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红茶受都吃,可拆不逆,博主无节操,欢迎同好前来搞基

【枪弓】葬歌

好久不码字了文笔十分的差劲

全文治yu向

重度ooc






睡吧 睡吧

请不要再彷徨

睡吧 睡吧

忘掉所有悲伤

别哭 别怕

让我带你回家

当歌声响起的时候

睡吧 睡吧 睡吧



  库丘林趴在那辆已经伤痕累累的越野车的方向盘上。

  他的蓝发乱糟糟的,束着长发的金属发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什么东西弄变形了,有点扁,恰好卡在后颈处让他不时不自在的动着自己的脖子发出嘎吱嘎吱的仿佛门轴生锈般的声音。

  他们的车现在停在一个破烂的加油站里,除了给车补充燃料,也可以从一边的小超市拿些必要的用资。

  但是艾米亚已经进去很长时间了。

  男人砸着嘴,他希望艾米亚能在那些怪物的嘴下活下来,同时他祈祷着去寻找物资的男人能给他带点烟回来。

  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左右了,这个季节天黑的早,已经变成橙色的阳光透过血迹斑斑的前车窗那块唯一干净的地方打在趴在方向盘的男人的脸上,有细小的灰尘在车内不大的空间里飘荡。

  男人动了动有点僵硬的肩背。

  在离他不远处的公路上堆积着大量燃烧的死尸,如果此刻打开窗户必然会闻到尸体燃烧的腐臭味,鲜血像是油漆般涂抹的到处都是,偶尔有跛着腿的狗叼着不知打哪儿来的残肢跑过来,然后被躲在黑暗里的家伙们拖到看不见的阴影里。

  带着腥臭味的风不时从这辆已经伤痕累累的车的缝隙挤进来,惹得鼻子向来灵敏的蓝发男人不自在的皱着鼻子。

  老实讲,窗外的末世他已经看腻了。



放下所有的渊源和冤缘愿怨

你将忘记痛苦 你将忘记不安

就让黑白与对错都随风飘散

去迎接你的必然

让那过往种种沉入轮回的海



  这场丧尸潮,是在一星期前,毫无预料的爆发的。

  正和艾米亚在一起的库丘林和男人一起抢了一辆车开始毫无目的的开始逃亡,也不知道是他们运气好还是差,既然坚持到了现在。

  蓝发男人咧着嘴笑了一声。

  在离他不远处的阴影里,几个歪曲的不符合人体结构学的‘人’跃跃欲试着,巨大的黑暗从那里蔓延过来,离他们的车已经不足一百米。

  带着腥味的风依旧肆虐着,它们穿过已经变得空旷的建筑物,发出呜呜的哭嚎声。

  库丘林后仰着身体让自己靠在车的后座上,血味和汗臭味立即顺着鼻腔钻了进来,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已经习惯了,此刻他闻着这个味道只觉得安定。

  那是,活着的感觉。

  疼痛和五感,清晰的向他诉说着此刻的真实。

  在丧尸来临的第二天他依旧以为自己处在梦中,直到之前两个人搭救的一个姑娘的头在他们面前被活生生的撕扯下来,他才意识到现在的自己到底在那里,又到底经历了或是正在经历了什么。

  死亡在一瞬间变得不值钱起来。

  银发男人已经离开有一段时间了。

  库丘林看着表有些无所谓的想着。

  也许已经死了吧。

  被丧尸撕扯烂,或者已经成为它们的一员,虽然库丘林并不在意,但打心底里他希望是前者。

  他可不希望刚刚还和自己一起逃难的难友忽然变成丑陋的怪物中的一员,毕竟对他来说,艾米亚十分对他的胃口。

  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他或许在哪跟他来一发。但绝不是现在,在这片荒野里,他们解决的死尸像是城墙一样堆在路边,断裂的肢体仿佛丑陋又顽强的植物随意的在每一块土地上扎根。

  蓝发男人伸了个懒腰,他重新把自己几乎已经到了极限的身体塌伏在方向盘上,过大的动作不小心按到了喇叭,突兀刺耳的声音响起来,不远处的黑影立即更加焦躁的跃跃欲试起来。

  库丘林没有理他们,他把视线放在艾米亚离开的方向,他看见几个丧尸沿着多出来的阴影晃到了那栋建筑里面。



你将忘却伤害

你将忘却阴霾

听完这首歌

然后悄悄离开

睡吧  不要再醒来



  三天前他们碰到了一个黑发小姑娘。

  她长得很漂亮,举手投足都是大小姐般的优雅,库丘林记得她也有个非常优雅的叫做‘凛’的名字。

  他们一同并肩作战了两天,那个小姑娘的身手意外的好,脾气也很对他的胃口,但意外的是,就在他们决定离开那栋已经防守了三天的堡垒的时候,她被一个丧尸拽着头发从上一辆车破碎的后车玻璃处拽了出去,转眼淹没在了丧尸群里。

