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目前已经退出弓受坑啦,感谢每一位小伙伴地厚爱(鞠躬)

【士弓】【架空】【情人节贺文】相遇日记(一)

扉页

无喜无悲,是否可无惧无畏?亦可否以己之身承永业天罚之罪?*

XX年2月1日  星期X  晴

  扉页那句矫情的话不是出自我。

  虽说在这里解释这些有的没的有点怪,但做为切入话题的东西倒是很好,我已近很久没有写过日记了,写开头和写作文一样让我为难,所以这么做也是没什么大碍的吧。

  好了,切回。

  那句话的确不是我写的,而是曾寄居在我家很长一段时间的一个讨厌的家伙说的。

  啊,当然不是他主动讲给我的,那家伙只会讽刺挖苦我而已。

  当时情况很混乱,现在突兀的说大概很难看懂,所以这事还是日后挑一个适合的心情再说也不迟。

  恩,其实我现在,很混乱。

  啊,这样说大概让人很不知所谓,所以我还是从头说起好了。

  我叫卫宫士郎,今年刚满十八,擅长修理和料理。说到料理,那个讨厌的男人的料理能力比我要强很多,不过已经两年过去了,我应该已经超过他了,大概。

  啊啊,跑题了。不过没关系,因为我接下来就是要说那个男人的事了。

  那个男人叫做Archer,不过这与其说是名字不如说是代号,用Archer自己的话说这不过是一些无意义的字母排列而已。但作为和他相处一年的人来说,到他莫名其妙的消失为止连他的真名也不知道的我来说,实在是在可悲不过了。

  两年前的今天,我捡到了Archer。

  没错,是捡到的。

  浑身破破烂烂满是血的蜷缩在阴暗的小角落里,说是捡也不为过。

  如果当时不是我赶时间超近路回家的话,那个男人就会那么死掉的吧。

  在无人问津的潮湿小巷里,忍受着寒冷与疼痛,就那么轻易的死掉。

  现在想起当时的场景还是会觉得胆战心惊。

  其实按照一般人的想法这时应该会当做没看见的样子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省的惹是生非。不过我就是这点不好,作为一个理想是“正义的伙伴”的人来说,见死不救是不存在于我的字典里的。

  所以我把他搬回我家了。

  现在想想还真是有点后悔,给自己惹了个大麻烦不说,就回来的男人还是个极其不坦率的毒舌,翻译过来就是傲娇。

  啊,只要一谈到他就不由自主的想要抱怨啊,真是的。

  不过说到底,就算这段善意的救助的结局只有不告而别,我还是不后悔认识Archer,

  啊啊,前后矛盾了。

  好了,就此打住,我接着讲正事。

  为了把他搬回家,我几乎丢掉半条命。那男人身材要命的好,教科书式的黄金比例,浑身没有一丝赘肉,摸上去超有手感……

  打住打住!这都是什么呀!!

