牙不时的找鸣人的茬,他干脆揉着头发哈哈干笑着,最后又充耳不闻的朝着佐助大声的解释。

“这边建一个这——么大的池塘我说,在里面养几只鱼,以前我在三代爷爷的院子里见过,超大的!佐助家这么大,建个池塘肯定超级漂亮的说!”

“后院里有一个。”佐助顿了顿,直接无视了鸣人僵住的脸,“不过时间这么长了又经历了佩恩一事,估计已经被填住了,你没看到也...

2016-07-23

【枪弓】赌城

archer赶到赌场的时候,caster正挤在一堆光着膀子的男人里面嘶声力竭的喊着“大大大!”。

他扶着额头叹了口气,视线越过几个几张堆满好像活生生的行尸走肉的赌徒的桌子,看向挂在墙上的一个古董似得钟表上。

22:22——真他妈是个好时间。

archer板着脸走过去,忍受着身边无处不在的烟味、臭汗味、以及不知道是那个家伙的口臭,抓住那个即使在人群里也晃眼的不行的男人的辫子,毫不顾忌男人的惨叫,将他拉了出来。

他拖着男人走了几步,又放开,盘着手臂皱眉看向不远处几个朝着他们指指点点的服务生,叹了口气。

蓝发男人还在捂着头惨嚎,archer不为所动的站了一会儿,终于忍无可忍的大开了嘲讽。...

2016-07-19

【枪弓】Бабочка на море -4

很久以前的草稿,一直想改所以没发,先放上来再说吧

——
梦境里荒芜的好像未开发的赤黄的戈壁滩。
一览无余的广袤大地极速的从眼前延展,光秃秃的枝桠嶙峋狰狞的向中央挤压,一只黑色的乌鸦张着嘴嘎嘎的叫着,偶尔用尖尖的喙梳理那身绸缎似得鸟羽。
这是个无端端的不知所谓的梦。
他心里确信着,双脚却不受控制的拖拽着他向前走。
梦里的时间是静止的。
不仅如此,连空间都是重叠的,黑色的梳理羽毛的乌鸦间或出现,张着嘴唱着嘶哑的曲调。
他在梦里无聊的观看着乏味的风景,直到眼前一瞬间变的豁然开朗,他才从荒原的尽头捕捉除了枯木和乌鸦以外的,新的活物。
那是一个被吊在半空中的,银发的赤裸男人。
**
库丘林咂着舌揉着胀痛的额角从床上做起来...

2016-07-14

【枪弓】

发不出去简直日了狗

算是狂王弓hhh

蛋白肉

可配合雪屋写的【狂王弓】车食用wwwwww


我已经很努力的开车了相信我QAQ


2016-06-05

【士弓】迷途2

寻找目标比想象中的要艰难。

索性阿赖耶并没有催工,恰巧组队的两个人商量了一下,敲定了顺其自然这个结果。

虽说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糟点满满,但当事人都及其默契的忽略了这个问题。

不得不说,两人在这种方面还真是出奇的相似。


**


“从这边走,以我们的脚程在一般情况下也三天的时间才能到,不过大概走过三分之一后会碰到一个小城镇,我们可以在那里进行淡水和食物的补给。”

卫宫士郎的食指点在地图偏右的一角,那里用土黄色和淡蓝色标注了行进路线和河流的位置。

“一般情况?”

藏在巨大兜帽里的眉峰下意识的皱了皱,银发男人往前凑了凑,一小股血和钢铁混合的味道顺着士郎的鼻腔钻了进来。

他下意识...

2016-06-05
1 / 7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