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目前已经退出弓受坑啦,感谢每一位小伙伴地厚爱(鞠躬)

【枪弓】没名字

说真的,我现在闲死了啊啊啊啊

就是一个岳父大战女婿的故事

————

  “所以,你到底要老子怎么做?”

  库丘林不耐烦的用手指敲击着桌子,接连响起的声音昭示着此人为数不多的耐心即将告罄。

  坐在他旁边的男人沉默的看着书,指尖和纸面摩擦发出细小的沙沙声。

  “喂——”

  “还没搞明白吗?蠢狗。”Emiya的视线从那本厚厚的看起来颇有年代的书上挪到库丘林身上,挑起的嘴角惯例的带着令人不悦的嘲讽口气,“现在切嗣还不知道……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他兴致缺缺的再次将注意力放在书上。

  “老子还真是搞不懂你,还有,不许叫老子狗。”

  库丘林哼哼着说。

  虽说两个人是恋人关系,但是大多数时候,库丘林完全搞不懂Emiya在想什么,他们的想法永远只会南辕北辙大相径庭。

  就像现在,在库丘林看来,只要把Emiya是小鬼的未来告诉卫宫切嗣顺便再公布一下他们的关系就可以解决的事情,为什么眼前这个家伙可以纠结这么长时间。

  明明那个小鬼很好懂,为什么长大的Emiya这么难搞,追他的时候也花了不少功夫。

  想不明白就不要想,库丘林甩甩头,一把抢过白发男人手里的书,在男人说话前叼住那张总是吐着毒液的嘴。

  简单直接才能搞定Emiya,库丘林颇为老成的想。

** 

  那句话怎么说来的,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即使Emiya在怎么嘱咐凛不要把自己的事情告诉刚刚回来的切嗣,七杂八杂的嘴还是不小心把他供了出去。

  于是与切嗣见面就变成了摆在台面上必须要尽快解决的事情了。

  不过这边正在犹豫的时候,那边在众人的鼓舞下,已经发动了第一轮的“进攻”。

  那大概是个阳光实在不太明媚的下午。

  比起前两天。这天的天气实在是有点阴沉,乌云一片连着一片密密实实的压下来,路边的光感灯早早的亮起来,偶尔一两只燕子贴着地面急速的略过,带起细微的尘土。

  Emiya就是这时候出门的。

  “没菜了。”

  他简单的和库丘林解释着,一边在玄关穿着鞋子,一边从墙角拿起立在那里的雨伞。

  “为什么昨天不去买?”

  “还不是你一直缠着我……”

  Emiya轻轻地哼了一声,接着他打开门探出半个身子,想了想又缩回去,

  “不要随便乱跑。”

  “知道了,你这老妈子。”

  库丘林不耐烦地打断他,鲜红的眼睛直盯着被大衣包裹的严实的Emiya,像是要在他身上凿一个属于自己的标志。

  直到Emiya消失在拐角处,库丘林才收回他过于炽热的视线,当他转过头的时候,却被一双实在是过于阴沉的眼睛吓了一跳。

  “…………”然后他生生将那句‘你有毛病啊’咽了回去。

  卫宫切嗣——他的准岳父大人。

  恭恭敬敬的把岳父大人请进屋里,还装模做样的在厨房里磨蹭了一阵子,再把Emiya之前泡好的红茶倒进杯子里端出去,倒是颇有一副世纪好女婿的样子。

  如果不是卫宫切嗣的眼神足够转眼间送他回英灵座,一切都是完美的。

  两个人在这个诡异的气氛下干坐的将近半个小时。

  “你和我儿子是什么关系?”

  忽然间,卫宫切嗣不带感情的问到,每个字都饱含着对库丘林的戒备。

  “子控”都写在脸上了啊,岳父大人。

  库丘林挠了挠脸,张了张嘴,门口却传来的锁扣开启的嘎达声。

  切嗣抢在库丘林之前冲到门口,接着库丘林听见Emiya有些失控的声音。

  “你怎么来了?!”

**

  Emiya在玄关擦着身上的水渍,库丘林站在他的左边,卫宫切嗣站在他的右边,三人之间形成一种诡异的修罗场的气氛。

  “不是带雨伞了吗?”

  首先开口的是库丘林,站在他对面的卫宫切嗣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借给别人了。”

  Emiya不带感情的说,但转眼间他又明显有些疲惫的叹了口气。

  “先进去吧……切嗣,这里有点冷。”

  这句关心的话让自从Emiya回来就有些情绪低落的切嗣心情明朗起来,连射向库丘林的杀气看起来也不是那么让人坐立难安了。

  虽然这一切对凯尔特的光之子一点用也没有。

  没多久Emiya就去做饭了,毕竟即使是切嗣来了,一个只会烤鱼的战士和一个黑暗料理界的天才在怎么看也不是占领厨房的好人选。

  所以客厅在一次成为岳父和女婿的准战场。

  “老子是他的男人。”

  库丘林首先开口,在他说完上面那句话的一瞬间,他感受到了毫不掩饰的冰冷杀意。

  这是一直徘徊在杀戮和死亡之间的人才能散发出的气场,可以一瞬间轻松的将普通人的防线全部击溃。

  但对于永远在战斗的库丘林来说依旧没什么用处。

  “和他分手。”

  “哈?为什么?”库丘林有些不悦的眯起眼睛,他向来不喜欢有人插手他和Emiya之间的事情,就算是Emiya的老爹也不行。

  “我说老爹,你是不是搞错什么……”

  “不许叫我老爹!”

  对话里的主人公在这个剑奴跋扈的时间段出场了。

  “怎么了?”Emiya把乌冬汤端上来,顺口问道。

  “啊没什么……”

  “士郎你……!”

  “别叫我那个名字。”

  Emiya的神色冷了下来,但看起来并不像生气的样子。

  他陆续把几样菜端上来,接着坐到了切嗣的对面,也就是库丘林的旁边。

  卫宫切嗣看起来就像是处在火山爆发的边缘。

  “儿子,”他用一种仿佛是在哄自己任性的小女儿的口气开口道:“你要爸爸吗?”

  库丘林一口饭吃到嗓子里,剧烈的咳嗽起来。

  Emiya疑惑的看着他的养父,银色的眉惯性的皱了起来。

  “士郎迟早要离开冬木,伊利亚也有嫁人的一天。”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接着像下定决心那样再次开口,“如果你也……”

  “喂——!”

  “这是两码事,”Emiya打断库丘林情绪激动的质问,“还有,切嗣,我不会在这里呆很长时间的……”

  “士郎你要离开我吗?厌烦爸爸了吗?因为爸爸让你走上那条路……"

  ”不是,“Emiya站起身给切嗣又盛了一碗米饭,”只是在说实话而已,而且……“他顿了顿,又改口道:”库丘林还不错。“

  ”还有不要叫我那个名字“他又补充道。

  ”这是我听到你说的最真实的一句话了,白毛。“

  Emiya狠狠瞪了一眼添油加醋的库丘林。

  ”我把剩下的菜端过来。“

  Emiya拉开凳子,在自己养父可怜巴巴的眼神和库丘林得意洋洋的注视下走进厨房。

  接着他听见一声沉闷的枪响,并且不出意料的感受到那过于庞大的魔力波动。

  于是夜里库丘林因为伤害岳父未遂而睡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

  ”切嗣,你似乎很高兴啊。“

  ”没什么,我的儿子果然最好了~“

————end————



评论 ( 6 )
热度 ( 63 )
  1. 虚妄沙城 转载了此文字
    子控的papa好萌⊙▽⊙
  2. 虚妄沙城 转载了此文字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