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目前已经退出弓受坑啦,感谢每一位小伙伴地厚爱(鞠躬)

【枪弓】玩笑

Archer死了。

Lancer晃了晃手里的盖博尔加倚着一颗半死的枯木坐下,视线从不远处四溢着灰尘的巨坑挪到躺在地上的银发男人的身上。

“Archer……”

他不明意味的念叨了一句,嗓子因为刚才出绝招时发出了嘶吼而变得有些哑。

“……干什么。”

男人没有起伏的问句明显的不合时宜,Lancer剧烈的咳了两声,一口腥甜的血从烧灼痛感的喉咙里溢出来。

“混蛋……!!咳咳!!你没死吗?!”

“……我为什么要死……”

Archer小声的嘟哝着,断掉而正在愈合的脊椎明显让他不适的皱着眉。

“……唔,也是。”

Lancer也嘟囔了一句,他直起腰,右臂一甩,红色的长枪立即化成粒子消失在空气里。

“你输了,Archer,有什么要和老子说的吗……啧。”

Lancer后悔的咂着舌,他几乎能想到下一秒出现在弓兵脸上的熟悉的嘲讽表情。

“……不是,你听老子……”

“……唔,也是。”

Archer有些困难的小幅度点了点头——他的脊椎修复了大半,这让他有能力侧过脸看着傻坐在那里的尴尬的Lancer。

“成王败寇,”他说,并且缓慢的,像是思考着什么的眨了眨银白的眼睫,“……你可以现在杀掉我。”

“老子要是想杀你早就杀了。”

Lancer并没有被弓兵的不正常惊讶太久,说真的,他对于Archer的出人意料已经习惯了。

“唔,也是。”躺在那里的弓兵再次让人大跌眼镜的赞成了枪兵的话,他动了动刚修复的被Lancer卸掉的双肩,不在迟钝的神经将久违的麻木痛感又一次传递过来。

“这样吧,我可以满足你一个要求……啊,当然前提是我能做到……就当做你这次手下留情的谢礼吧。”

Archer在“手下留情”那几个音节上加重音,接着像是要嘲笑着谁的样子勾了勾唇角。

“老子才不————”

Lancer及时的闭了嘴,他微微眯起眼睛,看见已经坐起来的弓兵正疑惑的看着他。

“让老子想想。”

他说,并且同时注意到那个意外平和的Archer不耐烦的皱起了眉。

“——该说不愧是……”

“你敢说那个字老子就打断你的腿。”

Archer嗤笑着抿了抿嘴,接着扶着膝站起来,同时用魔力修复了一下破破烂烂的武装。

Lancer盯着弓兵,犹豫了半响还是开口。

“……你,还很注意外表吗。”

“嗯?”Archer疑惑的看了他两眼,又想到什么似得笑开,“我和——啊,…………可不一样。”

Lancer直觉Archer说了不该说的话,但之前累积的丰富经验让他及时的止住将要脱口的质问。

“……算了。”

Archer收起脸上的表情,恢复和讽刺一样常见的冷淡的模样,兴致缺缺的背过身,留给枪兵一个同样熟悉的红色的背影。

“你想起来再说吧,走了。”

“喂……!”

Lancer先于意识叫住了正要灵体化的男人,然后看见对方表达着询问的灰色眼睛。

“呃……老子……怎么说……那个……”

耐心等待着的Archer叹了口气,伸手向后顺了顺因为战斗而狼狈塌伏下的头发。

这让他那张被血和灰尘浸染的难得柔顺和平且稚气的脸重新变得坚毅。

“你想说什么?后悔没有杀我了吗,那还真是抱歉,我可没打算……”

“老子可没那么说!”

Lancer气急败坏的打断对方的休休不迭,注意到对方熟练的挑起嘴角后,才后知后觉的危险的眯起眼睛。

“混蛋…你这狐狸在打什么主意?”

“……随你怎么想。”

Archer略显冷淡的应和了一声。

他往上勾了勾嘴,又落下,那双尖刻的像是一团燃烧的冰块似得眼睛失光般的沉淀下来。

Lancer低骂了一句自己管不住的嘴,在抬头的时候便只看见了对方消失在空气中的红色的衣角。

“混蛋……”

==

和题目没关系系列

愚人节快乐

评论
热度 ( 27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