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目前已经退出弓受坑啦,感谢每一位小伙伴地厚爱(鞠躬)

【士弓】迷途 1

文笔渣,脑洞

短,试水

慎入

**

page、1

**

“一间二等房。”

“3500日元,305号,慢走。”

身上裹着宽大棕色斗篷的橙发青年礼貌的朝前台笑了笑,接过钥匙,顺手轻松的将之前放置在地上的一个巨大的旅行包甩到背上,朝背后偏了偏头。

“走吧。”

他身后还站着另一个人,因为被同色的斗篷包裹的太过严实所以看不出任何性别特征,但与青年同高的个头和唯一露出的坚毅的下巴还是让人能大致猜出他是个和青年差不多岁数的男人。

那个男人似乎有些不悦,但迟疑了一会儿还是跟上了青年的脚步,两人并肩挤在狭窄的楼梯道里走了一会儿,又一前一后消失在楼梯的拐角。

**

“明明是Archer你自己说得最好不要分开免得遇到危险来不及照应。”

卫宫士郎一边将旅行包从肩膀上卸下来小心翼翼的放在地板上,一边和跟在身后一直不出声的Archer说着话。

他从夹层取出一封来自伦敦的跨洋信件,撕开封漆,从里面倒出一张颇有历史感的信纸和一把铜色的镶着宝石的钥匙。

“我说的近一点是隔壁房而不是同房,小鬼你的脑子终于退化成单细胞动物的了么。”

“单细胞动物是没有‘脑’这种东西的吧。还有……”士郎叹着气将手里的东西放在床前的小桌上,站起身走到被叫做Archer的男人面前,伸手在两人的脑袋上比了比。

“我和Archer已经一样高了,不要叫我小鬼。”

男人揭开罩在头上的兜帽,露出下面异于常人的银发和透着冷光的钢灰色眼瞳,迎着青年无奈的视线略带嘲讽的直视过去。

“说是小鬼可不只是身体呐,笨蛋小鬼卫宫士郎。”

“……”

放弃和嘴炮等级EX的英灵争辩,士郎重新做回地上,将之前拿出来的信件展平摊开放在膝盖上。

“……而且要是不和我住在一间的话,Archer会很不方便的吧。”

“自说自话些什么啊你这家伙,只有和你在一起才会不方便。”

“是是……”

他将看完的信递给站在一旁的英灵,对方没有接过去,反倒是蹙着眉站了一会儿,直到士郎重新把手收回去,才开口道。

“……是凛?”

“嗯……”他沉默的斟酌了一下字句,才再次开口,“我和她说了一些你的事,不过那边在时钟塔里,为了安全只说是遇到高手召唤的使魔……要是凛的话大概会懂吧。”

“呣,那可是跟你完全不一样的魔术师啊,难得聪明一次啊,小鬼。”

男人与其说是赞扬不如说是挖苦般的抱起臂,朝着那边正从背包里往出拿一个简略的木质盒子的青年挑了挑眉。

“少数一句不会死吧,Archer?”

“会生不如死,所以不用在意我,我会按自己的意思做的。”

“性格越来越恶劣了啊,你这家伙。”

“承蒙赞赏。”

说是完全说不过去的,深知结果的青年识趣的在被打击的体无完肤之前住了口。

由封印魔术锁住的盒子被凛寄过来的钥匙打开,士郎取出放置在里面的几个小小的瓶子,转手丢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Archer。

“摆脱她制作的补魔的药水……虽说契约似乎是建立成功了,但好像不能完全连接供魔,先凑活一下吧。”

“唔,的确,帮了大忙了。这边虽然日常行动不成问题,但遇到战斗还是有些勉强。”

难得没听到英灵的嘲讽,士郎诧异的看了过去,在看到英灵绷得笔直的唇线之后,又想到什么似得闭上了嘴。

啊啊,也是,以守护者下届,却在战斗中却切断供魔还和正好在附近的自己建立契约,不能灵体化,任务不明确,随时可能失去个体意识变成杀戮机器,怎么看都是最糟糕的情况了吧。

“想什么呢,小鬼?”英灵平静的翘起一边的嘴角,“放心吧,眼前的都是些既定事实,既然阿赖耶那家伙选择了你,就说明你是这个任务的最优解,应该不会随便叫你死掉的。”

“什么啊,”抿着嘴,青年将视线重新投到了自嘲般笑着的英灵身上,“只是觉得现在的话,想要传达给Archer的东西,能完完全全的传达到了吧。”

看着英灵有些不理解的皱起眉,士郎沉沉的从胸口里吐出了郁结在心中的长达五年的气闷。

“现在的话,就能毫无遗憾的完成当年的承诺了吧。”

“我啊,想要包括Archer在内的所有人幸福,并不是随口说说的啊。”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的TBC

大概是个秀恩爱的故事?

总之,是个冷静的成长起来的士郎和守护者弓的故事

PS:因为不会写肉所以叫凛开了金手指的样子wwww

评论 ( 3 )
热度 ( 44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