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咔右不可逆
忙成狗

【铁三角】雨村记事 1

闷油瓶出来之后,我们在原地修整了一下,便在惊扰到人面鸟之前从青铜门前撤离了。

这次回程有小哥,自然就不需要沿着来时的路回去,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穿过那道山体缝隙,到达温泉后便原地休息做最后的调整,以便应对之后在茫茫雪山随时可能发生的意外。

坎肩他们第一次知道雪山的深处还能有这种地方都啧啧称奇,我上去一人踹了他们一脚让这些小子去联系还驻守在二道白河的大部队,那坎肩揉着屁股站起来,就开始朝我使眼色。

“东家,那就是哑爷啊?”

“什么哑爷,叫小哥!”我又踹了他一脚,这些年因为我的神经病闷油瓶在这一行里都被传成神仙了,以前那点事不知道被夸大了多少倍,我也懒得解释,反正他们基本没人有胆子在闷油瓶面前说,“你他娘的成天不干正事,我刚刚不是让你联系别人了吗。”

坎肩嘟哝着什么走到一边去了,我叹了口气,心说这几年这一行的后生越来越不着调了,没规矩也就算了,整天惦记着八卦。

不远处的小花正举着手机拍山壁上的壁画,那壁画我不知道看了多少遍,没多大兴趣,便随便找了块石头坐下,开始抽烟。

自从小哥出来之后胖子就兴奋了不少,他现在正坐在闷油瓶旁边不知道说什么,几个伙计围在四周不时的笑,闷油瓶自然不会理他却也没走开,我心里诧异,心说十年不见莫不是转了性。

不过也难说,正常人在那种地方带上几天估计就疯了,小哥就算在牛逼也是人,除非青铜门里的世界跟秦岭那颗青铜树一样,想什么来什么,小哥要是天天在想钢管舞,保不齐就有一群胸大腰细的女人天天给他排忧解难呢。

这么想着我就走过去,胖子见我过来了就被坐在他旁边的几个伙计赶走给我腾出位置,“来来天真,给咱小哥看看我们这几年的变化。”

说着我就看见闷油瓶抬起头来淡淡的看我了一眼,看的我心里咯噔了一下。

我心说怎么了,我又哪儿没伺候好您这大爷。

我不知道胖子之前跟闷油瓶说了些什么,于是就朝着胖子挤眼睛。

胖子这几年一直跟我待在一块儿,默契的不得了,这下看我不停的对着他眨巴眼睛就知道我要问什么,他一拍大腿,嗨了一声,就不乐意了。

“你看胖爷我是那样的人吗,你说不说我可是一句话都没跟小哥提,你说是不是小哥。”

然后就伸出手去拍闷油瓶的肩膀。

我心里大骂胖子傻逼,他这么一说正常人都知道了我们瞒着小哥干了什么事,更何况他这种在深山里面待了十年除了瞎琢磨没其他事干的人,指不定脑子一转一脑补就什么都知道了。

不过所幸前几年我做的那些算不上丢脸,甚至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只是我觉得说出来没意思,怕闷油瓶觉得欠我们的。

但是他真的会这么觉得吗?

我不知道,闷油瓶这人向来只关心自己关心的,我和胖子陪着他摸爬滚打不知道差点死了多少回才能和他称一声兄弟,还要提防着哪天他又受了什么刺激格盘了,况且要是我们做的这些他觉得没什么必要,那就太尴尬了。

我们坐在那里又扯了几句皮,几个伙计就凑过来把一个开好的罐头盒分别递给我们,那里面装着压缩饼干和水做成的糊,不算好吃,但填饱肚子足够了。

我和胖子这一番折腾都饿了,狼吞虎咽的吃了好多,但闷油瓶坐在那里只吃了一点,连一份的三分之二都没有,就不再吃了。

我心里诧异,正想问怎么不多吃一点,转念一想也是,青铜门里肯定不会让他天天山珍海味的吃饱,每天能有几个蘑菇啃就不错了,现在猛地一出来吃上正常人类吃的东西,任谁都吃不多。

他既然吃不下我们也没人强求他,剩下的那些胖子解决了也谈不上浪费,我们一行人在这条裂缝里待了几个小时,之后便不做停留的直接与二道白河的大部队汇合去了。


评论
热度 ( 10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