  本来已经逃出去的库丘林和艾米亚赶了回去,只来得及把他们最后一颗子弹送给她。

  在这七天里他们已经失去了太多的同伴,然而这个姑娘的消失却是最让他觉得遗憾的。

  车子里放大的声音重新吸引了想要进入艾米亚所在建筑的丧尸的注意力,库丘林兴致缺缺的打了个哈切,他转了转视线,红色眼睛看向已经离他愈来愈近的丧尸的方向。

  它们离他已经不足三十米,近到库丘林能看见那些曾经能称之为人的东西合不上的下巴处流出的黄色的涎水,那些已经腐烂的留着浓水的眼眶牢牢的盯着他所在的方向,已经严重脱落的头发因为血的缘故依旧黏在几乎露出头骨的头皮上。

  他闭上眼想要小憩一会儿好让自己的高度亢奋的精神短暂的休息一下一边接下来将要面对的战斗,但意外的他根本睡不着,丧尸们从喉咙里发出的嘶嘶声像是兴奋剂一样让他无法安眠。

  也许他需要艾米亚,至少他在的时候自己可以放心的休息。




睡吧 睡吧

睡吧 睡吧

在黑暗的怀抱

睡吧 睡吧

趁天还没破晓

别哭 别怕

你不该被惩罚

当歌声消失的时候

睡吧 睡吧 睡吧



  再有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天就就丧尸活动的时间了,库丘林希望在这之前他们可以到达下一个可以躲藏一夜的堡垒,这地方最好有食物和水,当然了,有武器也最好不过。

  但可惜的是好运气从来没有光顾他们,他们曾经找到的堡垒多次被大群丧尸攻击,以至于他们不得不在最危险的时候外出避难,但还算幸运的是,无论走到哪里,他们都能找到一辆还算可以的车用来代步。

  现在在他身下的这辆越野是他们最新的交通工具,它也是他们的伙伴,死在它轮胎下的丧尸不在少数,它也载着他们摆脱了无数丧尸的追踪。

  库丘林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脖颈,变形的发箍依旧不屈不挠的咯着他颈部的皮肤,他揉了一会儿忽然用力把那东西扯下来,放在手里暴力的将歪曲的金属重新捏正。

  散乱的蓝发终于重新被整理好了,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干净的男人也总算看上起精神了些,他拿起被自己随手扔在艾米亚座位上的手枪,看了看枪托底部已经干涸的黑色血迹,检查了它已经没子弹后却依旧把它别在了自己裤腰里。

  艾米亚找到的那两把刀或许比没子弹的手枪更好用一些,男人想着,他后仰身体探手从车后座里摸出一块不知道沾着什么东西的硬面包,撕开包装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所有活过的东西都必须凋零

没有谁应该承受悲哀的永恒

始于终结的歌……



  空灵的歌声忽然哑然而止。

  “说了不要发出多余的声音。”

  银发男人拿起关掉音响的手,他的脸上有些擦伤,银发上沾了些血,衣服也破了,唯有那双钢灰色的眼睛一成不变,闪着让库丘林看不懂的光芒。

  蓝发男人抬着眼皮看着重新坐在副驾驶座上正忙着把手里的东西丢在后车厢的艾米亚,他三口两口把面包吃完,接着重新把手放在方向盘上。

  “反正它们现在过不来。”

  艾米亚哼了一声。

  “难道你是想告诉我你放音乐就是为了看它们围在我们周围给我们跳舞么。”

  库丘林不知道为什么被男人逗笑了,他在领略了男人凌厉且讨人厌的嘴炮之后第一次觉的男人也许有一点可爱之处。

  “闭嘴吧,老子要冲出去了。”

  他说,同时踩下刹车,橡胶制成的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丧尸们焦躁的声音变大了,同时有肉体撞在车上发出的闷响,已经断掉的雨刷器徒劳的清洗着溅到玻璃上的血迹和肉沫,原本聚集在车辆周围的丧尸转眼间被他们甩在后面。

  艾米亚抿着嘴紧紧的抓着扶手,他的目光直视着前面,那些丑陋不堪的面孔先后从他的视野里闪过,他知道这些东西曾经是或丑或美的人类,然而现在它们却已经沦为了甚至不能称之为人的死物。

  它们依旧遵循着本能活动,却是一群只会为了满足食欲而活动的连野兽也不如的怪物。

  也许有一天我会变成它们。

  艾米亚想。

  他知道旁边开车的男人并不会有这样多余的情感,但他希望他们两人能有一个在这末日存活下来,连着已经逝去的伙伴的那份,连着这些已经不知道活着为何意义的怪物的那份,好好的,在这末日里活下去。



所有活过的东西都必须凋零

没有谁应该承受悲哀的永恒

始于终结的歌请你安静地听

帮你逃脱这段宿命(虽然结局也许注定)

睡吧

我愿燃烧这灵魂做最后歌唱

我愿承受这罪过和所有的伤

我愿让时间把这段故事埋葬

我愿一起被遗忘(却留下一具皮囊)

睡吧 睡吧

睡吧 睡吧




——————end


注意:题目部分和歌词部分来自洛天依言和的系列曲的最后一首《葬歌》

b站av2609801    可以去听一下,这首歌真的很好听,这个系列的故事也讲的相当的好

其实这首歌和这篇文挺不符合的,但是原作里这首歌的确是唱给那些夜游神(丧尸)和因此丧生的人的(主要是喜欢),所以就用了



后续设定:

……

……

……太长了不想写

评论 ( 6 )
热度 ( 24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