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目前已经退出弓受坑啦,感谢每一位小伙伴地厚爱(鞠躬)

浮动

名字瞎起的hhhhhhh老以前写的,没后续哦【跑】


暴雨倾盆。

少年叛忍宇智波佐助随手抹去额发上不断地水线,在一片朦胧的视野里确认了来者的身份。

一旁的水月咧着一口鲨鱼牙,在那位忍界英雄站稳前挥出手里的大刀。

刀锋呼啸的声音清晰可闻,恍若劈开时空的刀刃却在来者鼻尖一厘米处静止。

顺着水月的影子看过去,不出预料的见到了那张讨厌麻烦却总是麻烦不断的脸。

咒印化的重吾速度极快,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便移到了鹿丸的身后,抬起力量极大的手就要砸下去,却被巨大化的丁次及时拦住,两人立即战成一团。

不打算在一旁观战的春野樱将手猛然袭向地面,迅速龟裂的土层迫使两人不得不放弃缠斗向两边躲开,鹿丸也放下结印的手,在千钧一发时略显狼狈的逃离。

这边的水月刚一摆脱鹿丸的制约,闪着寒光的刀便不留情面的擦着来者的侧脸划过,被劈开的雨幕迅速合拢,四周响彻的雨声更是淹没了战斗的轰鸣。

鸣人堪堪躲过水月的攻击,一把细长的剑立即贴着他与刀的间隙袭来,明亮的剑锋倒映着那人越发清秀白皙的脸。

漩涡鸣人一头嚣张晃眼的金发在暴雨中无力的垂下,那双湛蓝的双眼却在雨的洗礼下变得愈发明亮。

“佐助!太过分了我说!”

不远处观战的香菱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心底暗骂鸣人白痴的同时不忘了大声的给佐助加油助威。

不知何时退出战斗的水月倚着巨刀,淡紫色的眼睛半眯着,一口尖利的牙仿佛闪着白光。

“你这女人不要光给佐助加油,重吾会伤心的。”

飞快四散的水花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哗啦哗啦的声音更是被雨声包裹的没有一丝透出来。

“不要太过分了!你这臭女人!”

这边打的不可开交,那边的内斗显然并不突出。

鸣人又一次避过佐助的剑刃,杀气凌冽的草薙却没有停留,灵活的在空中转了半个弧,朝他的右肩胛骨刺去。

剑势太快,鸣人无法,便顺着佐助刺过来的方向矮身,避过这一击。

但这方法毕竟下成,虽勉强躲了过去,却不免落了下风。

佐助乘胜追击,以级快的速度结印,雷遁在一刹那包裹剑身,像鸣人袭去。

“做的太过了我说!”

嘴里虽这么说着,鸣人却没有漏出半点不满的样子,反而双手结印,制造出影分身,飞速旋转的螺旋丸与草薙剑撞在一起。

鸣人与佐助并没有对质很长时间,突如其来的火遁迫使两人分开。

不只他们,战斗中的所有人都被这强大的火遁逼迫的离开战斗场地。

“既然有战斗,怎么可能少了我!”

来人单手叉腰,另一只手的火扇嚣张的立在已经不成样子的土地上。

佐助冷哼一声,随手挽了个漂亮的剑花,接着将剑插到地上。

剑落地的同时,复杂的印便以完成,高温的火焰从嘴里喷出,将所经之处还没落下的厚重的雨帘蒸成水汽。

对方毫不示弱,以同样的招式抵御,两边的火焰在一瞬间相遇,产生的温度竟将四周的雨也蒸发掉,形成一个半径十米的无雨空间。

火遁维持了大约半分钟,水汽形成的白雾将这一片区域遮挡的模糊异常,众人只看见三个朦胧的黑影在其中穿梭,迅速撞在一起,又立即分开。

雨重新落了下来,中心的三人正在混战。

没有战友,另外的两人便是自己的敌人。

那边的战斗异常激烈,这边停战的众人却和气的站在一起成了外围的观众。

鹿丸面色不悦的看着战斗的三人,第一次觉得答应鸣人的自己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

战斗持续了整整一个下午,围观的众人从一开始赞叹三人的忍术娴熟一直到无聊的坐在地上下棋,那三人依旧斗的“难分难解”。

“太过分了!”

牙单手支着下巴,用后槽牙磨出一串完整的话。

鹿丸无奈的扶额,用眼神表示出‘我拦不住,要不你来‘的欠扁意思。

这边的春野樱将手指掰的嘎嘣嘎嘣响,打算等鸣人过来用行动告诉他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重吾大概是这几人中最镇定的了,在确认佐助没有在混战中吃亏后,便掠过依旧不停吵架的某两人,径直来到鹿丸身边。

“找我们有什么事?”

