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目前已经退出弓受坑啦,感谢每一位小伙伴地厚爱(鞠躬)

【士弓】如果 2

  “所以说啊,为什么要我和那家伙住在一起啊!”

  卫宫士郎——卫宫宅邸的真正主人,用手指指着一旁坐在椅子上只在餐桌上露出半个毛茸茸的头顶的英灵说,声音颤抖,仿佛是叫他吞下一百吨烈性毒药。

  不过也没差啦,那个英灵的嘴炮等级的确和一百吨毒药等价呢,又何况是针对卫宫士郎的时候。

  “嘛嘛,”远坂优雅的抿了一口红茶,颇有些散漫的开口,“因为卫宫是这里唯一的男孩子哦。虽然现在Archer是小孩子的样子,但里面还是原来的那个哦。要是不小心被侵犯了就麻烦了。”

  “喂喂……”

  Archer像是想反抗一下的样子,于是他用双手扒住桌子,看起来是在努力的把自己的头露出来。

  ……平日的形象全部都毁掉了啊,Archer……

  被自己理想的现状打击到,卫宫士郎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

  “没有别的选项了吗?比如在收拾一间屋子什么的?”

  “没有了哦,”像是嘲笑他的幼稚一样,远坂放下雕花瓷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只剩下仓库了哦,而且仓库也被卫宫同学的杂物堆满了哦。”挑了一下眉头,远坂露出一个完全不符合优雅家训的表情,“还是说你和Archer住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吗?”

  这几天不知道在研究什么小说的樱一下子红了脸,saber也疑惑的看过来。

  “……”这种东西只会越抹越黑而已啦,深蕴其道的卫宫士郎默默地把头扭向Archer那边。

  “……你为什么要把头缩到桌子下面啊!这样只会叫他们误会的吧!”

  “……你是白痴吗!小鬼!”

  ……卫宫家的主人的确是卫宫士郎没错,但这里可是女权社会啊,卫宫同学是没有人权的。

————————

  入夜。

  今天难得是个好天气,连日的战斗并没有切实的影响这里一丝一毫。白日里在空气中弥漫的血气仿佛只存在梦境的彼端,浸润在月光中的空间才是真正可以抓住掌握的现实。

  的确是太过平静了,平静到他不由自主的怀疑这几天充斥到每个角落的战斗的气息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如果没有某个弓兵站在略高的组合柜上满脸不善的俯视他的话,相信此刻他肯定已经摔进渗透着阳光味道的被褥里补眠了。

  在哪方面也不想输得少年瞪着酸痛的眼睛和某个小号的弓兵不服输的对视着,抱着只要谁先移开视线谁就输了的必胜决心,少年毫不退缩的仰着脖子。

  像是受不了少年的幼稚一样,弓兵移开了视线。

  “睡觉吧。”

  他用一种像是初见时那样带着冷漠的口气说道,然后挪动身子,从组合柜上跳了下来。

  ……也许是黑泥作祟,也许是幸运E,也许只是单纯的还没适应这具缩水的身体,我们向来以身手见长的弓兵,从组合柜上摔了下来。

  值得庆幸的是下面就是软绵绵的床,但倒霉的是床的上面坐着卫宫士郎。

  于是这两个上午还打的不可开交的互相看不顺眼的对头,滚做了一团。

  更要命的是他们的房门在这时候被神经偶尔很大条的远坂推开了。

  “……你们继续。”

  大小姐用她的敏捷A关上房门,迅速逃回自己的房间。

“……”

“……”

“啊,我说……”

”I am the bone of my ……“

………………

  这家伙怎么回事啊,因为这点小事就恼羞成怒什么的……虽然因为各种原因固有结界启动失败了,但已经被现实和理想打击的一点力气也没有的少年还是摊到在床上,他旁边的小号弓兵已经因为极度的缺魔和疲惫睡着了。

  不过没有因为谁在那里睡而争吵还真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啊。

  少年感叹着。

  不过到也能感受得到,Archer大概真的很累了,从回来的时候就不是很有精神的样子,嘴炮也没什么威力,吃饭的时候也是昏昏欲睡的样子……

  猛然发现自己似乎对Archer投入了过度的注意力的少年猛地坐了起来。

  他的动作有点大,睡在一旁的弓兵皱着眉翻了个身,露出小半截褐色的脖颈来。

  忽然觉得移不开视线的少年僵硬的移下床,蹑手蹑脚的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这会儿正是一天最冷的时候,连特有的虫鸣声也带了几分震颤的味道,只穿着单薄衣服的少年不禁缩着脖子打了个冷颤。

  不过也不是什么受不了的温度。

  这么想着,少年搓着小臂,坐在了走廊上。

  这种气氛实在是太适合回忆了。他不禁想起几年前那个夜晚,坐在这里的养父,天真的许下诺言的小小少年,还有仿佛置身仙境的樱树和笼罩着梦境的月光。

  不过的确是长大了。

  少年用脚趾踏着微凉的地面,回想着那时自己晃动的两只腿和雀跃的心跳声。

  虽说大概不是什么真正值得高兴的事情,但少年还是控制不住的勾起嘴角,接着两节肤色略深的小腿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少年吃惊的望了过去。

  ”因为某个没有一点不要打扰别人睡觉自觉的白痴小鬼,就算我现在想睡也一时半会儿睡不着了。“

  弓兵这么说着,双眼凝视着不远处的樱树,两只小腿不由自主的晃来晃去。

  ”啊,抱歉。“

  大概没想到少年会这么爽快的道歉,弓兵不自在的咋了一下舌。

  少年不知道此刻的Archer在想什么,但可以确定的是,那家伙大概也回忆起了那时候的场景,毕竟无论对于哪个卫宫士郎来说,比起那场大火,那天才算是一切的开端。

  ”Archer的话,是怎么想切嗣的?“

  不由自主的,少年问起了这个问题。

  毕竟,从弓兵的经历来说,这个名字似乎被时光渲染了不同的色彩。

  痛苦和坚持,希望和舍弃,这个名字是弓兵漫长没有尽头的一生的起点。

  弓兵停止晃动。

  像是自嘲般的,他毫不在意的开了口,”忘记了,毕竟不是什么值得在意的人。“

  少年没能说出什么愤怒的反驳来。

  因为确确实实的看到了,眼前这个人那双仿佛由钢铁浇灌而成的钢色双瞳里,揉进的温暖的月光和因为承载了太多难以忘却的过去而晃动的一池潋滟。


_——————TBC————————————

这里讲的是被”美色“【误迷得一塌糊涂的士郎hhhhh

评论 ( 4 )
热度 ( 45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