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目前已经退出弓受坑啦,感谢每一位小伙伴地厚爱(鞠躬)

【狂王弓】贺文 勇者与公主与恶龙

虐向,搞笑慎

ooc

依旧练手

————————

翻过高山,趟过河流,打倒拦路抢劫的山贼,穿过枯木森林,绕过满是瘴气的沼泽,战胜骷髅卫兵,少年勇者卫宫士郎终于来到恶龙的城堡,将要面临着与可能是自己此生将要面对的最残忍的敌人一战的未来。

是胜利还是失败呢。

少年勇者猜测着。

他拿着进入森林前花了一万二艾芙币在商店里买的上等宝剑,迈进仿佛是嘲笑自己般大开的城堡巨门。

恶龙的城堡并不如自己想象中那么阴暗。

印象中该是潮湿发霉的墙壁上挂着名贵的壁画,本该堆放死者骷髅的墙角摆放着各类盆栽,若非要说的话,大概只有这巨大客厅的尽头放置的那张镶嵌着宝石的椅子,才真正能对应上自己脑海中关底boss的形象吧。

但是谁能告诉他

本应该以各种想象的到的姿势坐在那张巨华丽的椅子上的恶龙,到底跑哪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年勇者有点泄气。

“我说过了要开门通风的吧,难道阁下活了几千年连话也……唔?”

真当卫宫士郎在去与留之中纠结的时候,一个相当有磁性却带着让少年厌恶的嘲讽的声音出现了。

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勇者咬着腮发出一声仿佛牙痛般的呻吟。

与此同时,忽然出现的发声者也借助城堡内墙壁上镶嵌的拳头大的夜明珠微弱的光芒注意到了城堡内的不速之客。他发出一声代表疑惑的‘嗯?’,然后抱起臂,抬起下巴用那双钢灰色的眼睛斜睨着已经将头埋到脚面上的少年。

“真是好久不见啊小子,你不去给老爹做饭来这里做什么?难道是玩勇者斗恶龙这种无趣的戏码吗。”

少年尴尬的唔了一声,他在银发男人的喋喋不休中鼓足了勇气,仰起头坚定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我是来营救公主的!才不是过家家!还有为什么恶龙是你这家伙啊白痴!”

同名卫宫却特别不喜欢别人叫他这个名字的Archer哼了一声,他放下双臂,居高临下的看着少年。

“你在说什么白痴,我不是恶龙,这里也没有什么公主……”他略微思考了一下,觉得给这小子从头解释太麻烦了,“就是这样,明白了的话就赶紧滚吧。”

“就是这样个鬼啊!”

少年将宝剑猛地丢在地上做愤怒状。

“给我解释清楚你个白痴!我可是答应了凛的要求来拯救公主的啊!为什么会碰到你啊混蛋!说起来你离家出走把老爹丢在一边不管已经两年了吧!你知不知道……!”

少年回忆着青梅竹马拜托自己时说的话,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你别告诉我……”

“是啊白痴,这里除了狂王那家伙只有我了,”Archer莫名得意的哼了一声,“你又被凛耍了吧,这么多年依旧一点长进也没有。”

少年勇者怒瞪着本该是公主的Archer。

“说起来被满世界的人称为公主并且需要被拯救到底有什么好得意的,”少年不满的哼了一声,他随即眼尖的发现了别在Archer身后的鸡毛掸子,接着像是掰回一局般用继承了Archer那满级的嘲讽技能开口道,“而且你从给老爹打扫家做饭变成给恶龙打扫家做饭也骄傲不起来吧。”

“公主”和勇者在空旷的客厅内箭弩拔扈的对峙着。

“Archer,怎么了。”

打破这段仿佛凝滞的空间的是另一个男人,他穿着有点超前但却莫名符合恶龙这个身份的服饰,一条长长的黑紫色的骨刺做成的尾巴拖在身后。

“……没事。”Archer像是不满自己的幼稚般的啧了一声,“来了个推销的。”

少年勇者真想用手里的这把剑糊男人一脸。

“而且我说了多少次,”闲不住的Archer及时的把枪口对准了新来的还搞不清楚自家恋(老)人(妈)为什么发脾气的狂王,“醒来之后要把早饭吃掉,你知不知道这种东西重新加热一次有多不健康,而且为什么又不穿鞋,你这样直接在地板上踩来踩去最后会把脏东西带到床上,本来洗床单就已经洗的特别勤了我可不想……”

勇者觉得自己似乎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东西。

“吃了。直接丢掉就行。”

本该是城堡的真主人的狂王面无表情的说道,他把视线从似乎被噎住了说不出话银发男人的身上挪下来,看向了已经石化掉的少年。

“有事。”

“……额。”

少年不知道自己该说有还是该说没有,按理说自己只是来拯救公主的,但很明显这个家伙不需要自己拯救,但是同时接了“帮老爹找回失踪了两年的养子也就是你的哥哥吧”任务的少年觉得此刻自己有必要做点什么。

“这位先生很抱歉,你身边的那位家伙是我的失踪了很久的亲人,”他在说亲人的时候撇了撇嘴,“现在我需要把他带回家,因为我们的老爹已经找了他很多年了。”

“小鬼你知不知道……”

“可以。”狂王打断Archer的说话声说道,“我也去。”

除了狂王以外唯二的两个人都黑了脸,只不过其中一个因为肤色所以不太看出来而已。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Archer先生咬着牙勉强让自己露出一个还算是和善的表情,“这小子说话根本就是个不经大脑的白痴!而且……!”

