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媳妇名叫张起灵
张家吹
可拆不逆
欢迎同好前来搅基

【邪瓶/乡土】春种秋实 8 上(鱼塘老板老吴头X要饭小伙老张头)

葫芦娃?这都什么跟什么。

胖子这人有时候特别不靠谱,吴邪仔细想了想,觉得这事儿还是问他三叔更好一些。

“你他娘的是不是看错了,我三叔闲的没事干嘛运回一车毒虫子。别是你年纪大了把八条腿的螃蟹看成蝎子。”

“他娘的胖爷我三十出头,男人最好的年纪,你懂不懂,再说我在瞎难道还分不清螃蟹和蝎子?!一个能吃一个能被吃,分不清是傻子!”

胖子在年龄上肯定报假了,吴邪也不拆穿他,只说了一句蝎子也能吃,胖子被他气的几乎要动手,最后实在没办法,屁股往炕上一墩,摆摆手叫吴邪自己去看。

“我不去,”吴邪果断拒绝,太远了,他懒得跑,再说他觉得他三叔既然肯找胖子,那这事儿肯定不打算瞒着他,吴三省那么难找,他何必赶着找罪受,“说起来摩托车上的东西是什么?不会也是蝎子吧?”

要是是蝎子他就和吴三省断绝叔侄关系,他娘的哪个叔叔会把一车蝎子运到侄子家,还不带商量的。

“那倒不是,”胖子喝了几口茶,“那个是你之前托人帮你买的小辣椒,还挂着水,特别新鲜。”

吴邪哦了一声,心说不能叫胖子白忙活,少说也要请他吃一顿饭。

“接下来没事吧,要不留在这儿吃饭?”

吴邪看了眼张起灵,发现他吃完了东西之后就杵在那里一动不动,不知道以为吴邪赶时髦往家里运了尊真人蜡像呢。

胖子正吃着东西,被他这么一问呛了一下,开始剧烈的咳嗽。

被吴邪拍了半天背总算顺过气的胖子摆着手拒绝,露出一份往事不堪回首的表情来。

“我还想多活几年,”他转眼见吴邪一副不会善罢甘休的样子,急忙从炕上下来,接着跟一边的椅子上拿起自己的外套,“真不是我胖爷不给面子,仓库那边还没收拾好,一堆纸壳子堆在路边挡着车道呢,我还要回去收拾一下,今天准是不行了,改日再说吧。”

吴邪想了想,觉得这话有理有据,也不好留胖子,况且新到的辣椒比较湿,吃起来烧心,等过几天晒干了来入菜,那才好吃。于是当下就叫胖子骑着小摩托快滚,惹得胖子直骂他忘恩负义。

送走了胖子,吴邪就开始琢么着趁着这几天天气好把辣椒全拿出来晒着,到了年前正好可以吃。他回头看了眼张起灵,想着今天他忙了一天估计也累了,就打算自己出去收拾。

结果出去刚把装辣椒的袋子打开就看见张起灵也跟了过来,吴邪朝着他摇了摇手,意思是我自己来就行。

可惜张起灵跟他一点默契也没有。

吴邪看着过来帮忙的张起灵,心里有些郁闷。

“你不累啊?”他想了想张起灵之前在自己那里帮忙的时候似乎也是忙一整天都没事人一样,当下就觉得自己的话问的多余,于是又改口道,“你饿不饿?”

张起灵停下动作思考了一会儿,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什么意思?”

吴邪觉得自己是在是不懂张起灵,他们的频道几乎永远不在一个台上。

最起码也是湖南台和央视台的差距。

“不累,饿。”

张起灵简明扼要,鄙视吴邪连这么直白的表达都看不懂。

饿能怎么办,吴邪心说,当然是去做饭。

两个人把几个摆的有点挡路的袋子往一边挪了挪,洗了洗手,然后开始生火做饭。

吴邪做的饭其实谈不上好吃,只要有辣什么都能吃进去,他一个单身大老爷们,平时一个人在家凑活凑活吃点,想吃好一点了就去三叔家或者胖子家——别说,胖子做的鱼是一绝——而且大多数时间他待在自己的鱼塘里,那边有专门掌厨的大妈,东北炖菜做的很是不错。

