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目前已经退出弓受坑啦,感谢每一位小伙伴地厚爱(鞠躬)

【士弓】如果 3

  对话很快就结束了。

  并不是这边对Archer的问题又或是说质问停止了,而是因为对方陷入极度疲乏的身体和精神已经在大脑的强制作用下进入睡眠状态。虽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对方要在这种情况下跑来和他说话,但卫宫士郎还是尽职尽责把已经睡死过去的白发弓兵抱回卧室里。

  折腾了一天,少年也累得不行,所以很快就躺在弓兵旁边睡了过去。

  大约身旁的温度实在是太过温暖,这一觉可以说是卫宫士郎自圣杯战争以来睡得最好的一觉。

  当然也不是没有坏的地方,比如说——他们俩都无一例外的睡过头了。

  睡醒的时候,屋外的鸟鸣声已经响作一团,其中还混杂着家里几个房客不算高的对话声。

  少年坐起来,揉了揉还舍不得睁开的眼睛,然后眼角余光就瞥见自己身旁一个白色的、隆起的一团。

  还没有完全清醒的大脑当机了一会儿,才慢慢正常的处理眼前的情景来。

  啊啊,是不小心被英雄王的恶趣味变小的Archer啊——

  因为在一瞬间安下心来,少年又一次感到了困倦。

  但向来没有赖床习惯的少年还是伸了伸筋骨拿起一旁的衣服,却没想到这一动作吵醒了白发弓兵,身边的那个鼓起来的包动了动,接着又平静下来。

  舒了一口气的少年本来要继续自己的穿衣任务,却被某个不知礼貌为何物的“小鬼”狠狠地踹了一脚。然后他看见那个在大清早就要挑起他的怒气的弓兵坐了起来。

  也不知道昨天晚上是怎么睡得,此刻的弓兵脑袋上的头发乱七八糟的支棱着,有几缕软软的塌下来盖住半个额头,让弓兵即使变小也难免显得有些冷冽的脸部轮廓变得难以言喻的稚气。

  一瞬间觉得现在的Archer色情的要命的士郎僵硬的把头扭向一边。

  白发弓兵并没有注意到少年的小动作,说实在的,他现在还没有清醒,缺魔的现状让他的身体时刻不处于疲乏的状态,能维持基本的行动能力已经是很乐观的情况了。

  少年是第一次见这样的Archer。

  因为很困所以不时打哈切而变得湿润的双眸显出了难见的迷茫,再加上未睡醒而迟钝的简直可以说是手足无措的动作,现在的Archer简直就是一个正版的7、8岁的孩童。

  虽然那个头的确就是啦…………

  不自在的干咳了几声,为了打破目前有些尴尬【单方面】的气氛,少年开了口:

  “快点起吧,虽然大概没有我们的饭了,但毕竟还有好多事要干。”

  过了好一会儿,Archer像是才把他的话处理明白,眼珠迟钝的从虚空挪到少年身上,白发的从者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

  “不用你瞎操心,小鬼,管好自己就行了。”

  没理会少年愤怒的表情,白发的小号从者拖动着自己的身体,半眯着眼睛找自己的衣服,等他把自己昨天刚刚得到的新衣服拿到眼前时,少年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变冷了。

  一边以不符合这个年龄的阴沉表情穿好衣服,Archer一边仰着脸对一直在旁边围观的少年展开了毒舌攻击。

  “还站在这里干嘛?等我像你一样等待别人的帮助吗?”

  “哈?难道不需要吗?不到120的Archer小朋友?!”

  总觉得被戳中痛脚的少年立即不客气的回嘴。

  “…………”

  总之啊,正常的日常就在不知道何时变得不太正常的圣杯战争的背景下展开了——

**      **

  等洗漱完走到客厅的时候,已经能轻松的的感受到来自红色恶魔那里传来的怒气。

  一边优雅的问他要不要吃早饭一边用手指不耐烦的敲着桌子,远坂用可以说是阴森的口气阻止了打算往厨房跑的少年。

  “没有一点要招呼客人的自觉吗?卫 · 宫 · 同 · 学~”

  “额……”

  “抱歉啊学长,”坐在一旁的学妹微皱着眉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歉,“学姐说吃剩饭对身体不好,所以没有给学长剩……”

  ……学妹真是天使啊——虽然结果并不是皆大欢喜但少年依旧泪流满面的在心里感叹。

  恰好这时揉着眼睛的白发弓兵从洗浴室出来了。

  “怎么了,小鬼?”他用依旧不是怎么清醒的声音说道,“意识到早饭对你的智商实在没什么帮助于是终于打算放弃了吗?”

  “你这家伙——”

  “调情禁止!”远坂及时截住话头,无视从Archer和少年方向传来的抗议的视线,她端起桌子上的红茶,缓缓开口,“没有时间了,来讨论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吧。”

**

  虽说的讨论,但基本就是远坂一个人再说,偶尔saber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

  等说到无限剑制由卫宫士郎来发动的时候,少年终于受不了似的站了起来。

  “我说啊,这种事让Archer做才合适吧——”

  “你是白痴吗?小鬼”受不了少年幼稚一般,白发弓兵闭上一只眼睛,“我这种随时会消失的情况没法发动剑制吧。”

  “什么叫随时——”

  “嘛嘛。”打断少年情绪激动的问题,远坂叹了口气,“因为现在没办法和Archer建立正常的契约,所以基本的魔力供给没法维持,别说无限剑制了,恐怕连基本的行动能力都很困难,是吧,Archer。”

  “唔——”没法否认少女的话,Archer很是坦然的默认了。

  没理会一旁卫宫士郎瞪大眼睛又要问什么的样子,远坂拍了拍手,接着说道:“那就这么决定的。那么接下来无限剑制的教导任务就交给你了哦,Archer。”

  用带着讥笑的表情说着没问题的弓兵没有看卫宫士郎,而是把视线投向从门缝投下的暖黄的阳光。

  太阳已经已经升得很高了啊。

**

  其实并没有交一些特殊的东西,为非就是投影是该注意的东西,还有连续投影怎样将剑的精度提高等等这些只要慢慢琢磨就会学会的东西。

  但对于现在这样紧迫的时间里,无疑是帮了少年很大的忙。

  虽然这期间毫无疑问的夹杂的大量的对于卫宫士郎的嘲笑,不过少年倒也游刃有余的全部接了下来,不过依旧十分生气就是了。

  等问道关键的无限剑制的咒文是,Archer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

  “你也明白吧,虽然我们是同源,但对于现在来说,你我在本质上已经不是同一个人了,我的咒语并不适合你。”

  说着这样的话的Archer,在少年不解的目光下离开道场。

  “准备晚饭吧。”

  逆光而立的弓兵用冷淡的口气说道,银白的短发在微风中缓缓摇曳着,像是黑暗中即将熄灭的烛火。

  少年的心脏狠狠地跳动起来。

————TBC————

比预想中的要长啊【远目——

评论 ( 3 )
热度 ( 36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