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目前已经退出弓受坑啦,感谢每一位小伙伴地厚爱(鞠躬)

【枪弓】归

想写甜的……大概就是库丘林不再的空隙小艾米亚和歹徒斗智斗勇,结果两个人和坏人都去了警局之后的事情……

枪X幼弓

————

“麻烦你们了。”

库丘林从警察手里接过艾米亚,接着得到对方一个大大的白眼。

警察又看着艾米亚说了几句批评的话,最后把手搭在艾米亚银白色的头上狠狠的揉了揉。

“不过这小鬼还真是聪明。”

刚刚挨完骂的库丘林跟着哼哼了几句,结果不出意料的叫艾米亚用力拉住了头发。

他不动声色的把艾米亚抱得更紧。


“自己走不了就好好待着别动,老子还有抱你的力气。”

“哈,”艾米亚窝在他怀里挣扎了一下,带动腿上的伤疼得他倒吸了口凉气,“你以为是谁的错?如果不是蠢狗的动作太慢的话也不至于弄到这个地步吧。”

“你叫我狗了吧!”库丘林不由自主拔高声音,但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决定不和受伤的小孩计较,“敏捷D还真是敢说啊。”

艾米亚哼了一声没理他。

“不过我说你啊,一个小屁孩和歹徒斗什么?要不是老子及时……”

“就是因为你没有及时赶到我才出手的可不可以?还有你看不起我吗?”

艾米亚眯起眼睛,那双钢灰色双瞳的色泽被压缩后从承载它的地方迸射出来。

库丘林不自在的从对方裸露出的褐色脖颈处移开视线。

“这种事应该交给大人。”

“如果是你这样的大人的话。”

库丘林难得的没有接话,他的视线慢慢的扫过街上各色的店面,从甜食店挪到礼品店又扫过首饰店,最后停到一座装修颇好的成衣店上。


“买这个干什么?”艾米亚坐在甜品店的座位上小声嘟哝着,大红色的围巾衬得他的脸红彤彤的。

“你的不是丢了吗?”库丘林手指点着桌子随意要了两份挪威蛋糕加奶茶,眼睛倒还是紧紧盯着他对面的小孩。

“那也不用……”艾米亚没有说下去,他的眼神游移了会儿,最后停在桌子上的白瓷花瓶,“现在不回家吗?”

“着急什么?”库丘林一手托腮,饶有兴趣的看着对面难得害羞的臭小孩,鲜红色的眼睛因为感兴趣而微微眯起,“小孩伤心的时候不是喜欢吃甜品吗?”

“哈?”艾米亚的视线从花瓶挪到库丘林身上,微微扬起的下巴配上斜视的眼睛,跟平时嘲笑库丘林的样子完美的重合了。

“脑子被狗吃了吗,库丘林?那是女孩子。”

说这种话的小孩还真是不可爱啊……

库丘林苦恼的扒了扒他那头蓝色的长发,接着粗鲁的把金属发箍揪下来,套在指尖转了几个圈。

“你这家伙啊,什么时候说话能好听一点儿?如果看你不是小孩老子早就揍你了。”

那就试试看——艾米亚的眼睛里写着这样的话。

蛋糕被端上来了,黑色的糕身上点着几颗红色的草莓,鲜艳的色泽让人食指大动。

库丘林一叉子叉到蛋糕上,抬起头正好看到对面的艾米亚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看着他。

不愧是狗——库丘林从他的表情里读出这样的话来。

不过好歹安安全全的吃完这顿饭。在外面吃东西时艾米亚还是很注意给库丘林留点面子的,虽然在别人眼里也没有好到那里去就是了。

出去时艾米亚坚持没有再让库丘林抱他,理由就是库丘林抱他的姿势很难受,弄得他想吐。

库丘林耸了耸肩,没有反驳。

结果没走几步库丘林就发现那个喜欢逞强的小鬼在大街上困得差点摔倒,还是他在对方一头杵在地上的时候及时把他抱起来。

“老子就说小子你少点逞强,偶尔依赖一下老子也没人会笑话你的。”毕竟只是小孩子,他在心里加了一句。

艾米亚实在太累了,他在库丘林怀里象征性的挣扎了两下就放弃了,白色的脑袋往库丘林的颈窝里缩了缩,又不舒服的团了团身子。

“快点回家。”他小声说。

艾米亚声音里有困倦带来的沙哑感,听起来有几分符合他这个年纪的软糯的味道。

库丘林心情很好的应了一声。

后来走出去没十米库丘林就听见对方绵长的呼吸声,温暖的体温从两人紧贴的身体上传递过来。

“到底是小鬼。”他小声说了一句,心情颇好。

“还是不打出租了。”

犹豫了一下,库丘林小心翼翼的掂了掂手里的小鬼,迈开停下的步子,缓慢而平稳的沿着路灯开拓的道路走去。

————end————


评论
热度 ( 52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