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媳妇名叫张起灵
张家吹
可拆不逆
欢迎同好前来搅基

【邪瓶】吃了个鸡

梗接三叔最新微博小段子(我没玩过吃鸡,具体细节不要强求,感谢)

吃了个鸡
2/9

胖子拉我们进去之后,不出预料的,闷油瓶被堵在了网吧前台。

坐在两台电脑之后的网管双眼进盯着屏幕不耐烦的让闷油瓶掏身份证,我和胖子原地愣了一会儿,意识到不对。

狗日的身份证!

我急忙快走几步挡在闷油瓶之前——事实上事后我认识到这个动作非常的傻——把自己的身份证重新拍在桌上。

“大哥他今天出来的急没带,要不先用我的……”我赔笑道。

那网管上上下下打量了我和闷油瓶好一会儿,这才大手一挥,道:“没身份证开不了机。”

卧槽。

一旁等着的胖子不乐意了,几步走过来啪的一声一巴掌拍在玻璃桌面上,那桌上放着的水缸都原地抖了几抖。

“你他妈有毛病啊,给钱不赚,麻溜的给我们瓶仔开个机子,今天你胖爷我也带着你体验一下什么叫现代科技。”

后半句显然是跟闷油瓶说的。

我心里翻了个白眼,心说你自己来凑年轻人的热闹还要拉上我们,但心里其实也有点跃跃欲试,毕竟在雨村待久了,和这种东西脱离时间太长,也有点想过过手瘾。

不过闷油瓶这人你是不能指望他和我们一起玩的,虽说我们现在给他要位置,实际上也是为了让他在我们玩的时候有个地方靠着睡觉,总不能让他坐地上,那样别人会认为我虐待的。

这边我和胖子好说歹说,就是不给开机,没一会儿我就开始不爽,胖子估计也忍到极限了,眼看着就要撸起袖子打人。

“嘿!胖爷我七进宫的时候你丫还穿开裆裤着呢!有身份证了不起是不是!你看我他娘的今夜不……!”

我看胖子真火了,心说要遭,急忙拉着他和闷油瓶从网吧里出去。

我们几个人转了几圈,总算在一个高中附近找到了一间只不要身份证就能开机的小黑网吧。这里面清一色的坐着不足十八岁穿着蓝白色校服的大小伙子,我们几个老男人站在那里显得十分的突兀。

不过这几年我也算是成长了,周围的环境已经很少能给我造成什么影响,胖子是及时行乐那种人,也不会在乎,闷油瓶更不必说,我们三个要了三台挨在一起的机子,越过带着耳机不知道打什么游戏的学生,走到自己的位置开机坐下。

胖子这次非要玩的是一个叫做绝地求生的枪战游戏,听说火的不要不要的,我对这东西没什么兴趣,这趟来了一是为了陪胖子,二是带闷油瓶来散散心,怕他跟我们一起隐居隐的时间长了跟社会完全脱节,到时候往出一放,嘿,别人以为他哪儿来的山顶洞人。

我坐在最右边的位置,闷油瓶坐在我的左边,胖子紧挨着他正教他怎么注册怎么打枪,我百无聊赖的在那放空了会儿,就听见胖子叫我,“天真你怎么回事,小哥都准备好了你他娘的怎么还发呆?”

“啊?抱歉抱歉,”我急忙抽出键盘点开游戏,心说闷油瓶太不给面子未免也学的太快了一点,向他这个年纪的百岁老人不是应该从开关机开始学起吗,“我就来。”

我们三个组队很快进入了准备界面,第四个队友是随机匹配的,不认识,名字很随便,字母加数字,看起来像是脸滚键盘滚出来的。

游戏很快就开始了。

最开始的跳伞环节因为我们没商量好所以都到了不同的地方,我因为看过王盟玩所以多多少少知道一点,所以非常迅速的在加油站降落然后被一队敌人按在地上摩擦落地成盒,在转过视角看胖子,他比我好一点,捡了个头盔,然后被捡了微冲的人扫了几下很快跟我见面了。

“我靠!胖爷我就说没有十几把冲锋枪别想让我出山!”

