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红茶受都吃,可拆不逆,博主无节操,欢迎同好前来搞基

【士弓】【架空】【情人节贺文】相遇日记(三)

XX年3月1日  星期X  阴

  不知不觉已经一个月了啊。

  说实话,现在事情并不是毫无进展,而是这展开程度完全出乎正常人的预料范围了!!

  本来我们都已近做好长期斗争的准备,打算奋斗努力个一年半载,最坏的结果也无非是计划全部泡汤,一切重新来过。

  但是无论什么计划甚至打算里都不包括拿到Archer的纸条啊!

  是的,Archer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给我们塞了纸条。

  第一张是凛发现的。

  据她所说她当时打算收拾丢在角落里的过期杂志,却在两张报纸的夹层发现了这张打印出来的满是警告意味的“信息”。

  说实话,我很佩服凛,该说不愧是天才吗,观察力十分的惊人啊……

  纸条上是字体是普通打印机打印出来的铅字,没什么特殊意义,没什么暗号,只是单纯的如字面所说的警告我们“不要再继续找下去了”。

  没错,单靠这几个字实在不清楚给我们警告的人是敌是友,但紧接着,第二张纸条被发现了。

  第二张纸条放在我买完菜的菜篮里,被蔬果上粘连的水珠弄得潮湿不堪,但这并不妨碍纸条的主人所要传达的意思。

  “不要再查下去了,等时间到了,我自然会跟你们说明”,纸条的最下面还十分人性化的签了名字“Archer”,而且不是铅字。

  这下事情就明了了,给纸条的的确的Archer没错,他出于危险亦或是别的什么不方便的原因禁止我们继续找他。

  当然了,没人听他的。

  毕竟努力的很长时间,而且Archer那家伙很擅长利用语言漏洞,那个“时间到了就说明”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这件事上我和凛达成了共识,并做出了周密的计划。

  计划就是——继续找。

  ——的确,这算不上什么周密计划,但到目前为止这已经是我们能想到的最好方法了,总不能用引蛇出洞这么劣质的的方法吧,Archer那家伙不是一般的狡猾,我们只能用出乎意料的处理办法!

  以上为远坂原话。

  虽说我总觉得这话总是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反驳,但因为实在找不到反驳得地方,也就保持沉默了。

  但是事实证明了我的天真,没出两天,我们的行动就朝成功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我们见到了“Lancer”。

  没错,这和“Archer”一样,是个类似于行动代号的东西,但这不妨碍它告诉我们这个男人和Archer有过交集。

  “不想死就住手吧。”

  这是他说完名字后说的第一句话。

  “靠,老子总觉得吃亏了。”

  这是他紧接着说的第二句话。

  虽然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这两句话的因果关系,但可以猜到的是Archer自己不方便现身而拜托了眼前这个男人来。

  虽说方式别扭了点,传纸条什么的小孩子气了点,但这也从另一方面证明了Archer那家伙不但活得好好的而且在担心着我们,当然,这也说明他现在的处境很危险。

  (PS:传纸条什么的感觉好幼稚,这时候最起码不应该用个不明区域的邮件或者录音什么的更合适吗?)

  不过如果我真的听了Lancer的话才说明我是傻瓜吧。

  就算真如Archer所说,我是个无可救药的男人也无所谓了,我的目的一开始就是找到Archer并且帮他从血深火热里脱离出来,而不是坐在这里等一切尘埃落定以后听Archer讲一些不知是真是假的“事实”。

  如果靠我自己的力量找到他,就算他想隐瞒什么也没办法了吧,毕竟这也算是“参与”了,卫宫士郎,作为他生命中的一部分参与了他的生命。

  这大概就是我一直想要的了吧。

  虽然被凛骂随意放闪光弹,但我依旧坚信我所坚持的,就是我需掌握之物。

  Archer那家伙,从不经意闯进我的生活开始,就被划分到“自己人”这边来了。

  但真正让我产生“守护”心情的,还是一件十分平常的事情。

  当时Archer的伤还没有好全,却因为我要去上学而担负起一家的晚饭,我再三劝阻无果还被莫名其妙的讽刺“饭做得简直侮辱食材”,就一如既往的发火了。

  “这是干什么?想要还人情吗?你觉得救命之恩是靠拖着伤病的身体做饭就可以还清的吗?”

  虽说我并不是为了让他还人情才救人的,但当时在气头上,有些口不择言。

  Archer的反应也算得上奇怪,不但没有讽刺我,反而诡异的沉默起来。

  “你不该救我。”过了许久,他才闭起一只眼,用一种可以说是轻佻的语气说着:“说实话,这么轻松地放任自己毫无用处的同情心的人全世界也就只有你这种笨蛋了吧,救人不但得不到回报,还要承担丢掉性命的危险呢,”他偏过头,放松般的耸了耸肩,“所以说,就如字面上说的,还是把我“丢掉”为好,到时候被连累的缺胳膊断腿可不能怨我。”

  他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眼睛低垂着,有些无所谓的又像是自我保护般的抱着臂,口气是完完全全的事不关己。

  那时我就想,有多少次了呢?

  被抛弃,被背叛,被推卸责任,他到底有多少次将自己置身于这种“丢弃”的余地里了。

  完全想象不到。

  就算发挥全身上下所有的想象细胞也想象不到这其中的无奈与绝望,这个男人,用什么样的心态和表情面对这些残忍的事实呢?

  既然想象不了,那就不需要在想了,当时就在心里做出了承诺,要让这个男人,幸福下去。

  啊,似乎写了很多没用的东西,这倒是让我想起了扉页的那几句话,现在想想颇有些一语成谶的味道。

  那时候大概是过年大家一起拼酒的时候吧,Archer被拉着灌了好几,可笑的是连藤姐都清醒着,那家伙却醉了。

  一个大男人酒量浅成这样也是少见,不过难得的是那家伙酒品好得很,喝醉了也不闹,就是安安静静的坐着,像是机器一样,问一句搭理一句,有时候很有条理,有时候答非所问。

  无奈之下,我就拖着这家伙回房了。

  当时心里想着等他醒了好好嘲笑他一番,没想到拖到一半Archer不走了,非要坐在走廊上看月亮。

  当时我被这家伙的幼稚吓到了,但耐心极好的陪他坐下了。

  那场景我至今也记得很清。

  被月光浸润的白发和朦胧柔和的钢色双瞳,无一不清晰仿佛相框里的彩色相片。

  “……”

  接着他就说了那句话,像是说给我听又像是喃喃自语,听上去像一首歌的歌词,又像是不知名的诗,由他念出来颇有些脆弱的意味。

  我被他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像看他有没有自嘲的笑又或是哭,结果就看见他坐在那里很随意的睡着了。

  后续的事就是我累死累活的把他抱回房间,几乎把腰给累断。

  然后我觉得,听了这句话的我,和别人不一样。

  最起码对于Archer来说是这样的。

  我要比其他人更了解他,像是了解我自己一样,不需要理由,只是单纯的“了解”。

  但我又不知道对于Archer来说,我到底拥有着什么位置,这件事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困扰着我,几乎到了夜不能寐的地步。

  但对现在的我来说,这些都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Archer是Archer,而我是卫宫士郎。

————

喜闻乐见的告白233333333


评论 ( 5 )
热度 ( 31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