如果早几个小时,鹿丸大概还会赞叹一下对方还有一个正常人,但自从鹿丸差点被对方砸在土里种凤梨之后,鹿丸就不会这样想了。当然,不论对方或是己方有几个正常人,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

“我们想以私人身份雇佣你们鹰小队出一个S级任务。”

————

没错,现在的鹰小队,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事情还要追溯到四战结束。

那时佐助和鸣人联手作战,封印了辉夜姬,拯救了忍界,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这个世界的大英雄。

不过战后依旧有很多问题要解决,而对佐助来说,自己的的去留,才是最首要的矛盾。

要说刚开始的时候佐助本是打算成为火影在根本上改变忍界制度的,但战场上发生了很多的事,比如辉夜的历史,再比如和宇智波斑的对话。

现在把一切都放开的他并不想回到木叶,就算木叶再好之前鼬的事也成为佐助心中拔不掉的一根刺,所以毫无打算的佐助便这样带着鹰小队和一只蛇外加一个老祖宗无声无息的离开了四战战场。

六个人开始了无目的的流浪。

他们想起什么干什么,有时候连夜赶路,有时候可以在一个几乎荒无人烟的地方停留数日。日子过得舒适而惬意。

连佐助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之前紧张而危险的生活仿佛早已远去,却又宛如掌心的纹路,清晰的只要摊开手,便能看见纵横交错的人生轨迹。

佐助适应性很强,短短几天,他便能面无表情的接受水月的吐槽,也能不动声色的推拒香菱的骚扰,更可以时时刻刻应付斑找来各种借口的开战。

这样的生活平淡却不枯燥。

可惜这样的生活只维持了几个月而已。

在他们第三次来到波之国,站在鸣人大桥上体会“我在桥上看风景”后,忍无可忍的香菱便爆发了。

“我们一定要闲成这样吗!这里都来了三次了!”

刚刚吃完酸奶的水月原地满血复活,立志不放弃任何一个和香菱吵架的机会。

“连雷影他们家的机密档案室也去了,你还要怎样?我还不知道你吗,想和佐……”

话还没说完,便叫香菱一个直勾拳打回了肚子里。

这件事并没有不了了之,事后香菱郑重的开了个小队内部会议,严肃的寻问了他们关于鹰小队是否成为雇佣兵的想法。

水月、重吾和大蛇丸表示一切听从佐助,老祖宗也发表了“闲来无事不如作死”(佐助总结)的观点,于是佐助也没有吝啬一个点头,就这样同意了。

一开始进行的很不顺利。

这实在怨不得别人,如果你的小队里全是叛忍而且有一半是s级的,其中一个还是想毁灭世界的大boss,你也不会毫无芥蒂的雇佣他们了。

不过好歹大战刚刚结束,各国资源人才都属于匮乏状态,原本一直沉浸的叛忍们偏偏挑这个节骨眼上闹事,各村不胜其烦,而显然,佐助他们如此强大的战斗力正好可以成为各村的首选。

首先开先例的是雷影。

当他们高效迅速的完成任务后,各种各样的任务邀请便纷至沓来。

他们都是随性的主,不在乎报酬,也不在乎难度,就这样把它当成消遣将日子过了下去。

任务单里面不乏木叶的邀请,可惜都被香菱默默的丢掉了。

相处的时间长了,自然而然便可以明白佐助在想什么,即使他不说,他们也可以从他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猜出来。

比如他在那些无所事事的日子里总是发呆,比如他流浪的时候从来不靠近木叶。

这些,都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

老天不会总让一个人不幸下去,于是在快要绝望的时候,他还有他们。

————

重吾慢慢揣摩着鹿丸话中的含义。

他们不接受木叶的委托现在几乎是总所周知的事情,鹿丸向来是木叶的头脑,不会不知道。但他所说的“私人身份”还是让重吾犹豫起来。

“这件事等佐助决定吧。”

鹿丸见对方没有直接拒绝,也舒了口气,放下暗自紧张的心,点头。

开玩笑!他可不想一边面对鸣人的一哭二闹三上吊一边承受纲手的愤怒!

————

战斗结束时,天边只剩下一条细红色的线,朦朦胧胧的像是远古传说中的龙,踏过黑暗与光明的交界,将祥和安宁交给世人。


真心无后续,完全忘记了当时想些什么233333


评论 ( 3 )
热度 ( 15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