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目前已经退出弓受坑啦,感谢每一位小伙伴地厚爱(鞠躬)

【士弓】【架空】【情人节贺文】相遇日记(四)

XX年4月7日  星期X  晴

  真的太难想象了,Archer那家伙既然记得我的生日!

  比起这件事,收到的恶意满满的红豆饭的制作菜谱完全不值一提!不过那家伙到底想干什么啊岂可修!

  说起来我完全不知道Archer那家伙的生日呢,虽然以前也问过他,但完全被挑衅着扯开话题了,后来也就忘了这件事。

  那家伙似乎完全不想和我扯上更多的关系呢。

  不过他自己也知道没有用了吧,不然也不会在消失了之后还给出忠告,也不会在我过生日的时候送上生日礼物(虽然这礼物让人火大的想要揍人)。

  等见到他一定要从他嘴里套出他的情报!生日这种重要的日期也不能放过,就算他说些什么挑衅的话也没用,毕竟卫宫士郎可是个说到就要办到的人呢!

  不过知道他生日以后呢?要送些什么礼物啊?啊真是的,想到礼物就超麻烦呢!那家伙好像一直没表现出对哪种东西不一样的喜爱来,说到底,他对任何事物都保持着近乎理智的平常心呢。

  无从下手啊。

  唔,不如买瓶发胶好了,那家伙每次往上弄头发看起来就好辛苦的样子……

  啊不,说起来一次也没看见那家伙处理头发的样子,莫非是天生的?

  ……感觉好恐怖的样子。

  不如送他一件风衣好了,每次都只穿一身黑,显得整个人阴沉很多,而且黑色太显身材了吧!穿出去是要诱惑人吗?

  …………

  等一下我在擅自写什么啊?!都怪远坂喝醉了一直喊告白告白什么的!现在整个人变得不正常了!!

  唔,风衣什么的其实也很诱人啊……

  一直到刚才我就觉得不对劲了,为什么我要在连对方生日都不知道的基础上认真的想送什么礼物给对方啊?!简直就像是诅咒啊……

  不管了,一定是这几天的高压生活吧,一直好像被什么危险分子盯着看的感觉,就像Archer说的吗,不知来自何地的危险?

  唔,无所谓啦,对方似乎没有攻击的意图,一直在观察而已。不过不能让樱在过来了就是了,毕竟还是太危险了。

  说起来远坂也是女孩子呢,就算其实她比我还要厉害,但果然还是不要再让她参与进来为好,说到底这只是我和Archer的事吧。

  随意将这么多人牵连进来是我的错呢。

  ——又想起那家伙令人不爽的喜欢硬抗的性格了。

  每次说着什么“因为完全不放心你这个没用的小鬼”的话,然后一个人默默地把一切揽在身上,还对别人善意的援助不屑一顾。不不,那家伙只是单纯的针对卫宫士郎这个人而已吧!拒绝凛的时候可是超温柔的!

  这次也是,看上去身处一些很危险的地方的样子,却偏偏什么也不说,也不需要什么人的帮忙,或许我对他来说是太弱了些,但他为什么连Lancer的帮助也拒绝了啊?Lancer怎么看也不弱吧?

  虽说这么承认自己弱很不甘心,但事实如此,至少目前是这样的。

  我还不足以,成为Archer的后盾。

  盲目的冲上去只会拖Archer的后腿而已,我已经不想像上一次那样连累Archer了。

  不论何时想起来,那次的事件都可以算得上触目惊心吧。

  因为伊利亚想要体验“普通人”的生活,所以我和Archer首当其冲的成为伊利亚的保镖。

  明明只是普通的游乐园场景,却发展成黑帮的械斗,观赏用的摩天轮变成一时的避难所,可爱的邻家妹妹变成爱因兹贝伦的掌权者。

  这怎么看,都不像是应该出现在普通高中生日常里的场景。

  但事实上我对这样的发展接受的非常快,不但很快冷静下来,还飞快策划了可以出逃的路线,尽量把损失降到最低。

  可实在让我没想到的是,Archer打算放弃避难所,和敌人进行谈判,而伊利亚也同意了。

  “把损失降到最低,这是最好的方法,敌人不想要伊利亚的命。”

  “是啊,士郎,我还大有用处呢。”

  他们,用可以说是轻松的语调这么说着。

  也许那时我承认自己的不成熟,听从Archer的安排,后面的事就不会发生了。

  我忘记了敌人只是不杀伊利亚,而没说不杀我们。所以在伊利亚踏出摩天轮时,盲目地跟了出去。

  然后在听到一声闷响的同时,被人扑到了。

  接着就看见有温热粘稠的液体顺着我的发梢流了下来。

  说起来,一边说着讨厌一边帮别人堵枪子的笨蛋只有这一个了吧。

  当时大脑一片空白根本无法思考,就算爱因兹贝伦的支援来了也毫无知觉,直到Archer被推到急救室时才发觉全身都在发抖,被Archer的血糊了一脸也难受的要命。

  用凛的话说,像是修罗一样。

  其实现在想想Archer那家伙才像是修罗呢,浑身的血像是流不完一样往外涌,身体也冰凉的像是死了一样。

  血液那么温暖,手却那么冷。

  其实那家伙完全可以不管我吧,就算当时随便推到我也好,就算不会完全没事也只是轻伤而已。

  真是的,我该说什么啊,无可救药的笨蛋吗?总感觉这么说也很无力啊。

  啊啊,在干什么啊我,只是很久以前的事为什要软弱的哭泣啊,那家伙现在可好好的活在某个地方呢,说不定正抱着臂用刻薄的语气嘲笑着某个人。

  不过是因为Lancer也失去了那家伙的消息而已,干嘛这么小心翼翼啊,不是还精力充沛的在某种意义上送了红豆饭给我吗?这么担心肯定会被那家伙嘲笑做多余的事吧,而且又不是不知道那家伙的能力有多强。到时候胡乱担心的自己绝对会成为笑话的吧。

  所以很快就会见面吧,Archer。


**             **

相信我,这真的是完结的节奏,Archer的身世我另外会想办法说明的,而且绝对是妥妥的he


评论 ( 15 )
热度 ( 31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