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红茶受都吃,可拆不逆,博主无节操,欢迎同好前来搞基

【双弓】Death And Lift(1)

cp金弓

吉尔伽美什进入游戏并不是一个意外。

作为一个以喜新厌旧著称的游戏宅,一个是无论如何也打不通关的植物XX僵尸,另一个是刚刚上市就好评不断的全息网游Death,这个选项怎么看也不难。

所以拿到Death专属的游戏头盔后,我们的王者就开始了他传奇的游戏之旅。

1

接新手任务是每一个新手必然经历的过程,但作为王者——没错,我们的吉尔伽美什是这样想的,必然不会和一般的杂种一样中规中矩的完成让人厌烦无比的对话。是以他在接受了新手村村长一视同仁的问候后,便将所谓的寻找“教会监督者注册”的跑腿任务忘得一干二净。

这一系列的独特行为注定了他是单干户的未来,同时也奠定了他必然会成为这一款风靡游戏唯一一个特殊存在的基础。

——王者必然不同。这话并不是没有道理。

吉尔伽美什注册时选定的并不是综合能力较强的“Master”,而是力量更专一更强的“Servant”中的“Archer”,原因很简单,Archer职阶的独立性在众从者中是最强的,不但可以在无魔力供给的情况下活动很长时间,而且可以视情况任意脱离小队或者单人战斗。

吉尔伽美什的想法很简单,有心情的时候他可以帮帮杂种们解决问题,但王者的心情难以预料,他必须有在心情糟糕的时候随时脱离战斗的能力。

听上去的确恶劣了些,但随性的性格倒是招人喜爱——大概吧。

反正不管怎么说,这种欠考虑的选择并不妨碍这个游戏带给他乐趣,也不妨碍我们故事中两个主角无比狗血蛋疼的相遇,所以就此略过。

在他们见面前吉尔伽美什的经历可谓过得乏味单调,王者既不打怪升级也不完成主线任务,单单拖着个连新手村也出不去的身体到处晃哒,再不时恶劣的给他觉得有意思的人添添堵。

但是很快,我们喜欢猎奇的王者就厌倦了。

不管怎么看出新手村都是开辟愉悦之路的唯一途径,但对于不屑练级王者来说这条路怎么看也走不通。

但好歹是王者(对于吉尔伽美什来说这世上没有王解决不了的难题),王身上总是有一些奇怪的加成,这注定了他们的经历要比其他人坎坷辉煌。

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身负幸运A的王,遇到了一个任何人都没有见过的传送点。

如果他升到一定级别就可以通过打开看地图这一功能发现这是个地图上未标记的地点,但显然以上是个完全不成立的假设,我们的主角毫无迟疑的踏上了歧途,或者说王者之路。

于是他遇到了Archer。

别误会,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但发展的过程怎么看怎么像童话里的王子劈荆棘斩恶魔救公主的恶俗桥段,又何况终点等待的还是个男人。

男人见到他时非常惊讶。

“你怎么进来的?!”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

“阿赖耶就不能靠谱一点吗?!”这是他说的第二句话。

吉尔伽美什挑了挑眉。

对方明显不是玩家(能进来的唯有王者),但和一般的程序化npc也完全不同。

简单来说,对方拥有人格。

Death游戏中的NPC不过是全自动化的数据,但数据终归只是一堆数字化的代码,如果这堆代码拥有人格,那么这件事无疑就是恐怖故事的范畴了。

但上面就一直强调,吉尔伽美什不是一般人这一事实。

“你是什么人?”他这么问这,语气里充斥着对眼前这个奇怪男人的兴趣。

男人的身体一瞬间僵硬了。

“愚昧的勇者呦,”男人用低沉磁性的声音公式化的开口,“命运指引你来到此地阻止大陆面临梦魇,可惜这里并不是你力所能及的地方,为了珍贵的性命,快快离开吧。”

“少糊弄我,杂种,这句话是冬木城爱因兹贝伦城堡门口的NPC说的话。”吉尔伽美什抱起臂,略微不耐烦的说道,“连属于自己的开场白也没有吗?怪不得被人遗弃在这种地方。”

后面的话是完完全全的蔑视,但白发褐肤的NPC并不在乎这些。

“愚昧的勇者呦,命运指引你来到此地阻止大陆面临梦魇,可惜这里并不是你力所能及的地方,为了珍贵的性命,快快离开吧。”

听起来的确是个称职的NPC,可惜吉尔伽美什并不打算放过他。

“别与本王耍你那无用的小聪明,老实回答我,杂种,你是什么人?”

“啊啊,真是麻烦。”奇怪的NPC扶着额叹息道,“盖亚那边怎么还没修复这个巨大的bug啊。”

————

“你不该来这,这是个未开放地区,没任务没经验当然也没玩家,所以……”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杂种,本王来这里才不是为了经验那么庸俗的东西。”只是不小心跑进来了,不过这句话他没说。

NPC盯着他看了几秒,放弃似的叹了口气,“那你来干什么?”

吉尔伽美什不屑的从鼻子里哼出声,“本王在自己的庭院里逛逛还要和你这杂种汇报吗?”

的确不需要,但这里并不是想逛就能逛进来的地方。

于是NPC又一次无奈的开口,“这是个系统bug,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修复了,你还是趁现在离开这里为好。”

“哦?修复bug和离开这里有什么关系?”

“……”

NPC被他噎了一下。

的确没什么关系,未开发的地图曝光顶多重新编程,NPC大概会重新制定,但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消失,所以此刻他觉得自己无话可说。

红色的眼睛在他发呆的时候凑过来,微微眯起的样子像是审视自己的猎物一般,其主人口中吐出的话一如既往的是命令式的口吻:

“最后问一次,杂种,你是什么人?”

“……”NPC迟疑了一下,接着开口道:“如你所见,一个普通的npc而已。”

“别拿这种显而易见的事实糊弄本王!”吉尔伽美什觉得自己的耐心即将告罄,“本王问的是别的东西!”

“别的东西是……”他觉得自己实在跟不上这位“王”的思路。

似乎痛恨NPC的迟钝,吉尔伽美什这次说话终于带了些恼火,“你的名字什么的基本信息,既然是bug,官方不可能有介绍吧!”

NPC的头似乎有点疼,显然他不太擅长应付吉尔伽美什这样强词夺理的人,但最终他还是妥协的回答了吉尔伽美什的问题。

“我叫Archer,别的东西忘记了。”他耸耸肩,做了一个投降的手势,“毕竟只是个未完成的程序编码。”

对于Archer来说,告诉一个玩家自己的名字没有什么大问题,这张地图对外开放的几率很小,况且用不了多久,这个小小的bug就会修复,到时候就算眼前这个人把自己的消息对外放出,也不会造成多大的影响。

“我叫吉尔伽美什。”吉尔伽美什并没有像Archer那样纠结太多问题,虽然没有问出更多的信息,但此刻他的心情无比愉悦。

“本王此刻心情不错,就免了你隐藏真名的过错了。”

评论
热度 ( 48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