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咔右不可逆
忙成狗

【邪瓶/乡土】春种秋实 6 下(鱼塘老板老吴头X要饭小伙老张头)

6 (下)、

 

  

两个人草草对付了一顿晚饭,就铺好炕打算睡了。 

吴邪中午那顿酒到底不是白喝的,虽说下午睡了一觉,到了晚上这个点还是该睡着就睡着,一点也不含糊。 

不过觉睡多了也不好,这不,第二天五点不到吴邪就睡醒了,醒了也就罢了,他翻来覆去的打死也睡不着,这左一下右一下的,硬生生的把睡在他旁边褥子上的张起灵吵醒了。 

张起灵微微探起身找到灯绳拉开了灯,吴邪被灯光刺激的眯了下眼睛,好不容易睁开,就看见张起灵迷迷糊糊的一边下地穿鞋一边点着头打瞌睡。 

把吴邪吓了一跳。 

他现在特担心这祖宗一不小心踢倒地上的暖水壶。昨晚上刚刚灌得水,这一下浇到脚上,掉一成皮都算是好的。 

脑补了一下,也不敢放着张起灵到处乱动,急忙半爬起来拉住他的胳膊,问他大晚上的要干嘛。 

张起灵被他拉了一下没站起来,此刻正扶着额让自己清醒,两厢都诡异的沉默了一会儿,张起灵这才放下手,看了眼吴邪。 

“厕所。” 

大约是刚睡醒的缘故,张起灵的声音有点哑,而且他本身音色就偏低,配合起来大半夜的听在耳朵里特别色情,搞得好像吴邪把他怎么了似的。 

吴邪此刻也没想那么多,只是明显的愣了一下,想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张起灵要干嘛。他放开手,看着张起灵在黑夜中白的发光的肉体因为少了他的牵制就这么飘出了门外,开门的一瞬间月光落了一地。 

娘的,一个大男人长那么白干什么。 

吴邪心里有点愤愤,这下子彻底睡不着了,总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舒服,想干点什么不人道的事情,于是他翻起身,爬下炕走到座机处给胖子敲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一分钟才被接起来,话筒里立马传出胖子中气十足的骂声。 

“艹你妈大半夜的打什么电话!不管你是谁看老子明天不收拾你!” 

说罢电话就挂了,吴邪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之后在打过去发现已经打不通了,猜着肯定是那个死胖子拔了电话线。 

吴邪叹了口气做回炕上,他转头看着铺了一地银白色,隐隐约约觉的有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要发生了。

 

  

后来吴邪又不知道怎么的睡了一觉,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的身体横跨他和张起灵两个人的褥子,而被他赶跑的张起灵正委屈巴巴的缩成一团睡在角落。 

吴邪有点汗颜,抬头看了看时间,已经上午十点了,早就错过了村里唯一一趟去城的公交,他扶了扶额,心说要对不起胖子。 

正想着,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小汽车喇叭声,接着就是大力的踹门声。 

“吴邪你他娘的还敢起的更晚一点儿吗?!” 

吴邪一愣,看了眼被吵醒的张起灵,心说来的正好。 

当下就冲到张起灵面前把他拉起来,然后拿起一旁的衣服火急火燎的给他往头上套。 

张起灵被吴邪弄得一脸茫然,愣是没反应过来,吴邪也不跟他废话,手把手穿好衣服之后,他就推着张起灵叫他赶紧去洗漱,自己反倒是随便套了个外套就急急忙忙的跑出去给等在门外的小花开门。 

“你还真敢睡。”解雨臣靠在自己那辆白色的小现代上,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圈吴邪,“怎么着,打了这么多电话都打不通,您老要成佛?” 

吴邪心说那不是昨晚犯浑学着胖子把电话线拔了吗,但嘴上还是要给自己留点面子的,只说是座机有点问题,明天要重新买一个。 

“要我说你还不如买个手机,”解雨臣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女人手掌大的翻盖手机朝他摆了摆,“手机联系人方便……怎么,现在了还不叫我进去,你家小要饭的留着一个人处理战场?” 