“怎么了。”

依旧没什么多余表情的狂王重新看向Archer。

银发男人一时不知道如何反驳,他投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少年一个‘快点想办法啊白痴’的眼神,在收到少年麻木的‘啊无所谓了我为什么要在这里浪费时间’的回视后,决定靠人不如靠己。

“你要是也走了这座城堡怎么办,下次回来我可是要打扫很长时间!”

不知为何狂王的表情微妙的柔和了一些,少年一点也不想知道那是为了什么。

“有结界,不会脏。”

Archer又一次被噎住了,他怒视着从始至终都拿一个表情对着他们的狂王,说道:

“这是什么鬼啊!!!!!!”

坐在电脑前的少年卫宫士郎吼道。

他怒瞪着屏幕上那三个小小的熟悉的立绘人物,心头呼啸着冲过了一万头草原神兽。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勇者的立绘是他自己,这是侵权啊混蛋!而且这展开太怪了吧!为什么恶龙的立绘用的是自家那个毒舌大哥男朋友的形象,为什么偏偏公主是自家大哥的形象!

等一下,感觉最后那个在这个不正常的游戏世界里稍微有点正常啊……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啦!

卫宫士郎怒摔手柄。

他猛地站起来,一刻不停的冲向自己大哥的房间,在敲门三次得到进入的允许后他用符合自己现在情绪的力度刷的拉开门,看到了一个跪坐着叠衣服的男人和靠着他后背的带着耳机默默听音乐的男朋友的这样一个莫名温馨的场景。

“什么事。”

两个人同时放下手里的事注视着少年,这让士郎同学稍微有点尴尬。

“额,就是你房间里那个游戏……”

“游戏?”Archer冷哼一声,他讥讽的看着不自在的站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的少年,“小鬼,你知不知道现在已经是什么时候了,还有几天你就开学了吧,作业写完了没有?“

少年心虚的唔了一声,他弱弱的说了声做完了。

“是吗?那开学的东西都准备好了没有?开学后的小测验有把握没有?“

“如果没有的话就去准备,我可没时间熬夜给你突袭课程,也没时间帮你收拾你那些垃圾。“

“七夕,七夕又怎么样?你有女朋友吗?凛还没答应你吧,说起来假期为了游戏一次也没约凛出来玩的你连和凛在一起上学也没资格吧?行了,还有说的没有?没了吧,没了就去仓库把你那些垃圾都收拾好。我再说一遍,卫宫士郎,如果让我发现你再把东西堆在仓库,我就把那些东西连你一起都扔到垃圾箱。好了,快滚吧。”

别指望之后我给你买治腰痛的药!

少年恶狠狠的想着,然后颓唐的向仓库走去。

——————end

艾芙币:听说是勇者与公主与恶龙这款游戏中国家教团发行的货币,正面写着面额,背面是凸起的F的花体字,听说七夕这天将它投掷向情侣,可以给其造成大量的伤害

勇者与公主与恶龙:新开发的还没通过测试的游戏,听名字有点像勇者与恶龙,但实际上和怪物猎人差不多,也可以说是它们的综合体,听说游戏的主创人员有三个,没人知道他们是谁。

狂王:游戏的最终boss,世界上仅剩的一头黑紫色的恶龙,不太爱说话,虽然有着强大的力量但似乎懒得惹事,和卫宫家的大儿子(人类)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py交易。听说因为两年前的七夕这天带着Archer出来闲逛受了点伤,所以现在和Archer两个人在城堡里静养。因为最近要去见岳父了所以稍微有点活跃,但也只是平时说话多说了几个字的样子。

Archer:勇者的哥哥,两年前不知为何忽然消失不见,直到某天被勇者在恶龙的城堡里发现,似乎是被胁迫了,但不知为何竟然能让恶龙同意带他回家乡。一头银发,钢灰色的眼睛,意外的温柔,但不管说什么的都语带嘲讽,就算是关心的话也是如此,所以勇者们对他的感情都意外的复杂。听说如果勇者的名字如果叫卫宫士郎可以触发不一样的剧情。

勇者:………………

河流:大家好我是出场两个字的河流

高山:大家好我是和河流一样出场两个字的高山,因为作者总是把我打成高杉所以意外的给我了一点戏份

山贼:听说是来自隔壁某航海组织的一个剑客,因为迷路了所以一边找路一边想办法挣点路费。实力很强大,之所以打劫路人是因为别人嘲笑他路痴。而且与其说是被勇者打败了不如说是勇者委婉的告诉他正确的路。目前正在其他地方流窜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达目的地。

枯木森林:全是树,有叶子,也有果子,偶尔开花,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名字叫做枯木。

冒着瘴气的沼泽:………如果单身踏入则没有问题,如果是情侣踏入则立即猝死。狂王和Archer不受影响

骷髅卫兵:听说以前是人间的已经脱单的人类,被某教团用附加魔法的艾芙币诅咒,成为了现在的样子

恶龙的城堡:你好我是城堡

上等宝剑:你好我是‘明明有很多戏份但没有任何存在感的’上等宝剑

——————这回真完了

所以这其实是开学贺文来着(笑

超多错别字orz总之是输入法的锅(你滚)总之感谢临野同学捉虫ww搜狗快去道谢!

评论 ( 8 )
热度 ( 43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