  当然这件事后来被Archer嘲笑了很长时间。

  当时的我很混乱,连最基本的叫救护车也忘记了,等我想起来的时候,Archer已经躺在我家床上,血淋淋的衣服也被我脱了一大半。

  说实在的,即使见过很多死人,我也被当时的情景吓懵了。

  Archer身上几乎全是各种各样的伤口,除了很好认的枪伤和刀伤,还有很多我辨识不清的恐怖伤口。

  尽管是十几年前的那场大火里见识到很多恶心的残肢和尸体,也没有像现在这样让我从心底泛寒。

  当时那样根本没法叫救护车,毫不夸张地说直接叫警察才是最正确的决定。

  正当我打算给警察局打电话时,那个男人醒了。

  因为虚弱的原因,就算醒了他的眼睛也无力地半睁着,干裂的嘴唇无声的张合着,像是要说什么的样子。

  不过他的喉管里大概有血的样子,没过一会就开始剧烈的咳嗽。

  我几乎被他吓死,但转眼间想起他不过是个频死的伤者,底气就上来了。

  “你这家伙到底是谁?”我这么问着,一边小心翼翼的挪到门边,防止他进行困兽之斗。

  他根本没法回答我,只是没有停歇的咳嗽。咳嗽完了就开始剧烈的喘气,毫无疑问他被伤到了肺部。

  看他前胸有淤青,大概可以猜到他的肺被断掉的肋骨戳到了,能活着简直是奇迹。

  了解到这些,我那该死的同情心又犯了。

  想着“总不能见死不救”的我慢慢的靠了过去。

  “我先给你包扎吧。”

  这么说着,我首先清理了他血肉模糊的左肩,因为里面有金属碎片,清理起来十分费劲而且疼,我不得不放慢动作。

  时间过得很快,躺下的男人看起来缓过来了。其实我一直到现在都很佩服Archer的耐受力和恢复力,那么严重的伤而且没被送医院进行专业处理,他只用不到两个礼拜的时间就好了,实在让人觉得匪夷所思。而且就算现在,我也不是知道其原因到底是什么,想起来就觉得让人感到丧气。

  当时我第一次注意到他眼睛是奇怪的银灰色,看起来冷冰冰的,十分不舒服。

  “要是不想惹麻烦的话,我劝你还是现在就把我丢回去。”

  这话很奇怪不是吗,先不说为什么这人用词这么怪,竟然用“丢”这种形容货物的词,而且语气听起来即像忠告又像嘲讽,完全没把自己性命放在心上的样子。

  不过到后来相处的久了,我大概了解些Archer的性子,也就不会奇怪那天的事了。

  当时的我大概是生气了——因为时间有些久远而且以后各种各样的麻烦事接踵而至,这点小小的细节我实在记得不是很清,恶狠狠的拿纱布用力打了个结,眼角余光看见他疼的抽搐了一下,不过没有出声。

  “好不容易把你救回来你以为很容易?还把你丢回去?要是丢掉直接丢这附近的垃圾堆不是更好吗?血肉模糊先生?”

  我实在看不惯他这副样子,忍不住出口嘲讽,这大概就是以后的日子里他一直讽刺我的主要原因了。

  他张了张嘴,似乎被我噎的说不出话,不过也有可能是疼的没力气了,Archer这方面太能忍了,我实在是猜不出来。

  后来的事没有什么好说的,总之我用尽全身为数不多的医疗知识帮他处理了表面上的伤口,但内伤我实在没办法,正打算叫救护车的时候,Archer阻止了我。

  现在想想无可厚非,Archer的身份大概不是什么能摆在明面上的东西,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必须要无声无息的从我身边消失的原因了吧。又何况他那种性格,什么事都喜欢一个人扛着,就算命都丢掉了也不想拖累别人。

  他啊,其实是个温柔的男人。

  别误会,上面那句话是凛说的,说他温柔这种话太耻了,我根本没法说出口。不过也是事实就是了。

  这就是我和Archer相遇的全部,不浪漫还全充斥着胆战心惊的血腥味,简直不想让人回忆第二次。记得这么清的我简直和变态没区别——啊,不对,都是Archer的过,老是变态变态的说我,都要被他的话同化了!

  啊,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今天凛要过来,我必须准备晚饭去了。说起来,写这本日记也和她有一部分关系呢。

  就在今天,凛告诉我她有Archer的消息了。

  自他销声匿迹已经一年了,没想到还能听到找到他的可能,说不激动是假的,我有很多很多的问题要问他,所以这次一定要找到他,不能就这么叫他跑掉。

  做好觉悟吧!Archer!叫你看看你口中没用的小鬼到底成长到什么地步!

————TBC——————

***                            ***

*处引用+改编于少司命的“魅影醉”。

原词为——

无喜亦无悲

方可无知无畏

以我之身承血债如罪   

不闻其悔

评论 ( 7 )
热度 ( 39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