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目前已经退出弓受坑啦,感谢每一位小伙伴地厚爱(鞠躬)

【士弓】晨曦

士郎碰见守护者弓的样子,半架空,短

想写,但是好懒,想写,还是好懒【无限循环】

刷了好长时间的尊哥hhhhh





  察觉到这个世界的不对劲时,焦土已经蔓延了半个世界,无尽的业火灼烧着天穹,红色的液体汇聚成河,一次次冲刷着暗红色的土壁。

  银色的箭矢穿透浓密的黑暗,堪堪擦着他的侧脸掠过。忽然窜起的微痛和滴落的血珠成为开战的信号,身体被唤醒的战斗本能让他避过第二次攻击,然而攻击后引起的爆炸却让他不可避免的落了下风。

  熟悉的仿佛深埋在血液里的攻击方式。

  卫宫士郎握紧双剑,不知何时变得不再迷茫的明亮双眼在黑暗中牢牢锁住那个一直憧憬的身影。

  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出现在这里,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毁灭。

  在卫宫士郎打算发起反击的时候,对方却放下剑,兴致缺缺转过身体。他银白色的短发被飞扬的尘埃染得不再明亮,钢灰色的双瞳沉淀着痛苦、悲哀,还有被谁深植的麻木。

  同样的痛苦在一瞬间贯穿卫宫士郎的身体,汹涌而来的悲伤将他牢牢的钉在了地上。

  他抑制住喉中涌起的腥甜,使尽全身的力气的攻击让对方警惕的止住脚步。

  仿佛疑惑是谁还能反抗,又或是被疲惫俘虏,对方并没有立即反击,只是稍微的拉开距离,黑色的弓箭依旧紧握在手里,像是要抓住难得的依靠一般。

  卫宫士郎看到了对方眼里一瞬间不设防的脆弱,但同时看到的是对方对眼前这个人的陌生与戒备。

  已经被遗忘了。

  在无尽的时间和痛苦里,过去的记忆已经被磨损的所剩无几。

  但只要一个人还记得,这个故事就不会这么轻易结束。

  这一直都是单方面的憧憬与惋惜,但痛苦却是双份的,还有那被称为伪善的理想。

  大概猜到了吧,对方的“任务”已经结束了。

  他握着剑冲了过去。

  对方竟然毫不躲避,连手里的长弓也渐渐消失,一动不动的身体像是要迎接什么救赎般挺得笔直。

  随着冰冷金属贯穿身体而来的,是个熟悉而温暖的拥抱。

  能想到对方惊讶的睁大眼睛的样子,柔然的发丝蹭的他的脸颊痒痒的,湿热的吐息交错着,时间似乎静止了。

  “啊啊,安心吧……”这个世界我会拯救回来。

  说着只有自己能听见的誓言,指尖的触感已渐渐变得虚无。

  耳边传来对方放松的吐气声,怀里的身体猛然分散成红色的粒子。

  他维持着拥抱的姿势抬起头,看着那些温暖的色彩在视网膜的深处消失,还有驱散这浓密死气的晨光。

  被原谅的不只是Archer啊。

  他紧紧握着手里的武器,朝着远方卖出坚定不移的步伐。

  不会再见了吧,我的理想。


————fin————

评论 ( 4 )
热度 ( 51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