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红茶受都吃,可拆不逆,博主无节操,欢迎同好前来搞基

【枪弓】实验

中午上了实验课后想到的梗,文笔渣慎入

————

“游标卡尺不是这么读数的。”

艾米亚从一个黑发学生的手里拿出尺子,右手握着一指长的玻璃座卡上去。

“这样,”他示范了一下,然后递回去指着一个小数字给学生看,“高中应该学过吧,刻度对齐。”

那个学生忙不迭的点头,接过艾米亚手里的尺子又开始重新测量。

艾米亚直起腰,看了眼四周。

——几乎全部学生都在测量,或者记录数据,除了那个总是在他没课的时候往自己实验室跑的蓝发的大一新生。

他皱着眉犹豫着是否走过去问对方遭遇了什么难题,虽然他不认为这个测量折射率的实验有什么难的地方。

“老师!”
一个学生站起身举手叫了艾米亚,他揉了揉额角,有些疲累的走过去。

“怎么了?”

“这个,小烧杯玻璃的厚度会影响水折射率的测量吧……”

艾米亚心不在焉的应和着,一一帮对方解决完难题,再次抬头的时候,看见那个蓝发的学生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有事吗?”

他问了个不是老师该问的问题,反应过来想要改正的时候却注意到了对方深锁的眉头。

“你出来一下。”

库丘林——那个蓝发的学生——拉着他的手腕有些霸道的往外拖他,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有制止。

因为不管怎么说,挣脱不开一个学生的拉扯这种事还是不要在人群中扩散为好,况且这里还有卫宫士郎那小子。

**

“到底什么事。”

艾米亚揉着自己被捏红的腕骨,有些不耐烦的、带着一点任性般的问着眼前的学生。

他感到了麻烦,而且是大麻烦。

“我之前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事?

艾米亚疑惑的看了眼库丘林,又迅速将眼睛转开。

是让自己做他的导师吗?还是让他帮他申请提前撰写毕业论文的机会?亦或是想要加入自己的实验室?

艾米亚仔细的思考了一下。

实验室的确有点缺人,但他不是很喜欢用大一的新生,不过既然对方都说出来了,同意也没什么,带人的事可以找实验室的研究生代替。

“好吧。”艾米亚放松下来,“给你三个月的试用期,不满意的话我会随时叫你离开,可以吗?”

“试用期?!”

库丘林因为对方同意而雀跃起来的心脏狠狠的沉了下去,他瞪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这种事还需要试用期?!”

“为什么不需要?”

艾米亚有点生气了,他听见教室里面学生说话的嗡嗡声越来越大。

库丘林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思考了一下,过一会儿又试探的问。

“以前……你也是这样……?”

“不算吧……”他顿了一下,又说,“我一般不要大一大二的学生……唔,读研的最好,他们有经验,不过也有一个月的试用期。”

“有……经……验?!”

库丘林神色变化着,似乎很是痛苦,过了许久他才缓过来似得张开口。

“老子……我觉得这和……那个,年龄,没有关系吧……?”

“你还真是……唔,自信。”

艾米亚有点想要回去继续看那些可爱笨拙的学生做实验了,虽然他并不是很愿意放下自己负责的实验而跑来这里做学生的指导老师。

“经验这种东西可是需要累积的,”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库丘林,“就算是天才也一样需要进行多次的操作,况且我不认为你属于……”他轻笑了一声,补充道:“天才的行列。”

“累积……操作……”库丘林喃喃的瞪大眼睛盯着艾米亚念叨着,最后终于像是下定决心似得狠狠地拍了一下艾米亚的肩膀。

“我会努力的!”

他说,并且很快的抛下了艾米亚迅速下了楼。

艾米亚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对方蓝色的身影拐下楼梯,他迟钝的看了看表,又想到什么抬起头朝着那个方向喊。

“你的实验报告还没交!”

不过库丘林早就消失的没影了。

他摇了摇头,有些疑惑,听到里面有学生叫自己,终于把这事放下了,走回教室。

三个月后的第二个礼拜星期二,他接到了自那件事再也没见到过的库丘林的邀请。

星期三的时候他向学校请了假,并且错过了自己一直期待的一个物理界泰斗的讲座。

————end————

评论 ( 7 )
热度 ( 29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