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咔右不可逆
忙成狗

【邪瓶】乌鸦 2

晚上九点,身体内部诡异的生物钟把他叫醒了。

张起灵扶着额从床上坐起来,屋外吵闹的人声过了许久才揉成一团挤进耳朵里,他坐在那里尝试着动了动僵硬的颈骨,那里给面子的发出咯吧咯吧的响声。

他看了看表,时间有点急,但还是在爬起来之后率先给自己接了杯凉水,喝水的功夫他在床头柜里翻找出来仅剩的十几块零钱,打算当接下来几天的路费和伙食费。

月末的这几天尤为难过。

张起灵对钱这种东西不太敏感,这个不算缺点的缺点让他在独自步入社会后吃了很大的亏,但所幸他这人对生活品质要求的极低,所以在这方面吃的苦他倒是很少在意。

把钱塞进牛仔裤的口袋里,又从桌子上拿了钥匙和手机,他在锁门的时候照例听见了隔壁家朝气十足的问好。

“小哥,要上班了吗?”

他转过脸点点头,要是和手机塞进了裤子的后口袋。

“手机钥匙要放在前面,”那位长着一脸凶相的大哥朝他挥了挥手里炒菜的铲子,“不然会丢。”

没人能从他这里偷走东西。

张起灵想,但他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多余对话,还是乖乖的把东西重新掏出来,放进自己的上衣口袋。


张起灵到达二十四小时便利店的时候,上下午班的小王正从一排货架下往出掏什么东西。

他没和自己的同事打招呼,而是拉开收银台前的小门坐进去,然后把手机钥匙还有——他愣了一下,又摸了摸,发现没错,自己的钱真的丢了。

大约是在自己在车上睡着的时候偷走的。

钱丢了这个血淋淋的事实让张起灵很是沮丧。

他向来警惕,这种警惕几乎是长在骨子里的,在刚刚来这里的时候,他甚至因为这个习惯无法在深夜里入眠,整个人的神经绷得紧紧的,好像挺起上半身的蛇,只要稍微有点动静就会随时发起进攻。

但他今天不但在车厢里睡着了,还被人偷走了贴身放着的伙食费。

这件事让他本来就不高的情绪变得更加低落了。

还好因为怕麻烦听了邻居的话。张起灵想,接着把自己其他的零碎东西继续放进员工抽屉里。

他的同事已经找到东西穿好衣服打算走了,他同样没跟张起灵说话,似乎是觉得没必要,走的时候甚至关掉了便利店里面唯一一盏还能转动的吊扇。


前半夜的时候还有几个客人进来买烟——或者是避孕套,到了后半夜已经基本没什么人来了,张起灵向以往一样锁了半扇门,然后坐回去对着自己正对面放着的一排避孕套开始发呆。

今天的天气一如既往的热。

店里没开空调,唯一的制冷设备正源源不断的发出噪音并向外界制造热量,头顶吊扇上悬挂的布条静止在空气里,灰尘和污垢让它失去了原本的颜色。

店门忽然吱呀的响了一下。

那块布条被风吹的动了一下,接着有谁从侧开的门缝里挤进来,带着从外界裹来的一层热。

张起灵眨了一下眼睛,把自己的神智从另一个世界拽回来,他站起身,看向来者——这完全只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然后两人便同时愣在原地。

这功夫又有人进来了,来人一边喊着热一边抱怨着前面的同伴为什么走这么快,接着他的声音便明显渐渐的低了下来,似乎发现了这里诡异却微妙和谐的气氛。

“吴……邪?”那人犹豫着把手里的手机塞进口袋,“你不是说买烟吗?怎么了?”

被叫做吴邪的男人微微抬了抬手。

这动作让凝结的空气重新运动起来,张起灵看见那个直勾勾的盯着他看的男人张了张嘴,吐出一句‘没事’来。

这声音冷冰冰的,有点沙哑,所以显得极其的陌生,他垂下眼,下落的视线划过一件棕色大衣的下摆和一条黑色的裤子。

接下来就是皮鞋踩踏瓷砖的声音,把东西丢进购物篮的声音,还有那个被吴邪称作小花的男人手里手机发出来的莫名其妙的游戏声。

张起灵全程沉默着,他直勾勾的盯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遗落在桌面上的一块钱,仿佛多看几眼它就能这么无声无息的跑进自己的口袋里似的。

吴邪很快就挑完了东西,他走到张起灵的面前不急不缓的把东西一一放在桌上,就在张起灵想要拿起一件扫钱的时候,他的手却一勾,把那盒饼干勾到了自己面前。

“你们这儿没有其他的收银员了吗?”

张起灵抬起头毫不避讳的看着他。

他面前的的男人同样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眼神戏谑,仿佛看到了许久前丢下自己离开的宠物,打心底里嘲笑它离开了自己过得如此狼狈。

张起灵听到了空气缓慢涌入肺腑的声音。

“没有。”他说,慢慢把手里的机器放到桌面上,他的视线在那盒香草味的避孕套上停留了几秒,“你可以等明天,或者换个地方。”


评论 ( 12 )
热度 ( 34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