这胖子也太口无遮拦了!我心里把胖子揪过来骂了几十遍,在转头看那个不认识的队友也被手雷炸死了,就叹了口气,心说开师不利,打算跟胖子他们再开一局。然后就听见胖子在那嚷嚷,“我靠……小哥你也太厉害了吧……”

我一愣,心说怎么回事?身体便快脑子一步凑过去看闷油瓶的屏幕,接着就看到一个长得极丑连上衣都没穿的3D建模在屏幕里左跳右跳,然后他身边就多了四个盒子。

“我……艹……”我楞楞道。

娘的这还是那个到现在连手机也只会接打电话开个蓝牙照个照片的闷油瓶吗?!这他娘的也太不科学了!

“卧槽小哥看不出来啊!”胖子一拍闷油瓶的肩膀,显然一副还没缓过来的样子,“你以前自己偷摸着玩过?我靠,小哥上网吧这种事你要跟大人说的,别跟社会上不三不四的那些人学。”

我心说什么跟什么啊,但心里也好奇,就跟着凑过去问:“小哥你以前玩过?”

闷油瓶摇了摇头,他微微皱了一下眉,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咯噔了一下,仿佛看到屏幕里那个丑到爆的建模猛跳起来越过枪弹夹断了对面人的头。

我看他慢慢的放下了鼠标,游戏角色已经死了,最后的画面是几个人翻着他的尸体,很快屏幕正中央显示出排名,我叹了口气,拍了拍闷油瓶的肩膀,道:“别灰心,这东西也有运气的成分。而且如何你是第一次玩已经很厉害了。”

“就是就是,”胖子虽然有点失望但也不在乎,他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就道:“照小哥你这样的本事,咱哥三下一局一起,保准把别人日的连妈也认不出来。”

我点点头,又拍了拍他的肩膀权当安慰,正要坐会去的时候却看见闷油瓶依旧皱着眉一脸不解的看着屏幕,心里就开始觉得不对了。

闷油瓶这人,先不说他本身就鲜少有情绪这种东西,就算有也很少体现在脸上,现在这种皱眉整整皱了两分钟的样子以前从来没出现过,我心脏一紧,下意识就觉得要出事。

但很快我就意识到不可能。

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镇里的小黑网吧,血尸粽子不会有,找我们麻烦的也不可能在找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况且我也不觉的有人能在闷油瓶不察觉的情况下跟踪),所以几乎很快的,我就否决了上面的两种情况。

但否决了之后我就更觉得奇怪了,心说闷油瓶不会是叫什么上身了吧,不过真有不长眼的鬼敢上身闷油瓶吗?那他娘的这事能在鬼同僚里面吹一辈子啊。

很快胖子也意识到了这边的问题,他凑过来看了一眼小哥,就朝我使了个眼色。

“pipi,天真,你他娘不会又欺负小哥了吧?”

“我靠!”我当下就火了,道,“你他妈哪只眼睛看我欺负小哥了,我他娘的也敢欺负他啊!”

胖子就挑眉,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丫的早就想这么干了。

我心说我倒是想,我他妈也要有那个胆子啊。想着我便不在不着调的跟胖子扯皮,就直接凑过去问闷油瓶。
“小哥,怎么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已经把闷油瓶摸得一清二楚,他这人对自己的情况避讳陌深,但除去这些之外,他对于别的问题还是很慷慨的。虽然每次只说几个字剩下的全靠我脑补,但能开口就是好事,我也不强求他。

想着就看见闷油瓶微微扬了一下下巴示意我们自己看,我说怎么了,你的尸体上开了朵花啊?还是起尸了。

我和胖子同时转头盯着闷油瓶的屏幕,可我看了半响屁都没看出来,正要开口问时,就听见一旁的胖子靠了一声。

“神仙啊!”

我一愣,一瞬间没反应过来是什么,但很快我就知道他在说什么了,连忙眯着眼睛仔细再屏幕上找,接着就看见一个只有草丛一半高的人背着包拿着枪从我眼前走过。于是我也下意识的靠了一声。

开外挂的。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的tbc来自已经困了的lof主

评论 ( 7 )
热度 ( 45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