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红茶受都吃,可拆不逆,博主无节操,欢迎同好前来搞基

【士弓】【架空】【情人节贺文】相遇日记(二)

XX年2月6日  星期X  阴

  今天简直遭透了。

  找了好几天好不容易找出一点点模糊的信息,结果到头来白忙呼一场,前几天的推测还要推翻重来。而且不小心被小偷扒了钱包,回程还要靠两条腿,几乎累死在半路上。

  啊啊,难道因为有了Archer的消息就透支了我的全部幸运?还要倒霉几天啊,真是。

  凛也真是的,非要和伊利亚置气,要不是这样就有免费的车可搭了。

  唔,现在可不是抱怨的时候。

  最好先总结一下这几天的情报和状况,省的再犯之前的错误。

  首先是凛带来的情报。

——有人在新都的咖啡馆见到了红衣白发的奇怪男人。

  的确,Archer特征很明显,少见的发色和瞳色,几乎看一眼就能让人印象深刻,所以这点情报应该不假。

  但奇就奇怪在我们沿着情报所指的大概地点找了好几十家咖啡馆甚至其他的店铺,也没有听说有什么红衣白发的男人出现。

  第一天可以说是败兴而归。

  第二天我们特意扩大了搜索范围,总算找到了一点小线头。

——有一个穿着很暴露也很奇怪的杀马特出现了,具体位置不详。

  见到这个奇怪的杀马特的人是个老大爷,眼神和记性都不太好使,所以情报的准确率还有待商讨。

  不过到当时为止没有什么更有意义的情报,我们也就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结果不言而喻,我的两条酸痛的腿就可以作证。

  总之是白忙活了。

  想到这几天前前后后总动员却白忙一场我就有气,Archer那家伙还是老样子,不想叫人找到就绝对找不到他,除非多会人家心情好了才可能看见他的尊驾,把人气的半死。

  不过这是不是说——现在Archer心情不好?

  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呀?!又不是长不大的小孩子,看心情吃饭,况且还没听说过有人能生气一年的!

  啊,说起来Archer出走还和我有些不大不小的关系。

  事情的起因忘记了,我们俩每天都在吵架,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能冷战好几天,要是每件事都记得那我估计要累死。

  不过那天吵得尤为重。

  Archer毒舌技能修的是满分,简单几句话能把人从头到尾讽刺的一无是处,我被他气得不轻,随口朝他吼了一句:“要是这么讨厌我,那不如从我家滚出去如何?”

  这话说的不经大脑,说出来之后我自己也后悔的不轻,毕竟又不是不知道Archer那家伙总是口不对心——那叫什么来着?对了,口嫌体正直,况且那家伙比一般人要敏感一些,总难免不小心戳中他的底线。

  果然,下一秒就看见他抱起臂,长长的吐了口气,本来皱着的眉毛也舒展开来。

  这是Archer生气时的小动作。

  “这是你所期望的?”当时他这么笑着问我。

  大约这个笑和以前他生气时略显不同,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弧度,以至于我没法揣摩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也就没来得及说些什么挽救的话。

  “那好吧。”他耸耸肩,一副放松了的样子说道:“我来实现你的愿望如何,卫宫士郎?”

  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一点也不想多留的大步跨出了房间。

  现在想想当时追出去把事情讲清楚或许会更好,但我那时也算是年轻气盛,况且又在和Archer置气,就气呼呼的留在房间里了。

  其实那时心里并没有觉得Archer会不告而别——啊啊,其实也不算是不告而别不是吗?又何况他要走总要收拾些东西,等他真要走回来拿东西时在好好谈谈也不是很迟。

  当时的我抱着这种侥幸心理,坐在家里一直等到第二天天亮,也没看见熟悉的红色身影拉开那扇门。

  大概那时候就有预感了吧,可性子摆在那里,也就注定这种结局了是吧。

  不过我向来不是像所谓命运屈服的人,就算这次的寻找计划泡汤了也无所谓,反正我有的是时间,不怕找不到那么大一个活人。

  要是Archer在这里大概有要嘲讽我不切实际或者空说大话什么的了吧,那家伙明明比别人更加在意我的事,却偏偏装作讨厌我的样子,把一些忠告说的像是嫌弃一样,也不知道这么扭曲的性格是怎么形成的。

  说起来,今天凛问我我是怎么看待我和Archer的关系的,

  这问题有点怪,而且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要说起来其实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陌生人?曾经的同居者?又或者什么别的关系?

