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目前已经退出弓受坑啦,感谢每一位小伙伴地厚爱(鞠躬)

【枪弓】游戏内外

【卧槽!你他妈速度快点会死吗!】

在一片灰白的游戏界面上,库丘林黑着脸打了这么一行字。

画面渐渐由灰变黑,他看到自己的尸体被传送到副本门口。

站在外面刷副本的人太多,他的尸体淹没在一片人头之中,隐约还看见几个来回跑动的挤不进去的玩家焦躁的在他蓝色的紧身衣上留下几个鞋印。

当然,这是库丘林气过头的幻觉。

因为缺少了一个大将,和他一队的另外几个倒霉孩子也一并回到了副本门口。

等着caster职介的美狄亚把他们复活以后,库丘林立即一个鲤鱼打挺蹦了起来。

【老子不干了!】

他操作着自己的游戏人物围着副本门口的人群团团转。

【说了找远程输出,找远程输出!现在又死了吧!妈的,老子在这里卡了半个月了!】

【冷静点,表哥,我们不是还有caster吗?】

一旁和他选了同一职介的迪卢姆多开口安慰他,却没想到这一下彻底点燃了他家以暴躁著称的表哥的火药桶。

【奶妈除了加血以外伤害值能超过200吗!】

一直冷眼旁观库丘林发疯的美狄亚不干了。

【你说什么呢死狗!】

【你说狗了吧!艹,老子今天……!】

迪卢姆多一看形式不对立马扑过去打圆场。

【等等等等,表哥,我之前和卫宫家的老爹借了他家的弓兵来用,估计很快就上线了。】

他有点汗颜。

谁都知道他和卫宫切嗣不对付,编出这么显而易见的谎话不知道库丘林信不信。

但这也的确是最优解,卫宫家的那只弓兵是公认的厉害,这时候找个路边的野生玩家还不知道会叫库丘林怎么念。

果然,说完这话美狄亚立即冷哼了一声不屑的看着他。

迪卢姆多尴尬的挠着头,谁让他不擅长说谎呢。

不过显然他低估了自己表哥的神经大条程度。

【妈的,这还不错。】

库丘林说,看起来心情有些好转,但依旧还处在一片阴郁之中。

【那家伙什么时候来?这么不负责任,等他来了老子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

打着哈哈陪笑的迪卢姆多还没意识到,他从现实延伸到游戏中的幸运E的倒霉程度,实在不是盖的。

向来不在白天上线的那个【卫宫家的弓兵】上了线,好死不死还来刷爱因兹贝伦城堡的副本。

这他妈该死的幸运E累积!

迪卢姆多难得的在心里骂了句脏话。

不过还好,他和这个archer私下关系还不错,现在只要上去和他说一声帮帮忙圆个慌就好了,乐于助人的艾米亚一定会同意的。

但已经做好最坏打算的迪卢姆多不知道,三个幸运E的叠加效果,足以逆天。

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一直在旁边打转的库丘林用他的敏捷A扑了过去。

【该死的!】他又恢复了之前的暴躁,【怎么那儿都能碰见你!】

红衣弓兵杵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没搞明白对方在说什么。

迪卢姆多本来想提醒库丘林陌生人之间发对话会被系统直接弄成乱码,但考虑到现在事故的混乱程度,他决定对库丘林保持沉默。

谁也不想知道他家表哥和那个弓兵的爱恨纠葛,谁也不想。

向来了解自家表哥尿性的迪卢姆多如是想。

在迪卢姆多还在累觉不爱的时候,那边正进行乱码攻击的库丘林收到了弓兵的第一句回话。

【ni shei?】

他用拼音回话。

库丘林在心里骂了句娘,这该死的系统怎么回事?!

【ni bu ji de le?wo shi#%&hsownciaj#&&$*】

后面又变成了一堆乱码。

想了半天没想到办法急的团团转的库丘林看到消息界面的小喇叭一闪一闪的。

他点了过去。

一个好友申请弹了出来。

点了同意,他立即发消息过去。

【你不记得了?!那天在战场上好不容易快要打赢了却被你的爆炸削掉最后一点血皮然后死掉的那个!】

这件事迪卢他们不知道,而在两个当事人之间说出来库丘林实在不觉得丢脸。

对方给他发了个疑惑的表情,紧接着一段长长的对话蹦了出来。

【抱歉,我觉得这一切都是阁下的幸运值在作祟,和我完全没有关系,战场上情况有多混乱想必一直在这里混的你也该了解吧,如果为了不伤害多余的“敌人”的你,就放弃胜利的机会,那是不成熟的小孩子的行为。如果你只是为了这件事让我道歉的话,那我在这一段话的开头已经说过了,如果你单纯只是找茬的话,那我可要找你的主人谈一谈了,毕竟放任你在公共场合上撒欢也是主人的错不是吗?】

这一段话很长,不喜欢拐弯抹角的库丘林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对方这是在骂他是狗。

库丘林气急败坏的拿出枪砍了过去,却因为好友关系攻击直接变成了miss。

他气不过又发了几段骂人的脏话,结果被系统一个不留的屏蔽了,最后变成几个意义不明的单字。

【我—你—!等——你————!!————————!】

红色的横杠血淋淋的像是对世界的控诉,于是库丘林爆发了。

【开PK模式!】

他堵在弓兵面前颇有几分强迫意味的说,还在句子后面加了几把滴着血的菜刀。

对话框诡异的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又一闪一闪的亮了起来。

【等过几天我会找你的主人商量给你带项圈的事的。】

收到这句话后,对话框立即黑下来,他面前的弓兵也从原地消失了。

艹!

眼睁睁看着对方下线的库丘林一把甩开键盘,满肚子的怒火让这一泄愤举动造出的声音在一片敲击声中尤为突出。

碰撞的噪音甚至压下了隔壁打电话的说话声。

一直说个不停的声音停下来,他看见有个白色的脑袋从隔板的一侧探了出来。

“这是公共物品。”他皱着眉打量着库丘林,“稍微展现一下你的公德心也不是坏事。”

说罢,白发男人站起身,库丘林注意到他的一只手里抓着外套,另一只手捏着库丘林熟悉的游戏充值卡。

没什么表情的又看了库丘林一眼,看起来年纪和他差不多的男人径直走到垃圾桶前,将已经作废的卡片扔了进去。

听到动静的迪卢姆多从他的隔间探出头来,他不知道库丘林和那个弓兵之间发生了什么,所以他镇定自如的打了招呼。

“怎么了?艾米亚,这回跑这么远来玩?”

“那边停电。”男人语气温和的说,“我来做完剩下的时限任务。”

迪卢姆多点头表示明白。

“还有事,我要走了。再见。”

和迪卢姆多打了招呼,艾米亚抬脚离开。

他一眼都没看库丘林。

等艾米亚的身影完全消失了,库丘林立刻凑过迪卢姆多身边。

“迪卢,他是谁啊?”

“嗯?”迪卢姆多困惑的看着库丘林,“表哥你不知道,他就是我说的那个弓兵啊?你们之前不还站在一起聊天的吗?”

耿直的迪卢将之前撒谎骗库丘林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库丘林并没有深入思考,他只是捏着下巴沉默下来。

哦,还真他妈是个缘分。

库丘林心情忽然明朗起来。

他勾着迪卢的肩膀凑近他身边压低声音说道:

“迪卢,记得介绍给老子认识认识。”

——end

评论 ( 8 )
热度 ( 46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