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目前已经退出弓受坑啦,感谢每一位小伙伴地厚爱(鞠躬)

【fate】【士弓】七日谈 第一日——裂纹(一)

第一日 裂纹(一)

  【说到底,最后他付出生命和灵魂,也不过得到了一个苍白的不能在苍白的结局和最可怖的诅咒。】

————

  身体仿佛浸泡在暖洋洋的阳光里,能清晰的感觉到血液的流动,细胞的收缩,还有心脏规律的鼓动。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紧闭的双眼看到了不该看见的光斑,下坠感忽然紧攥住因为过度舒适而麻木身体,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全身上下的肌肉都绷紧起来。

  但是并没有想象中的身体撞击的面的沉闷感和钝痛。

  卫宫士郎紧紧闭着眼睛,直到因为惊吓而剧烈跳动的心跳平静下来,才缓慢的睁开眼睛。

  在做梦。

  并不是直觉或是妄想,而是真的在做梦。

  眼前是一片由灰白色调组成的梦中才能出现的世界。没有人声,没有鲜艳的色彩,只有单调乏味的灰与白,拼凑成一个个物体或是生物。

  然后空间忽然扭曲了。

  从眼前的一点开始,呈顺时针方向出现旋纹,旋转扩大,接着将自己和四周的一切都带进那个扭曲的世界。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卫宫宅。

  这样才对嘛……

  卫宫士郎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就算是做梦也好,梦到常见的家才正常吧。

  士郎把之前出现的古怪的场景抛在一边,顺着本能朝着自己的“家”走去。

  接着他看到凭空出现的远坂凛。

  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梦里的一切都是荒诞怪异的,用常识解释这些无非是自寻烦恼。

  他走过去,抬手朝远坂凛打了个招呼。

  但对方并没有看到他,正皱着眉同一旁的高大骑士说着什么。

  梦到圣杯战争了吗……

  真是的,连做梦也梦见这种东西,看来这几天神经过于紧绷了呢。

  但是很快,卫宫士郎就注意到诡异的地方了。

  凛面前的从者并不是令人讨厌的archer,而是自己干脆从未见过的陌生的servant。

  “archer,不管怎么说,现在不是战斗的时候,要小心别的servant趁虚而入。”

  “我知道了。”

  现在士郎的心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

  就算梦境和现实都少有些不同,但扭曲成这样却是从未听过的。

  卫宫士郎几乎要把持不住的冲过去问这是怎么回事,但转念之间想到这不过是个梦境,就勉强把心里的疑惑按了回去。

  陌生的servant灵体化消失了,远坂凛叹了口气,有像是给自己打气似的握紧了拳头。

  “那个家伙,在不振作起来,我就让archer处理掉他算了!”

  说着这样毫无可信度的话,远坂气呼呼的跨进卫宫宅。

  有种不详的感觉从心底涌上来,士郎深深的吸了口气,跟上远坂凛,踏了进去。

————

  不知为什么,远坂看不见也感觉不到士郎的存在。卫宫士郎纠结的考虑了一会,就把这件事的原因归结到梦中的上帝视角上。

  【啊啊,士郎这种粗神经的毛病改改就好了,最起码不会早死了。】

  远坂的声音不失时机的从脑袋里冒出来,士郎摇摇头把不知道什么时候的回忆从脑袋里赶出来,在抬头时就看见远坂已经去到里面了。

  没等他拉开门跟进去,里面远坂愤怒的声音就穿过空气,直接击中他的耳鼓膜,震得他的脑仁突突突的疼。

  “我说了几遍了,这件事不怪你!你到底是为什么老是喜欢把不关自己的事揽到自己身上啊?!这么喜欢自虐为什么不找堵墙撞上去死了正好一了百了?!”

  很难想象一直注重形象的远坂同学能发这么大的脾气,卫宫士郎揉揉发痛的耳朵,不禁对挨骂的另一个人小小的同情了一下。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那样,不过现在不是……”

  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从里面飘出来,卫宫士郎像是被人按了暂停键一样僵住了身体。

  “既然知道就给我打起精神!这种样子到底算什么?!”

  “自己”的话被远坂打断,而远坂说完似乎也没有说下去的意思,又或许是等待“自己”的答复。

  但卫宫士郎已经等不了那么多了,他唰的一声拉开纸门,室内的场景一览无余。

  远坂和“自己”一站一坐,默默地对峙着,而在他们的旁边,躺着仿佛只是睡着了的藤姐。她纯白的外套上,开着一朵鲜红的刺眼的血花。

  神经在一瞬间被拉扯的生疼,血液疯狂的涌动的,耳朵里一时只剩下血管不正常的鼓动的声音。

  屋内的两个人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沉默依旧在室内蔓延着。

  不能原谅……

  不能原谅……

  就算是梦,就算是自己,让藤姐受这么重的伤,也绝对绝对不能原谅。

  卫宫士郎一个箭步冲到自己面前,一把揪住“自己”的领子,把他拎起来,斥责的话几乎要脱口而出,然而在看到那双熟悉又陌生的眼睛是,僵硬住了嗓子。

  那是自己,却也不是自己。

  就算对方和自己一样拥有着橙红色的发色和瞳色,他也可以确定,眼前这个人不是自己,而是和自己拥有一样名字的——英灵emiya。

  或许拿英灵来说他还不准确,因为对方正处于自己刚刚经历完的第五次圣杯圣杯战争。

  不,也不一定,数不准是第几次。

  卫宫士郎咬着牙看着那双眼睛,他之所以这么确定眼前这个人就是还未成为英灵的archer,不过是因为这个人的眼里有着卫宫士郎眼里所没有的冷静自持。

  仅仅不过是细微的不能在细微的差别,却将自己和他之间割裂出一个难以逾越的鸿沟。

  也是这个差别,将他们的未来拉扯出不一样的结局。

  但是,不一样。

  士郎咬着牙想,这个人,是卫宫士郎,还不是emiya。

  这个人的眼睛里,燃烧着和自己一样的火焰。

××

依旧是短小的一篇啊……

评论 ( 6 )
热度 ( 30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