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目前已经退出弓受坑啦,感谢每一位小伙伴地厚爱(鞠躬)

【守护者弓】梦

看名字就知道了,就是阿茶在自己的座上的故事

有虐慎,短

正文

  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一个被无尽的血色荒原覆盖的世界,数以万计的无依的灵魂在这片大地上游荡,惨烈的哀嚎被风席卷着遍布每个角落,每走一步都能看见从土地里伸出的被腐烂的皮肤组织包裹的残肢,冰冷的血液从这些东西中流出,浸湿四周的土壤,其中裸露出的惨白骨骼像是兵刃般闪着寒光。

  在这个梦里,唯一能感到的就是绝望和麻木。

  于是他挣扎着从这个无望的梦中醒来,从缭绕着死亡气息的地狱中抽身。

  大约不知何时在地板上睡着了。

  冷汗沾湿了身上轻薄的衣物,寒冷更是像锁链一般将他牢牢地束缚在地面上,但他只是徒劳的喘着气,任由漂浮在空气中的细小灰尘卷进他的肺部,余下的浊气又从那双冰凉柔软的双唇中吐出。

  他的胸膛猛的鼓起又缓缓的落下。

  心脏剧烈的鼓动声清晰可闻,像是一声声惊雷在这个空寂的房间中炸响,又像是一下下撞击他脑髓的巨锤,平白的把他为数不多的情绪从封闭的心脏中挤出。

  会死掉。

  任由那些多余的情绪主导思想的话,名叫Emiya的这个个体就会马上死掉。

  像是梦境中的那些人一样,被绝望吞噬,然后在黑暗中等待腐烂。

  但他没办法阻止自己,那些早就被他遗忘的东西像是要把他吃拆入腹一般舔舐着他身体的每个细胞,然后从干瘪的血管中汲取无数不多的血液。

  忽然间,他在模糊的视线中捕捉到本不该存在的光。

  只是朦胧的一线,从某个微小的缝隙中挤进这个被黑暗掠夺的世界,打在离他不远的一侧,在微微停顿后,这道光芒忽然扩大,直到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其中。

  ——温暖的想直接睡下去啊。

  他朦朦胧胧的想着,接着嗡嗡作响的耳朵捕捉到了杂音。

  “…Em…iy……a……”

  是有谁在叫他吗?

  “……emi…ya…Emiya……Emiya……”

  啊啊,听到了呢——

  他睁开眼睛,撞进那双温和的黑色双瞳之中。

  那是属于一切的起点的眼睛,从过去到现在,一直指引着自己走下去。

  但谁又能保证这不是一个谁也没注意到的诅咒呢?

  “切嗣……”他轻声道。

  门扉又一次合拢了,但这一次他觉得自己身边坐着一道光,击退他身上密布的寒冷。

  切嗣并没有说话,他只是沉默的看着他,一双干燥的大手搭在他的右手上,将他轻轻拉起。

  有温暖的体温从两人紧贴的皮肤中传递过来。

  接着又有人陆续进来,爱丽,伊利亚,凛,saber,樱,藤姐,一成,最后是他自己。

  那个橙红色头发的,一直被自己厌恶着的卫宫士郎,却又是让他想起曾经忘却的过去的唯一一个理解他却从没有承认他的敌人。

  他们靠近他,接触他,为他擦掉身上的汗渍,手掌覆盖在他的脸颊上亲吻他冰凉的眼角。

  而卫宫士郎站在他的面前,朝他伸出手。

  “真是狼狈啊,还能走动吗?”

  他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人的眼睛,企图在其中捕捉到什么,犹豫,后悔,怯弱或是别的。

  但什么也没有,除了坚定之外,那里面什么也没有。

  这个人眼睛里的自己也是如此吗?

  他沉吟着,缓缓抬起手。

  然而就在他下定决心伸出手时,眼前的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一切就像是狂风中细砂堆积的城堡那样轻易的溃散,棕色的地板被渚色的地表取代,白色的天花板变成遍布齿轮的暗黄色天空。

  他一个人站在越积越高的剑丘之上,朝虚空中伸出被暗红色血迹覆盖的左手。

——————fin——————

好了,完了,轻拍【跑

评论 ( 2 )
热度 ( 41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