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媳妇名叫张起灵
张家吹
可拆不逆
欢迎同好前来搅基

【邪瓶/乡土】春种秋实 6 上 (鱼塘老板老吴头X要饭小伙老张头)

果然我还是喜欢虐文……

每次想到有五千字要更新我就全身上下都开始疼

这次先更新一半

顺便——本文没高潮没悬念,入者慎



6 (上)


胖子跟吴邪喝的昏天地暗这件事按下暂且不表,不过吴邪小同志的确在张起灵面前把面子都丢光了。

好在张起灵是个没嘴的,虽然没有在晚上吴邪爬起来之后给他承上午饭和醒酒用的茶,但好歹给他端了碗热水,也决口不提上午他和胖子两个人抱着院子里种的一颗李子树要桃园三结义,也不提他围着自己赚了两圈嘴里还念叨着为什么所有人都认为老子和你有一腿。

这些吴邪和胖子都不知道,唯一知道的一个人估计也不在意。他只知道自己醒来的时候身上还穿着被自己睡的乱七八糟的裤子和毛衣躺在什么也没铺的炕上,而张起灵正一边啃着一只梨子一边把一碗水塞在他的脸前面。

吴邪愣了一下,吐出来一句“你怎么还敢吃?”。

他的声音因为醉酒而沙哑,喉咙干的几乎烧起来,所以他在问完问题的下一秒就接过水喝了起来,然后被烫的差点把水吐到衣服上。

吴邪靠了一声,正要质问,抬头却看见张起灵抓着梨子发呆。

算了,吴邪心里叹了口气,也不敢再用张大爷,自己捂着疼的恨不得从中间劈开的脑袋爬下炕兑了碗温水。一口气喝进肚子之后,这才感觉好一些。

然后这一回头,正好看见张起灵慢慢吞吞的把手里咬了几口的梨子放到一边盛水果的盘子里,完了还在裤子上蹭了蹭沾上果汁的手指。

吴邪欲哭无泪。

“我没说你不能吃。”

张起灵转头看他,虽然面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但眼睛亮晶晶的,煞是好看。

他的眼睛本身就黑,潭子似的,凉飕飕的却又吸人的紧,这一下更是勾人的不得了。看的吴邪心里一动,一句随便吃多少差点就脱口而出。

我艹,他心里为自己捏了一把汗,不论什么年代美人计狗日的永远是最好用的一计啊。

“不过今天不能,“想了想还补充了一句,”以后也不能多吃。”

张起灵眨了一下眼睛,看了看吴邪,又看了看桌上的梨子,犹豫张开嘴。

“你还病着,”吴邪打断他,防止一会儿自己该死的同情心作祟,“不然又要去扎针。”

张起灵果然点了点头,不过大约是不甘心,他最后还是为自己辩解了一句。

“已经好了。”

吴邪哦了一声,心说你好了,你好了不知道照顾我一下吗?妈的头疼就算了,脖子也疼,肯定落枕了。

想着就伸出手给自己捏了捏脖子,僵硬的跟根儿木头似的,而且捏了两下手也酸了,心里知道跟前几天没日没夜的忙也有关系,不太好全部怨张起灵。

吴邪琢磨着不如那天约着胖子一块进城拔个火罐,顺便这日子该备制年货了,今年他还什么也没买。

在心里面列了列需要买的名单,一抬头正好看见张起灵不知道盯着什么发呆,他就又在那长长的名单上添了几件新衣服。

“张……”吴邪在称呼上纠结了一下,叫张起灵太生分,毕竟住都住这儿了,但叫起灵又太亲昵,他和张起灵除了屋主和住客之间好像没什么其他关系,顶多在加个饲主什么的,想了没一会儿他就决定折个中,反正张起灵年纪不大,叫小哥总没问题,“小哥,明天我打算进个城,买点年货,正好给你买几件过冬的衣服,咱们这儿入冬入的快,早买准没错。”

见张起灵点头,吴邪觉得挺高兴,同时又生出点儿这人怎么这么不客气的矛盾心理。

说完了他就蹭到自家座机前给胖子拨了个电话,那头胖子似乎还在睡,电话响了好久才接起来。

“喂?!谁啊?!”

醉酒然后被吵醒脾气自然好不到哪儿去,吴邪也不生气,直接跟胖子说明自己打电话的原因。

吴邪本想着胖子一拍大腿就同意了,没想着那头犹豫了一会儿,竟然跟他说明天有事。

“天真,不是胖爷我不愿意陪你,”胖子在电话那头打了个哈哈,“明天我有点事,实在去不了。”

“有鸡b事儿!我还不知道你,是不是又答应了谁去打牌?!别去了,你一天赢那点钱还不如输一盘输得多,我给你,明天陪我去买年货,拔个火罐,顺便给小哥买点冬衣。”

他其实也不是非要叫上胖子,但一想到和张起灵两个人单独去,有可能被村里嘴碎的说东说西,就还是拉上胖子靠谱一点。

“你这话是怎么说的,”胖子倒也不生气,“明天去不成,要不后天去,说不定后天我有时间。”

“什么叫说不定,能不能给老子个准话!”

“说不定就是说不定呗,”胖子打了个哈切,依旧没生气,“说不定的意思就是后天胖爷我也可能去不了。”

吴邪就靠了一声。

“到底怎么回事?”

听吴邪总算是问出为什么了,胖子就嘿嘿的笑了两声。

“天真你不知道,霍老太说是给我介绍个对象,明天见面。”

吴邪原地发了一会儿呆,然后没忍住,骂了声娘。

“我艹,为什么先给你介绍?!我哪点不好!”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小同志,”胖子的语气贼得意,听的吴邪想冲过去打人,“你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怎么能做相亲这种封建社会遗留下来的落后事情呢?我年纪大了,无所谓,就让你胖爷我前去牺牲吧。”

“狗屁!”吴邪不由自主的放大声音,“以前怎么不知道你他娘的歪理这么多!”

胖子又嘿嘿的笑了出来。

“行了吧天真,前几天说绝不相亲的是谁。不过……”那头的胖子想了想,口气一转,“虽说不能陪你去拔火罐,不过胖爷允许你陪我去吃个饭,就在城里。明天叫你胖爷我一个人去,我有点没谱啊。”

吴邪哼了一声,心说这时候你倒是想起我了。

不过他转念一想,反正自己也不是真的想要相这个亲,不过是想明天出去有个伴,让村里人知道自己不是单独‘绑架’张起灵出去贩卖人口的就行,何况还有免费的饭吃,何乐而不为呢。

当下就答应了胖子,又问了吃饭的地点,骂了胖子几句见色忘义,这才挂了电话。

明天的行程有了着落,今天的晚饭却还不知道在猴年马月,吴邪挂了电话看着同样饥肠辘辘的张起灵又颓了回去,认命的拿出大勺。

“帮我削个土豆。”

他有气无力的说道。


————TBC

越来越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orz

评论 ( 9 )
热度 ( 43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