现在开始自给自足是因为他带着张起灵去别人家混饭不太好,这才回家把一个单身的炖菜变成两个单身的炖菜。

不过张起灵是真的不挑,给什么吃什么,给他吃馒头绝对不探手去够窝头,给他小米粥绝对不要求大米。吴邪乐得自在,偶尔兴致来了一锅炖菜里面什么都放,五颜六色的看着就恶心,张起灵也能面不改色的吃进去。

吴邪有时候想想挺愧疚的,一一米八的大男人天天陪着自己啃白菜萝卜,跟兔子似的,偶尔他勤快了上街割点肉,懒的时候就是白菜炖豆腐,再加一盘炒萝卜丝,把张起灵那张小脸吃的都吃出了白菜色。不过转念又一想,一要饭的有东西吃就不错了,那有什么心情挑三拣四。

这么一想难怪解雨臣给点吃的张起灵就把自己卖了,敢情不止是馒头的锅啊。

两个人烧水做饭,煮了一锅粥配了盘自己腌的咸菜,顺带热了几个馒头,吴邪站在饭桌子前想了想,觉着太单调了,又出去拍了一盘黄瓜。

这下算是齐全了,两个人面对面坐着正准备开吃,就听见院大门啪的一声不知道被谁撞开了,还没等吴邪反应过来,自家三叔的声音就隔着一层墙壁传了进来。

“大侄子,三叔我来看你了!”

吴邪直觉不好,总觉得他三叔这时候来不会干什么好事,尤其是不会说什么好话。

果不其然,吴三省一进来看见两个人凄凉的吃咸菜就黄瓜就露出一个难以相信天下竟然有吃这种东西的人的表情,接着他看到坐在吴邪对面的张起灵,脱口而出一句“小邪这门婚事我不同意!”

吴邪已经懒得说什么了,坐在对面的张起灵夹了一口咸菜。

吴三省估计也察觉到眼下尴尬的气氛,咳了一声,坐在炕沿上。

“小邪啊……”

“小哥吃黄瓜。”

“小邪……”

“小哥吃咸菜。”

“小……”

“小哥再来个馒……”

“吴邪你给我听老子说话!”

吴邪叹了口气放下筷子,临了了还不忘了把馒头递给张起灵。

“三叔您说。”

吴三省满意的点点头,屁股一转重新坐了回去。

“……”真到说的时候反而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吴三省憋了一会儿,期间吴邪一直看着他,只有张起灵一个人一直坐在那里嘎吱嘎吱嚼黄瓜,“小邪我能不能单独跟你说。”

——不能。

吴邪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这两个字,不过估计是顾及到自家三叔的面子,他站起身,叮嘱张起灵吃完后东西留着自己收拾,便跟着吴三省到了院子。

“咱自己家人商量事为什么被赶到院子里,”吴三省一脸不满,“应该叫那要饭的出去才对吧。”

“三叔到底什么事啊,”吴邪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您先说,我这儿饭还没吃完呢。”

“吃吃吃,就惦记着吃!”吴三省恨铁不成钢,“就我打算养殖蝎子的事,借了胖子的库房,估计你也知道了,就来跟你说一声,而且鱼塘我估计没时间管了,你自己多辛苦辛苦。”

吴邪心说你什么时候管过,不过也不好说什么,只好站在那里点头。

两个人各自不说话吹着风站了一会儿,吴邪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吴三省,琢磨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

“三叔,文锦姨不见了你知道不?”

吴三省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抽出一支烟点着抽了起来。

“早回来了,她跟以前的同学出去玩了,陈皮不会用手机,没看到短信而已。”

吴邪艹了一声,心说怎么倒霉的总是我。

“行了你回去吃饭吧,”似乎是不愿意在多说什么,吴三省摆了摆手,养蝎子的事情别告诉你二叔他们,我先走了。”

说罢就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吴邪原地站了一会儿,不太明白说这点事为什么还要避开人。

他觉得他三叔肯定有事瞒着他。

吴邪想了想,那老小子因为打麻将欠人巨款这事儿不太有可能,而且他三叔如果需要他帮助的时候肯定会说,所以估计不是什么大事。

想到这儿他就放了心,估摸着张起灵这时候也吃完了,便转身回去收拾碗筷。


评论 ( 2 )
热度 ( 39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