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媳妇名叫张起灵
张家吹
可拆不逆
欢迎同好前来搅基

【邪瓶】乌鸦 1

现架,整体构架就是为了虐而虐,托马斯回旋着狗血虐

我就说我还是喜欢虐文

慎入



0、

乌鸦之肉涩臭不可食,然可治数病,如同爱情。


1、

早上耽误了一会儿,正赶上四九皇城的早高峰。

张起灵挤在人堆里,手里拉着吊环,身体随着慢吞吞移动着的公交车不时的晃着,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好像都随之晃动起来。

他抿着嘴,刚刚上完夜班的大脑混混沌沌的,不是很清醒,连公交上的机器报站声都遥远的不行,仿佛跟他隔着一个世纪。

不知站了多久,总算是听到了模糊的到站声,张起灵移动着身子,左右挤动着把自己从前门处塞到后门,然后随着人潮下了车。

下车的一瞬间,他就立即被热潮扑了一脸。

他眯着眼睛,看着柏油马路上被炙烤的扭曲的车辆和人体,有量洒水车由远及近的驶过来,行人纷纷开始避让。

张起灵也被不知道谁拉了一把,他听见有人骂了一声神经病,一个老太太拍了拍他的肩膀,问他是不是不舒服。

他摇了摇头,没说话,这功夫又一辆公交从不远处驶过来,施施然停在前面,站在两边的人拥挤着蹭上去,只留下他自己一个人站在原地,仿佛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北京的七月份,即使是早上九点,依旧有接近二十几度的高温。

但这里热和南方的热还是不大相同的,南方的热是湿热,黏黏腻腻的,动动手脚就会出一身的汗。这里的热是燥热,热的你总想动一动,带起点风,总能凉快一些。

不过不论是哪边的热都没办法打败张起灵,他依旧雷打不动的穿着一身蓝色的连帽衫,住着不足三十平米连多余的一条桌子都放不下的四方格子。两边的住户只要家里有人便一刻不停的开着风扇,他别说风扇了,连个需要插电的都没有,唯一能称得上电器的,还是上个住户忘记带走的两孔插座。

他拿着钥匙开了门,如同一件机器一样按照固定好的路线走到只能容下一个人的卫生间洗漱,接着便仿佛一具尸体一样,把自己重重的摔进福尔马林做成的被褥里。

那张小床给面子的吱呀了一声,张起灵动了动,让自己在几乎沸腾的液体里翻了个身。

他累级了,闭上眼睛的一瞬间便差点睡着,昼夜颠倒的生活习惯让这种疲惫翻了倍,如果不是还年轻,或者说工资还没发,他觉得自己可能撑不过这个月。

也许该考虑换个工作。

他用还算清醒的脑细胞闲闲的想着。

但没有身份证是个大问题。

很久以前他还不觉得,但真正的进入这个社会,才知道那张小卡片有多重要。没有它,别说找工作,他连快速的离开这里都做不到。

隔壁的女主人似乎起了床,正叮铃桄榔的在走廊上用小煤气灶炒菜,洋葱的香味顺着门缝窗缝钻进鼻腔,惹得张起灵下意识的吸了吸鼻子。

昨天似乎只吃了一顿晚饭,而今天还什么也没吃。

他一边想着,一边尝试着动了动手指,然后毫不意外的发现自己一只手指都不想动。

饿着吧,反正饿过了劲儿就不会觉得饿了。

他侧过身,闭着眼让自己的脸陷进手臂和墙面形成的阴影之下。


TBC


评论 ( 6 )
热度 ( 14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