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咔右不可逆
忙成狗

【邪瓶/乡土】春华秋实 7 上 (鱼塘老板老吴头X要饭小伙老张头)

7(上)、

东北到了这季节就已经上了冬衣,吴邪怕过几天降温降的快,张起灵一时没衣服穿,就干脆从里到外从上到下按照各两套的配置给张起灵全部打包了。

两个人拎着满满两手的东西出了卖场,一出来就看见小花那辆现代停在那儿,不知道等了多久。

吴邪有些心虚的看了看表,发现他们整整迟到了半小时也多,当下就有点汗颜,上车的时候甚至感觉自己好像矮了几厘米,心说今天怎么说也要买个手机了。

上了车,解雨臣也不跟他们废话,一脚油门直接往火锅店开,去了之后发现胖子已经坐在那里,菜也陆续的上了一些,唯一奇怪的就是胖子对面还坐着两个女的,穿着红色和粉色的大衣,梳着两条马尾辫,二十八九岁的样子,一脸局促。

解雨臣和吴邪跟她们礼貌的笑了笑,接着入了座,吴邪怕胖子露馅,硬是挤过解雨臣坐在了胖子旁边,张起灵被他落在后面,挨着解雨臣坐了下来。

火锅不同于中餐,上菜快,吃的却慢,六个人(其实是五个)边吃边说足足吃了有个把小时,吴邪坐在那里仿佛交际花一样各种圆场,到了最后他也累了,心说露馅就露馅吧,大不了破费一次请客。

就这样六个人吃了顿不尴不尬的饭,临走了发现除了张起灵几个男的都喝了酒,唯一没喝的那个连本儿都没有,这下车也不能开了,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先打车把两个姑娘送回了家,剩下几个站在火锅店前的马路牙子上,迎着冷风蹲在地上开始抽烟。

路过的行人纷纷开始避让。

一支烟下去,胖子呸了一口把烟屁股吐到地上,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叼上。

“我说天真,你这事儿也做的太不地道了。”

吴邪嗯了一声,也跟胖子一样吐出烟屁股重新抽出一根点燃,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根跟火锅店里顺来的香蕉,递给旁边刚好吃完橙子的张起灵。

站在最右醒酒的解雨臣十分不屑的哼了一声。

“别说你了,连我都被坑了,还什么这小哥不爱吃羊肉,冠冕堂皇的跟个什么似的。”

吴邪又嗯了一声,有点惆怅。

一旁的张起灵面无表情的开始啃香蕉。

“你带谁不好,”胖子也惆怅,“非带这人妖,今天那两姑娘全程都没看我。”

“扯淡,”解雨臣拿出手机不知道给谁发了个短信,“还有一个一直盯着张起灵看。”

胖子就叹了口气。

“老子一直以为用人格魅力就能征服她们,没想到也是个没眼力见儿的。”

“你这话说的,我都不好打你。”

吴邪配合着点头。

“老大们,”宿醉之后又喝酒,铁打的吴邪也受不了,此刻他脑袋连带着全身都疼,“别谈论什么相亲对象了,到时候连累着咱们惨死街头,要不咱也打个车回去?”

而且张起灵快撑不住,吴邪扶额,这家伙今天没午睡,现在到点了,眼见着要栽在马路上睡着了。

“再等一会儿,”解雨臣今天也喝的有点多,头痛的不行,“黑瞎子今天在城,咱们可以做他的车回去。”

黑瞎子不是棕熊,而是一个人的外号,他叫什么打哪来已经没人记得了,只知道他姓齐,现在住在一个离吴邪他们那儿不远的村子里,因为是从外地来的,所以没有地,于是就给人开车拉货,忙是忙了些,但挣得不少,因为经常帮吴家和解家拉水产,所以几个人都认识,也经常一块出去喝酒。

吴邪和胖子同时沉默了一会儿。

“你确定黑瞎子的车能坐人吗?”


黑瞎子的车自然是能坐人的。

不但能坐人,还能拉一两吨货物,不过大部分时候拉的都是准备进入屠宰场的肉猪。

吴邪看着面前笑得一脸阳光明媚的黑瞎子,有种只要上了这个车自己差不多就要完蛋了的错觉。

他估计解雨臣和胖子此刻跟自己的感受差不多,唯一不一样的是张起灵,因为此刻他已经靠在吴邪的肩膀上睡着了。

“上车吧您嘞,”黑瞎子用大拇指一指自己的大货车,满脸欠揍的笑容,“保证准时送达。”

三个人的脸同时有点发绿。

“您这个睡着的小朋友可以坐到前面,”黑瞎子指了一下张起灵,“剩下的人,咱这儿哪都不好,就是地界儿宽敞,可以随便选。”

选个JB,吴邪在心里骂娘,后面的车厢哪块儿地猪没睡过。

不过实在是太累了,公交不愿意等,打车回去太贵不合算,况且几个大老爷们,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不就是一身味道吗。

当下就不在废话,吴邪推醒张起灵让他上了车接着睡,然后自己跟着解雨臣胖子到了后车厢,结果人还没上去,就看见张起灵也跟了过来。

“你跟过来干嘛?”吴邪有点无奈,“后面特别臭。”

张起灵看了看已经爬上车的胖子解雨臣,又看了看吴邪,皱了下眉。

吴邪心说大爷你怎么了。

“不会是想坐和你在一起吧?”解雨臣捂着鼻子说话,声音嗡嗡的,一脸戏谑。

吴邪心里一动。

他说不上现在什么感觉,反正挺复杂的,不能说高兴的要命,却也觉得被酒精烧着的脑子被烧的更旺了。

他正要说话,却看见张起灵抬手指了一个方向,说了句‘东西’。

吴邪站在原地反应了几秒,艹了一声。

胖子和解雨臣面面相窥,却见吴邪跟解雨臣要了车钥匙,几步小跑过去从后备箱拿出一大堆东西,然后小跑回来,一股脑的堆在了副驾驶座上。

“放后面全是味儿,”吴邪冷着脸,“先放前面,你先来后面凑活一下吧,回去洗澡。”

张起灵乖乖的跟着吴邪上了后车厢,也没嫌臭,屁股一挨地就开始补眠。

吴邪坐在他旁边,脸臭的跟车里的味道有的一拼,离他俩远远坐着的解雨臣和胖子已经笑作一团。

一路上除了有点颠簸也算是平安无事,黑瞎子尽职尽责的把每个人送回家,而张起灵在也快到家的时候被吴邪摇醒了。

几个‘臭味相投’的人陆续下了车,吴邪两人是最后一站,就寻思着别叫黑瞎子白忙,进来喝口水吃点水果也好。

没想到黑瞎子拒绝了,说是最近忙,还有批货没拉完。吴邪也没强留,目送着黑瞎子把车倒出去,接着便拉着张起灵进了门。


评论 ( 7 )
热度 ( 55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