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目前已经退出弓受坑啦,感谢每一位小伙伴地厚爱(鞠躬)

【士弓】如果

  一开始只是单纯的不理解。

  对方对过去、对自身不成熟的厌恶,还有这种仿佛迁怒般的蔑视以及决定。

  但也的确明白,不论是对方还是自己,都是正确的。正确却又相悖,简直就是要昭示他自己是个怎样的矛盾的个体一样,用刀剑来解刨对方的身体以及精神,幼稚得就像个难以救药的小孩子。

  结果到了最后一刻,这种单纯的不理解变得更加复杂,仿佛只要瞪大眼睛就能明白对方为什么在关键性的一击上选择放弃一样,少年此刻瞪着眼睛,看着此刻个头刚刚到自己腰际的白发褐肤的少年,不自觉得咽了几口唾液,以此来表达自己的震惊以及……黑线。

  ……什么鬼?!

  面前的英灵比他还要吃惊,他瞪着浅灰色的眼睛,也不顾悬在头顶上的属于卫宫士郎的伪物,毫不淡定的吃力抬起黑白双剑,朝自己的背后丢了过去。

  特属于某个金闪闪的愉悦的笑声响起来了。

  “哈哈哈哈哈,怎么样,faker?本王的还童药是个好东西吧?”

  Archer黑着眼看着英雄王,似乎回忆着什么,很快,弥漫在英灵周身的黑色雾气简直要实体化了,Archer重新投影出干将莫邪,向后踏了一步,做了个发力的姿势。

  接着,他被对于这个身体来说实在有点重的双刀带的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周围一片肃静,唯有英雄王的笑声充斥在这个弥漫的鲜血与杀气的被毁坏的城堡里。

  卫宫士郎简直要为英雄王的幼稚扶额了。

  打破这一现状的是理想的女神现实的恶魔远坂凛,她用特属于她掉链子时才有的吃惊尖叫来表达了自己对现实的不解。

  “Archer怎么了?!”

  后来又发生什么了呢?卫宫士郎记得并不是很清楚,他之后的记忆几乎全被那晃动的毛茸茸的白色头顶覆盖了,哦,对了,还有因为变小而变得过于松垮的衣服和衣服下面朦胧的稚嫩的线条。

  士郎甩甩头,努力把不应该出现在脑海里明显过于香艳的场景甩出去。

  他把从箱底找出来的属于自己几年前的衣服递给超小号的Archer,看着对方一脸嫌弃的接过来,然后用一种仿佛小孩子闹别扭的语气开了口。

  “一股霉味,你是白痴吗,卫宫士郎?”

  因为整个变小的缘故,Archer的声音有股软软糯糯的感觉,让这句话的杀伤力直降为零。

  秉着不和小孩子计较的卫宫士郎默默地押了一口茶。

  即使换了小号的衣服,但对于此时的Archer来说还是有点大,衣服的下摆直接代替裤子搭到膝盖上方,一边的肩膀勉强支撑的衣服的一边,另一边却显然没有这么幸运,再配上紧皱的眉头,银色的头发和赤裸的小腿,一副任人蹂躏的样子。

  远坂凛干咳了几声。

  “卫宫同学,你去买几身小孩子的衣服回来。”

  说道小孩子的时候,Archer周身的气压更加低了。

  “为什么是我!……”后半句被红色恶魔似笑非笑的脸噎了回去,卫宫士郎咽了口唾沫,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

  “难道不是因为卫宫同学和我的Servant战斗才间接的让我的servant变这么小的吗?”

  “哦,对了,”打断士郎即将出口的反驳,远坂竖起食指,“这几天没办法灵体化也没办法使用英灵力量的Archer就交给你了。”

  不会用电器也不会带孩子的远坂用眼神逼迫卫宫和Archer涌上喉间的拒绝咽了回去。

  在红色恶魔的面前,不论什么事情都是必须要同意的,包括照顾这个傲娇晚期/忍耐这个黑历史。

士郎和Archer如是想。

————

  把属于Archer的餐具放在Archer面前时,Archer的表情阴沉的像是要杀人。

  “你的脑袋被金闪闪塞住了吗?”Archer用一种老成且带有明显不屑和怒气的语气开口,“我不建议帮你联系一个精神科的医生,虽然对方现在还一事无成,但我保证,三年之后他的名子将盛极一时。”

  卫宫士郎面无表情的站起来,走到Archer身边站定,在对方不解的目光下开口。

  “如果你能再长高一点的话,我就拿一套和你成正比的餐具。”

“  …………”

  最终,这顿晚饭是在Archer宛如实质的杀气下完成的。

  虽然的确没什么实质性的影响。

  卫宫士郎不无幸灾乐祸的想。

————TBC————

这是一个圣杯和闪闪坏掉而引起的故事,先发一点点,大概很快就会完结吧,毕竟我没有写长篇的本事hhhhh

评论 ( 3 )
热度 ( 60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