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红茶受都吃,可拆不逆,博主无节操,欢迎同好前来搞基

【架空】【士弓】【all弓】失落之岛 chapter 1

1:首先主士弓但all弓注意!!!!【打着友情牌的allhhhh】

2:这真的是个坑真的!!!估计我自己也不相信自己会填!!!、

3:因为背景是全架空,人物难免ooc,友敌关系也不相同!所以把对fate的认知要大部分洗掉!

你接受了吗?

ready——

  在遥远的海的那边,存在着一座失落的文明——失落之岛。这座岛隐藏在层层密布的礁石与海兽之后,以独到的方式在这早已没有任何秘密的世界占据着一席之地,以其美妙神秘的传说吸引着一波又一波的探险家前来寻找。

  然而,就如这座岛上最古老的祭司所言,在这座与世隔绝的地方失去它的神秘之时,便是神之赏赐消失之刻。

  因为神秘,所以存在,亦因为神秘,所以消失。

  历史之车轮滚滚而过,这一方文明注定要消失在洪流之中。

  失落之岛——(???——630年)

chapter 1

  【失落之年历  627年】

失落之岛呦~

失落之岛呦~

被守护着的岛屿呦~

神之羽翼~

恶魔之翅~

白色~黑色~

黑色~白色~

保护~毁灭~

毁灭~保护~

被黑暗遮蔽的天空~

被血液淹没的大地~

献身~现身~

用赤色的心填补漏洞~

被白色的蚌挤开裂缝~

下沉~下沉~

淹没~淹没~

消失~消失~

永恒的岛屿呦~

短暂的生命呦~

那是神罚之时~

即将被神取走的礼物呦~

遗失之岛呦~

遗失之岛呦~

遗失之岛呦~

…………

…………

  ”看来没错了……“

  黑发的男人头疼的扶着额,他用手指在面前的玻璃上敲打着奇怪韵律的节奏,默默地等还在唱歌的人鱼甩着尾巴离开。

  ”master……“金发少女犹豫地开口,似乎还在确定着什么。

  男人摇了摇头,制止她继续说下去。

  ”不会错了,人鱼两次都作出如此的预言,失落之岛的毁灭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可是……!“少女显然还要争辩些什么,毕竟是守护了这么长时间的家乡,因为被几只人鱼的歌声就随便宣布命运而放弃实在太让人不甘心。

  ”阿尔托莉雅。“男人很少直呼她的名字,这叫法让名叫阿尔托莉雅的少女停止了她明显有些言辞激动的质问。

  ”不只是人鱼,爱丽也“看”到了。“

  ”爱丽也……!“阿尔托莉雅此刻的心情已经不能用震惊形容了,这句话直接宣布了这座岛屿不可挽救的未来。

  ”啊,是啊。“男人无神的眼睛并没有看向自己的下属,”你也知道,爱丽在梦中看到的场景往往预示着未来。“

  像是谈论天气一般,男人毫无顾忌的开口,”崩塌的岛屿,惊恐逃窜的人类,龟裂的地面……“他深深的吸了口气,接道:”还有处在毁灭之中的男人。“

  ”……男人?“

  ”啊,是啊,那个本应该在底下封印沉睡的男人。“

————

  ”所以呢?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放弃这里移居吗?“

  眼前这个男人叫做言峰绮礼,身形高大,颇具压迫感,现任命为圣职者,但为人阴沉,并不受人喜爱。

  而卫宫切嗣作为他为数不多的友人和王都的代言人,有义务负责起王宫与圣职者的沟通。

  ”那边并不是这个意思……“

  ”哦?“叫做言峰绮礼的男人露出愉悦的笑容,”怎么,那边还会做出这么大胆的决定?看来我要对那边改观了。“

  ”啊,也不是……“卫宫切嗣揉揉额角,叹道:”这次预言没有明确的时间,他们打算从根本上扼杀这里毁灭的源头。“

  ”爱丽的梦里出现了那个男人,他们推测……不,其实是很明显的事实了……那个男人被放了出来,然后……“卫宫切嗣眼神一冷,看向言峰绮礼的目光也沉了几分,”触怒了神。“

  这话几乎让言峰绮礼把持不住笑意。

  ”你也信神吗?“

  ”不,我不信。“男人的目光一如继往的认真,”但有时候原因和过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你还记得书上记录的上一次的“遗失之岛”吗?“

  ”啊。“言峰绮礼点点头,表示自己没有忘记。

  每一次失落之岛即将毁灭时,遗失之岛就会变成它的名字,代表这岛屿即将遗失在历史的洪流之中。

  失落之岛每一次大年历的更新,都根据是否能在”遗失“中幸运的保存。

  但这座岛屿存在这么长时间,年历不过只更换了一次而已。

  在神面前,人不比一只蝼蚁重要。

  ”他们还想实现一次,上一次的“神迹”。“

  ”是吗?“言峰绮礼悠闲地靠在椅背上,既不否定也不赞同,”不如你劝劝他们,有这时间还不如研究研究人鱼深涩难懂的预言,比寻找遥不可及的“神迹”要靠谱得多。“他话锋一转,又道:”其实我更是期待这个世界的毁灭能带给我一些愉悦的体验。“

  面前的男人不赞同的站起身,语气略微生冷,”吉尔加美什!快变回来!“

  ”哈哈哈哈哈,不错啊杂种,能猜出是本王。“面前的”言峰绮礼“慢慢变回其本来的样子,露出一脸被愉悦到了的样子。

  ”放心吧,杂种,你说的我会转告的。“眯起酒红色的眼睛,王者的姿态愈发高傲,”不过你也告诉那些杂种,以上全部是王的忠告。“

  ”我还以为王只重视自己享受。“男人的语气并未缓和多少,反而像是听了不该听的,眉峰皱得更紧。

  ”哈。“吉尔加美什发出意义不明的单音节词,随意的摆了摆手,”退下吧。“

  ”啧。“

  显然依旧接受不了吉尔加美什傲慢的态度,卫宫切嗣不悦的咂舌。

  ”别忘了,杂种。“临走前,王者傲慢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因为被绮礼请求,我就勉为其难的告诉你们,上一次“神迹”,并不是什么愉快的东西。“

  卫宫切嗣回头看时,王的身体已经变成金色的粒子消失在灰暗的空气中。

————TBC————

主要以士弓为主,我就不打别的tag了,食用愉快

评论
热度 ( 26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