  我不了解他——当然除了性格,那种奇怪的仿佛永远只针对卫宫士郎的性格永远也找不到第二个了吧,对他的过去一无所知,连知道的名字都是假名,但这不妨碍我想要留下他,想要他可以和普通人一样过着可以憧憬的幸福日子。

  那家伙不是普通人。

  从一开始就知道了,诡异的众多伤口,开口叫我把他丢出去的严肃语气,以及好的十分迅速的狰狞伤口。

  他的身份或许不是我这种普通人能轻易触及到的领域,陷得太深恐怕就是和死神聊天下棋。

  不过我救了他,就不能放任他随便死在无人所知的角落里。亦或者被哪里来的敌人拖回去严刑拷打。

  啊别误会,我并不是空穴来风。

  这些事有着黑社会家底的伊利亚告诉我的,当然了,也不能排除伊利亚恶作剧的可能性就是了。

  总之不管这里面的水有多深,我都已经淌进去了,并且在达成目的前不会轻易出来。

  即使在Archer眼里我只是个没用的小鬼,也经常被说成做事不经大脑,但决定的事就不会改变,这是我的信条!

  怎么回事,日记写的快成励志书了。赶快扯回扯回。

  说起伊利亚,她是个刚刚上小学的孩子,却独自支撑起爱因兹贝伦整个家族,而且打理的相当好,完全不像是一个孩子能办到的。其实这么讲完全就像是网络上三流小说的设定,但确实是真事。

  我身边到处都是天才呢。

  那个远坂凛。是我们学校的天才女神,人漂亮又有气质——当然这是我认识她之前的印象,认识之后就完全不是这样了,总而言之,我的三观被毁成了渣渣。

  凛的父亲是著名的高官,这些我不方便透露,但可以说的是他的父亲很厉害,能看到很多被权限了的东西,在Archer在的时候也帮了很大的忙。当然,我现在都一直觉得是凛乱用他父亲的权限的。

  凛和伊利亚是死对头,不管从身份还是性格上都是如此,以至于每次她俩碰到一块时总免不了开始争执,而其后倒霉的永远是我,Archer那家伙这时候永远躲得远远的,他似乎并不擅长应付女孩子,不过凛也总是被他呛得说不出话来。那家伙很难懂。

  不知不觉话题又扯到Archer身上了,赶快拉回!

  本来找人的事我打算叫伊利亚帮忙的,但凛说这事扯上黑道就更难以处理了,仔细想想也是,于是这方案便压了下来。所以现在不但不能叫伊利亚帮忙还要瞒着她,把工作量平白的提升了一倍。

  其是我认为伊利亚跟Archer关系很好,这些年大概也在用自己的方式找他,但我总觉得他俩的关系并不如表面上那么简单,但可以肯定的是伊利亚比我们知道的要多,用凛的话说有时候黑道掌握的情报要比所谓的正规途径更加多且精确。

  不过这方面并不是我们所能涉及的,多说无益。

  唔,凛来了,很急的样子,如果我再不给他开门的话我家的门又要重修了,而且能让她这么急的事大概就是又有新情报了吧,虽然不抱什么期待,但作为一个一点情报来源都没有的人来说,我似乎没什么资格抱怨?

  嘛,期望这回有些更加有用的东西。

  Archer!一定会找到你的!

————TBC————

**         **

我都写了些什么啊……(远目)


评论 ( 13 )
热度 ( 28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