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红茶受都吃,可拆不逆,博主无节操,欢迎同好前来搞基

【士弓】如果 4

不知不觉好像有点长?不过是该分开他们的时候了哈 · 哈 · 哈 · 哈 · 哈!



  留给他们的时间并不多。

  就像不明白吉尔加美什为什么要对本来要退场的Archer用还童药一样,他们也不知道这位一直追求愉悦的王什么时候开启那并不完整的圣杯。

  而接到间桐慎二失踪的消息正是傍晚的时候。

  远坂首先将从使魔那里得到的消息告诉了现在还是小孩子姿态的白发从者。

  “大概是傲慢吧,并没有毁掉使魔。”

  她轻声说,语气不由自主的带着有些欣慰的叹息。

  大概和自己推测的没差多少,白发弓兵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士郎那边呢?准备的怎么样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就必须要行动了吧。”

  “没什么进展,”Archer挑起嘴角,“不过像他那种笨蛋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很不错了,毕竟期待值那种东西本来就没有,所以也提不上失望什么的。”

  “啊啊。”已经习惯弓兵这种表达方式的远坂凛端起桌子上的茶,“也就是说有进步吧,现在只要等那个金闪闪选择哪边了。”

  “……。”没否认她说的话,小号弓兵抱着臂沉默了一会儿,“不出意料的话大概就是柳洞寺了,不过也不排除其他地方,毕竟那位可不是可以用一般想法揣度的人。”

  “的确啊……现在只有静观其变了。”

**

  等到吃晚饭的时候,卫宫士郎并没有看见本该坐在自己对面的弓兵。

  “说有事要干所以已经不在了哦。”饶有兴趣的看着少年的恶魔说道,“虽然的确不知道他还有什么要忙的事,不过士郎你不要去问一问吗☆”

  “……。”

  总觉得远坂句尾出现了不得了的东西的少年习惯性的在恶魔的压迫下妥协了。

  潜台词就是叫他安安分分的坐在这里吗,没什么关系,反正晚上就可以见到了——

  默默打着算盘的少年站起身,又给自己盛了一碗饭。

**

  晚饭后就是较为严肃的关于本次圣杯战争的话题了。

  虽然远坂也是故作轻松的表情,但就算再迟钝也能感觉得到,空气中弥漫的紧张与……不舍。

  因为这次的结局,无论胜利与否,都意味着离别。

  saber也好,Archer也好,这一战之后,存留下来的概率有多大呢?

  “……找那家伙的话,现在大概在屋顶上。”

  “……啊?那种事我知道啊,为什么要提那家伙?”

  不明所以的问着,然后看到了少女毫不掩饰的无奈。

  “不要说这我知道啊这种秀恩爱的事情啊!真是的……”仿佛用尽一切力气来吐出胸中的浊气,少女抱起手臂,“反正现在也没有卫宫同学什么事了,与其露出一脸坐立不安的表情在我这里听没用的事情还不如把你送到Archer那边。”说道后面简直就是在生气了,“也叫那家伙好好”照顾照顾“你啊!”

  大概被不明所以的少年气到已经有内伤了,远坂推搡着将少年轰到院子里,接着毫不淑女的关上门。

  摸不着头脑的士郎站在门外愣了一会儿,然后被自上方传来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

  “笨蛋被赶出来了吗?那作战会议的效率要翻好几倍吧。”

  那个英灵带着不符合那张脸的轻佻笑意自上而下的俯视着卫宫士郎,嘴上依旧带着能轻易可以轻易挑起别人怒火的语气。

  但少年现在并没有和英灵拌嘴的心情,忽略对方怎么用那个实在是有点小的身体到达房顶的原因,少年笨拙的手脚并用的爬到白发弓兵身旁。

  并没有听到意料之中的讽刺。

  少年顺着英灵的视线望了过去。

  的确是看的了在地面上永远看不到的东西,却在同时也感到了在地面上无法感受到的孤冷。

  这大概就是Archer常常能感受到的、并且逼迫自己时刻处于的感觉吧。

  是不适合人类的,遥远的、渗透到骨子里的寒冷。

  “还能见到Archer吗?”少年镇定的、缓缓地张口问道。

  可是并没有立刻得到回答。

  其实也没有在期待什么,因为知道就算弓兵做出什么例如“会留下来”的回答,也是一些不切实际的安慰人的没什么可信度的谎言罢了。

  那又在期待着什么呢?奇迹吗?

  啊啊,的确啊,卫宫士郎这个个体,本身不就是奇迹下的产物吗?

  从那场大火中诞生的、平凡的奇迹。

  “不是知道吗?还要问出来,你是白痴吗?卫宫士郎。”

  英灵这么说着,朝少年投向了颇有嘲笑意味的目光。

  但是重叠了,和某天晚上,坐在走廊上沉默的看月亮的少有的真实的弓兵重叠了。

  无视站起身的少年,Archer把目光投向被乌云遮住的本该明亮的球体。

  “可不要输的太惨啊,小鬼。”

  “等着吧,Archer,我一定会回来的。”

  “啊啊,那我就等等看吧。”

———

  “一切都准备完毕了,那就——出发吧!”



————————TBC————————

下章完结欧耶!

评论 ( 1 )
热度 ( 28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