吴邪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解雨臣说的什么,他心里直骂,不过一会儿要干坏事儿了也不敢发火,陪了个笑。 

“哪儿能啊,”吴邪急忙给解雨臣让开位置,让他看院子中间抓着牙缸闭着眼刷牙的张起灵,“这不见了你高兴,把这事儿忘了吗。” 

解雨臣冷哼一声,没拆穿他,只叫他们动作快点,自己在外面等就行了。 

吴邪哎了一声,急忙走回去洗脸刷牙穿衣服,张起灵先他一步忙完,就坐在院里的小椅子上等他。 

三下两下忙完,吴邪临走之前抓了个苹果,上车的时候顺手塞到了张起灵手里,叫他垫垫,只当是早饭。 

路上小花开的车,吴邪坐在副驾驶座,张起灵坐在后面补眠,他们这边离城不算太远,半个来小时就能到,吴邪见时间差不多了,就把事情和解雨臣直接说了。 

“要多加个胖子?”解雨臣拧着方向盘让开了身后一辆大众,“行啊,人多热闹,咱们今天中午在羊肉馆吃羊肉。”

 吴邪心说那哪儿能让相亲对象吃膻不拉几的羊肉啊。 

“换个地方吧,”吴邪斜眼从后视镜看了看后座的张起灵,编瞎话的时候连眼睛都不眨,“这个张小哥不爱吃羊肉,我今年都没打算买。” 

解雨臣说的这个羊肉馆他经常去,那里的羊肉做的一绝,肉质很嫩,不柴,而且除了肉之外别的菜也做的好吃,没事干了想下馆子的时候吴邪经常去那里。不过眼下情况不一样,如今他是拆了东墙补西墙,虽然都漏风,好歹砌的好看点。

紧接着吴邪就发现解雨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看的他莫名其妙,随口问了句怎么了。

“……没什么。”

解雨臣咳了一声装出一副我要认真开车的模样,吴邪一看他那德行就知道肯定误会什么了,也懒得解释,反正这种事情越解释越解释不清。

当下也懒得再说什么,说了个还不错的火锅店,接着跟解雨臣借了手机,给胖子发了条短信,说是今天这顿饭他请。

胖子见省钱了自然乐意,解雨臣也说不介意多一个少一个,而他和张起灵不但有了专车,这下连一会儿买回去的年货都能一点儿力都不费的拉回去了 

一箭三雕,简直不能再完美。

解雨臣自然不知道吴邪这一肚子坏水,只开着车提前去了打声招呼顺便点了酒水,然后按着吴邪的‘时间还早’的说法,载着两个人到了衣服卖场。

他把两人往卖场门口一放,说了声十二点准时来接便扬长而去,吴邪早就知道解雨臣不会陪着他两个逛街,摆摆手也没在意,扯着张起灵进了里面。

男人买东西不同女人,好看不好看倒是其次,主要是穿着舒服。吴邪带着张起灵在底楼溜了两圈,给他买了几条新内裤,又绕到卖鞋的摊子,叫他挑几双鞋。

张起灵挺乖的,摊主介绍哪双鞋他就乖乖试哪双鞋,摊主说哪双鞋哪里好他也跟着点头,几分钟下去连吴邪都看不下去了,直接把张起灵拉起来自己穿,前后试穿了五六双鞋,最后给他挑了双黑色的高腰棉鞋。

这鞋丑是丑了点,奈何暖和,东北这地方冷起来冷的你怀疑人生,衣服鞋子买厚一点总没错。

之后就是你来我往的讨价还价,最后以吴邪杀了半价付了钱而告终,那摊主最后捏着钱挺无奈的,打量了一会儿拎着鞋盒的两人,吐出来一句,“你这哥哥当的太好了。”

吴邪啊了一声,下意识的回了句谁是他哥哥。

那摊主就笑,说难不成是外甥?

吴邪就有点郁闷了。

倒不是嫌摊主把他说老了,农村这地方不比城市,而且上上辈子嗣大部分众多,到了他们这一代辈分混乱,叫比自己小两岁的人叫姑姑也都是常有的事。

他真正郁闷的事,自己现在可能对张起灵,真的有点太好了。

吴邪偏头偷偷的瞄了一眼张起灵,对方拿着装鞋盒的袋子站的笔直,半张脸缩在毛茸茸的衣服领子里,露出笔直细窄的鼻梁和一双黝黑的眼睛。

这种卖场很混乱,人很多,不时有人贴着张起灵走过去,他于是往里让了几步,依旧笔笔直直的站着,像是种在那里的小白杨。

吴邪被自己的比喻逗笑了。

他走了几步拉着张起灵的手逆着人流向二楼走,人很多,有时候他们需要伸直两臂才能继续牵着对方,但是无论是谁,都没有放开手。

 

TBC


请给我一打这样漂亮好养活的小要饭的谢谢!

评论 ( 6 )
热度 ( 49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