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目前已经退出弓受坑啦,感谢每一位小伙伴地厚爱(鞠躬)

【fate】【士弓】七日谈 第零日——开端

所以说这只是一个站在卫宫士郎视角上看到的emiya转变成英灵的样子的过程——

1:文笔什么的不要在意

2:我有拖延症啊真的

3:阿茶的过去会有虐的有虐的【重要的说两遍!】


【fate】【士弓】七日谈

第零日——开端

  大约在第一次见到弓兵时,就对对方产生了原则上不应该的产生的厌恶。

  一开始的卫宫士郎在偶尔得到远坂凛的帮助时,还会努力的反思一下自己,但自从对方暴露出对自己显而易见的杀意时,卫宫士郎就觉得自己对对方的厌恶是多么单纯幼稚的东西。

  这以至于得知那家伙是未来的自己时,心里立即不合时宜的冒出类似于“完全不想变成那样”的感觉。

  啊啊,完全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呢。

  但是,这种想法在对方把卫宫士郎这这人全部否定了之后,就变成了扎根在心底的植物,吞噬血肉的肆意生长。

  唯独唯独不想变成那样啊。

  面对比自己强大几十倍甚至几百倍的英灵,胜利简直就像虚空中的泡沫般虚假,但是胜利之神却真真实实的将这泡沫化成实体,送到自己面前。

  可心里并没有惊讶这样的情绪,就像是看一本知道结局的小说,连其本身跌宕起伏的情节也变得乏味。

  说起来,守护也好,下定决心斩断一切也好,这个男人,哪一样也没有坚持下来,只是徒劳的在这边和那边摇摆着,到最后也没抓住自己想要的。
所以就算对方成为了自己的理想,还是完全不愿意呢,变成那种人,本身就是对理想的背叛吧。
  怎样想就怎样做,这是卫宫士郎坚持的信条。

  所以在最后的最后,他也没能对红衣从者投以理解的微笑。

————

  圣杯战争结束后,日子很快就平静下来,但这超乎寻常的宁静,还是会让卫宫士郎产生“虚假”的感觉。仿佛只要下一瞬,就会有蓝衣的从者蹦出来在他的心脏上开一个血淋淋的口子。
  “卫宫同学得了被害妄想症呢。”依旧每日来蹭饭的远坂凛端着红茶,优雅的开口,“唔,没有archer的红茶还能叫红茶吗。”

  “所以我说啊,远坂,能不能不要每天在我这里三句不离那家伙啊……”

  “可还不是因为卫宫同学的手艺完全比不上archer嘛……唔,到那种程度的话,士郎还要在修炼二十年才行吧。”

  “……”

——所以说不要拿我和那家伙比试这种东西!!

——还有不要再这时候叫我士郎啊!!!

  “说起来士郎不着急嘛?”远坂从善如流的转移话题,“archer很厉害吧,虽然最后赢了,但完全是侥幸才对吧,不过那家伙就算那样了卫宫也能赢完全就是金手指嘛,这个世界真是不公平啊。”

  “……”完全不想接话,如果这时候开口的话,就会变成抨击自己到底有多弱的话题了吧。

  “再不努力的话,士郎可没办法变成archer那样哦。”
 

 “所以说啊,远坂,你是不是误会什么,我从头到尾都没说过要变成archer那种人。”擅自脑补可是你的不好啊远坂。

  “哎?”远坂惊讶的发出单音节词,她疑惑的瞪大眼睛看过来,“可是是士郎的话,理想不就是……”

  “……我的理想可不是那种人,连自己的坚持都坚持不下去的人,根本不是我渴望的吧。”

  啊啊,是啊,那种连本心都背弃的人,根本不可能是自己憧憬的对象,他只不过是自己未来的无限可能之一罢了,而经历过之前一切的卫宫士郎,是永远也不会成为那种人的。

  但是令人疑惑的是,本该理解自己的远坂,却生气的站起身。

  “不了解一切的卫宫同学还是不要说这话的好,只是看到一个特殊的截面就觉的自己掌握整体的优越感是哪里来的呢?”她像是忍耐着什么的说到,“也许我并没有资格说这话,但是听到卫宫毫不犹豫的否定archer的价值,就没由来的生气呢。啊啊,也并不是没有原因……”
说到这里,远坂反而沉默下来,像是斟酌用词一样,过了很久以后,她才缓缓开口。
 

 “那种地狱,士郎你一定不想见到第二次。”

  这个话题并没有继续下去,就像之前突然展开一样,在这里也突兀的结束了。

  直至把远坂送出家门,对方也没有在开口说一句话。

  【那种地狱,士郎你一定不想见到第二次。】

  但是这句话,却无论如何也无法从士郎的脑子里抹去。如同扎根的厌恶,这不明就里的焦躁感也同样挥之不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啊,那个家伙的身上。

  【卫宫士郎,就让我回应,你的愿望吧。】

  从身体深处溢出来的声音,将他的意识拉入混沌之中。

***

原来只有这么多吗……远目————

评论 ( 2 )
热度 ( 31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