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红茶受都吃,可拆不逆,博主无节操,欢迎同好前来搞基

【金弓】改变

短,渣,慎


金皮卡最近有点不一样。

当然了,并不是那种一看就能看出来的不一样,而是需要异常熟悉他的、被他糟糕且目中无人茶毒的人才能发现的、细小的、十分正向的改变。

最明显的一个,便是最近出现在大家面前讨嫌的概率明显减少了,同时意味着他请大家去五星级饭店吃饭或者私包温泉旅馆的次数从一周两次降到了零。

这不是个好兆头。

每次闪闪请客必到场的远坂凛摸着下巴,严肃的想。

**

“这太奇怪了!”黑发少女在包间震耳欲聋的背景音乐里朝着坐在自己旁边的被她强拉过来的卫宫士郎耳边吼道,“他既然说八点以前回家!”

“八点!”愤怒的少女指着自己的表盘,“八点!哦天哪!那只金皮卡已经成功由白痴富二代进化成白痴老年人了吗?!八点!”她不由自主的又一次重复,“我一个女孩子都不会八点前回家!”

“也许他只是……额,想早点休息?”

被远坂就这抑扬顿挫的节奏连着在腿上拍了好几巴掌的卫宫士郎呲牙咧嘴的接上话,坐在一边明显没有玩在心上的吉尔伽美什骄傲的瞪了【完全不知道他有什么好骄傲的】他们一眼,接着转回头,以一个异常显眼的、极度不耐烦的频率和强度开始抖腿。

远坂凛一拳将堵在自己面前的士郎拍到一边,接着以一个雄赳赳气昂昂的气势走过去,坐到了吉尔伽美什的身边——她平时只有想叫闪闪花钱的时候才会坐过去。

“英雄王,”她叫起来对方在社交网站上用过的异常中二的名字,“对于王来说,八点是不是太早了一点?”

她还没玩够,至少现在没有,而且,她还要知道吉尔伽美什变奇怪的原因。

——她可不相信那些说这个金闪闪叫了居家好老婆的人,因为怎么看这货的女票都是那种比较……唔,怎么说呢,某一方面异于常人的那种。

远坂耐心的等着对方回答,她也同时做好了对方会说出“王决定的事全是正确的你胆敢有异议吗杂种”这种文不对题的答案。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那只永远只会强词夺理的金皮卡,少见的,从齿缝中,发出了一阵阵类似于牙痛的声音。

“本王……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有异议吗杂种!!”

“没有。”

远坂凛吃惊的瞪着他,甚至恨不得剥开眼前这个人的皮看看下面那个是不是真的他们所认识的吉尔伽美什。

“这太奇怪了。”

远坂重新退回卫宫士郎的身边。

“那家伙疯了吗?哦,我想起来了,前几天,他是不是把一道菜打包回去了?”

远坂凛盯着不远处依旧摆出一副牙很痛的纠结神色的闪闪对着一旁的士郎开口。

“……好像是。“卫宫士郎露出一个类似于胃疼的表情,”好像是说这道菜不错拿回去给faker什么的。“

“faker?”

“的确是这样读的……”

“等一下……”远坂凛做出了一个暂停的动作,“你是说,那个金皮卡将一道自己喜欢的菜包回去送给了一个叫faker的人吃?”

"据我所知那道菜是吉尔伽美什提前点好但是却没端上来而是直接拿走的。“

“等!一!下!”远坂觉得自己的胃也开始隐隐作痛,“他把他喜欢的送给别人?不对……他把他喜欢的东西拿回去和人分享了……哦,天哪,好吧,我错了。”黑发少女纠结的皱起眉头,“不要在说了,我承认我错了,八点……好吧,八点就八点,我可不想听到什么类似于金闪闪被门禁限制到八点以前……”

“你说对了……”向来对女孩子异常温柔的卫宫士郎少见的打断了远坂的话,他的目光笔直且呆滞的看向包间的门口,“刚才吉尔伽美什接了个电话,现在……他抓着外套离开了。”

“……”

寂静的夜色里,一辆黑色的名贵限量版跑车在裹着月光的马路上,绝尘而去。


————

“晚饭只留到八点,八点前不会来就去喂狗。另外,那天你拿回来的那道菜还不错,我已经学会了,今天晚上做给你吃。”

“本王更想吃别的……”

“……什么?”

“没什么,faker,快去给本王准备吧。”

Emiya,今天也在被吃干抹净的未来里尽职尽责的努力前行着。


————end

评论 ( 19 )
热度 ( 141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