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咔右不可逆
忙成狗

【黑瓶】肆无忌惮 1

校园暴力梗///




黑瞎子有几次偷偷偏过头看和自己隔了几个座位的张起灵。

视线尽头的少年挺直脊背端正的坐在座位上,隔着大半个教室看着黑板上密密麻麻的小字,似乎前几天的事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他皱起眉,心里不是很痛快,倒是坐在自己前面的拖把往后蹭了蹭,间着两摞厚厚的书墙拍了拍他的肩膀。

“之前你干嘛去了?”

“能干嘛,”黑瞎子放松自己的脸部肌肉让表情变轻松,他有些懒散的缓慢绕着手里的圆珠笔,“找点乐子。”

“有乐子也不找兄弟一起?”拖把努了努嘴,把捧在手里的书往过挪挪,“……哎,说起来,你知不知道你不在的这几天那家伙也请假了?”

他知道拖把说的那家伙是谁,也大致知道‘那家伙’为什么请假,但他还是摆出了一副洗耳恭听愿闻其详的脸。

“为什么?”

拖把刻意压低了声音,这让他们这个角落的对话显出了一点神秘的味道,不过如果他不用如此湿咸的口吻说出这些话的话,黑瞎子或许会觉得这个前桌是个靠谱的人。

“听说是被包养,”拖把嘿嘿的笑了两声,又把堵住脸的书往过挪了两分,这让他终于看清了书上“沁园春”几个印刷字,“有人看见他被一个男人抱进汽车旅……”

“哎,我说,”黑瞎子依旧笑眯眯的,他扬了扬下巴打断拖把的话,示意他往前看,“你知不知道这节课是数学课?”

拖把一愣,还没等反应过来,手里的书就被几乎已经气到冒烟的数学老师抽走了。

他下意识的骂了声卧槽,后面的黑瞎子就已经笑得摊在了桌上。


结局自然是开小差的两人同时一左一右站在教室的最后。

黑瞎子挺无所谓的,倒不如说他还挺高兴的,虽然这个位置紧挨着教室的垃圾桶,但是离张起灵只有一步之遥,几乎只要探探手就能够到的距离。

这距离太近了,近到就算他站在这里肆无忌惮的视奸人家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不过所幸他自觉没变态到那种程度,所以只是看了一会儿见那人没什么反应便不再注意他,反倒是开始思考起自己是哪根筋没搭对跑去热脸贴冷屁股。

老实讲张起灵和他没什么交情,虽然说同学了一年但生活经历交友圈都八竿子打不着,没道理逃课的时候帮了他一把就一见钟情吧。

他站在那里皱着眉笑了两声,再一抬头,便看见张起灵同样回头看着他,那张因为没什么表情而显得寡然无味的脸少见的带着些困惑。


今天的数学课不出意料的再一次拖了堂。

黑瞎子站在后面百无聊赖的仰头数着头顶灯泡的数量,耳边除了教室外争抢着去吃饭的学生的吵闹声便是讲台上数学老师的声音了。

正弦余弦三角函数,两边和大于第三边。

他打了个哈切,眼角溢出的生理泪水让这个世界短暂的陷入了模糊。

接着他听见几个人压抑的欢呼声,然后就是老师的高跟鞋踩在地面的有序的哒哒声,最后他被谁勾住了肩膀,毫不控制的力道带的他向前踉跄了几步。

“妈的饿死我了,瞎子你今天中午打算吃什么?”

“我不饿,”黑瞎子眯着眼笑着把揽在自己肩膀上的勾下去,“自己滚去吃。”

“你他妈也太不识抬举了,”那人毫不在意的笑嘻嘻的在他胸口打了一拳,“那我去了,回来给你带。”

黑瞎子没答话。

他等着班里的人走的差不多了,这才揉着肩膀活动了一下因为站的久了而稍有些麻木的筋骨,教室门外有几个脸熟的家伙朝他打了个招呼,他扬了扬手算是应了,接着往前走了几步,在张起灵前一个位置反着坐下,顺势把下巴垫在椅背上。

张起灵正收着书。

他把书本按照科目大小一一摆好,细长白皙的手指微微曲着垫在书脊处,几张写满的演算纸被他抽出来同样整理的整整齐齐,最后一同塞进空空如己的书桌里。

“喂,那之后你去哪里了?”

正拿出本子打算完成课后作业的手顿了一下,接着他看见手的主人抬起头来,一瞬不瞬的望着自己。

“……跟你没关系。”

他“哈?”了一声,没生气,反倒是笑出来。

“怎么说我也是救了你吧,”他的下巴还垫着椅背,让说话声听起来不是很连贯,“满足一下好奇心都不行啊?”

张起灵的脸上依旧一片空白让人读不出他的心思,就在黑瞎子以为他要说出‘我没让你救我’这种俗套却百试百灵的话的时候,他却开口说了句回家。

“……啊?”

黑瞎子一时没理解他在说什么,等反应过来之后便把自己的脸埋在臂弯里笑的有点喘不过气——也不知道是笑自己还是笑张起灵。

张起灵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笑了足足有几分钟,直到有人已经陆陆续续的回来看着他们的方位神色异常指指点点之后,他才从黑瞎子的手下面抽出了自己的书,用手指把压折的边角细致的弄好。

黑瞎子一个人在哪里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他一边摸着眼角笑出来的眼泪一边同张起灵说话,渐渐变的热闹起来的教室让他们这个小小的角落变的终于没那么突兀。

“今天晚上我去你家。”

张起灵没答话。


评论 ( 5 )
热度 ( 23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