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目前已经退出弓受坑啦,感谢每一位小伙伴地厚爱(鞠躬)

【红A中心】火之云

全架空,清水向,无cp红A中心卫宫士郎视角,其实写的像是士弓啊我说……

卫宫士郎第一次见Emiya的时候,是在十岁生日的那天。

连续下了一整天的小雨丝毫没有停下来的势头,依旧淅沥淅沥毫无停歇的敲打着走廊上的木质地板。

做了满满一桌子菜的卫宫士郎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等卫宫切嗣回家,从大敞开的门外溢进来寒气冻得他瑟瑟发抖。

就在卫宫士郎几乎认为卫宫切嗣不会回来的时候,那个黑衣的男人,毫无预料的牵着白发孩子的手,出现在雨丝拢起的朦胧初春之中。

于是他的生命中,多了一个名叫Emiya的哥哥的存在。

他和Emiya是天生的敌人,不论从哪方面说都是如此。

养父的爱——没错,这似乎并不是他想要分享的东西,但他没必要在这方面和对方认真计较,可惜新来的家伙并不这样想。

他在初来乍到的第一天,就试图用一块毛巾将卫宫士郎捂死在洗手间里,不过他失败了。

那孩子比卫宫士郎要大,但瘦弱不堪,着实没什么力气,单单比他多了些个头的优势,所以依旧很快被卫宫士郎制服了。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那时的卫宫士郎居高临下的对倒在地上的Emiya这么说着,“不过敢对切嗣不利的话,我就赶你出去。”

当时的卫宫士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以主人的名义警告一个外来者,他只是觉得自己有义务将一切危害家庭和睦的因素排除出去。

当然,这个因素也包括这个新人Emiya和自己的矛盾。

所以他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切嗣。

对方也似乎认定了他不会说,便变本加厉的用各种手段除掉卫宫士郎。

说除掉似乎太严重了,但连卫宫士郎他自己也开始不清楚自己到底哪方面和这个白发少年不对盘,惹得对方一定要处处和自己作对,得住机会就要杀了自己。

他没问,对方也不打算解释。

看似平和的日子随着少年的到来变得暗流激涌,而打破这假和平的事件,却是因为对方变本加厉的过分行为。

他在给卫宫士郎的粥里放了碎瓷片,但做这事的时候,却叫切嗣发现了。

那时候切嗣表情只能用恐怖来形容,他紧紧捏着少年的手腕,用低沉骇人的语气质问。

当时的切嗣的确吓人,连卫宫士郎也被吓的缩了缩身体,但白发少年却僵硬的梗着脖子与颇具压迫感的切嗣对视,一脸毫不妥协的样子。

“你怎么学的这么有城府的?!”

用这话形容孩子还是太过分了,卫宫切嗣很快就觉得不对想要改口,但男孩却抢先一步说话了。

“我还以为——”他这么说着,露出不合年龄的讥讽笑意,“你知道呢,我就是这么肮脏的存在啊。”

“并不是因为年龄的原因不被领养,而是我本人的本质已经完全恶劣到没法救了啊。”

他看着卫宫切嗣,似乎想透过他的眼睛看道那个笑话般的自己。

“每次被领养,就偷拿走贵重的东西,破话养父母送的礼品,伤害他们的孩子——这些,你都没听说过吗?哈,也是呢,那些大人可是很乐意把我打点出去呢,一个垃圾而已,却让人操那么多心……”

啪——

这是卫宫士郎第一次看见老好人卫宫切嗣打人。

他气的浑身发抖,一只手高高扬起,似乎还没有教训够眼前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子。

这种——这种不拿自己当人看的语气和说法——

白发少年的半边脸肿了起来,他努力的扬起头注视着卫宫,银色的玻璃质感的眸子倒映着眼前这个愤怒的男人。

像是恳求被随意丢弃一般,他这样开口,“不要把我送回去,哪都好,随便丢掉就好了。”

又是一巴掌。

男孩,或者说少年既不抗议也不生气,他平静的用指尖触了触开裂的嘴角,无声的与卫宫切嗣对峙着。

“谁要把你丢出去,”卫宫切嗣的胸膛想老旧的鼓风机一样鼓起又落下,“我可是——你爸爸啊!”

少年惊讶的视线被埋在了男人黑色的胸膛里,鼻尖笼罩着对方身上常年不散的劣质烟草的味道。

然后在不远处坐着的卫宫士郎,透过切嗣的背影看见了少年微微抖动的瘦小双肩。

他以为这之后,他们三个人会想所有坎坷的故事一样拥有一个美好的结局,但显然他还是低估了这个世界可悲的现实性。

在这场似乎不了了之的闹剧的第三天,Emiya就像刚开始突兀的出现在卫宫士郎的生命里一样,又一次突兀的消失了。

没拿一分钱,也没留一个字,就这样,毫无预料的消失在他们的生命里。

他和切嗣用了很多种办法,却依旧没办法找到一个连生存能力都没有的小孩子。

似乎也只能用命运弄人这一说法解释了吧。

在那之后的第五年,卫宫切嗣因病离世,而第十年,卫宫士郎却在一次偶然的接机中看到了那个家伙。

他本来在机场等高中挚友远坂凛,然后在人来人往的机场看见了那一头标志的白发。

本该忘的一干二净的记忆就这么突兀的冒了出来。

“Emiya!”

他这么大声且随意愤怒的叫了出来,也不管对方是不是以前那个自己讨厌的“哥哥”。

当他看见对方茫然的扭头时,他便毫不犹豫的揍了上去。

两人在飞机大厅打的不可开交。

后来他们被机组人员请去喝茶,那个男人全程默默无言的静坐着。

卫宫士郎也懒得理他,陪笑道了歉后,便拉扯着Emiya走了出去。

一路无话。

他把Emiya拉到自己家前——就是当年那个老房子,Emiya终于受不了的挣扎了起来。

“放开!”他咬着牙低声道。

卫宫士郎自然没有放开的道理,他依旧紧紧攥着对方的手腕,直到被对方狠狠的甩开。

“你到底想问什么?!”依旧是咬牙切齿的声音,但他听出了里面妥协的成分。

“为什么离开?”又或者“为什么回来?”这些都是他想要问的问题,但此刻并不是干这些的时候。

“陪我去接凛。”他盯着对方轻声说道,“魔女发脾气可是很糟糕的……”

“……哈?”

这是他们又一次相遇,狗血又无聊,最后还伴随着魔女的斥责声,怎么想也不比第一次好到哪里,但偏偏他觉得这样最好。

Emiya离开和回来的原因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想要代替切嗣和他自己问一问——这些年,他过得好不好。

————

①:Emiya被切嗣领养前的事情一直是被冤枉的,他自己不辩解,就被当真了。


评论 ( 3 )
热度 ( 24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