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目前已经退出弓受坑啦,感谢每一位小伙伴地厚爱(鞠躬)

【金弓】没有题目

他们是个什么样的人?哦,老兄,你可问了我一个难问题啊……

的确,是的,你说的没错,他们很怪……唔,也许只是特别?哈哈!但是不得不说,我们这的人都很喜欢他们!

你知道,这儿是个被遗弃的地方……哦,TMD,我想到了一些往事,那些狗娘养的……啊啊,真是不好意思,老兄,忘掉这些吧,我来给你讲讲那两个人的故事吧。

第一个来这个鬼地方的是那个银发男人——老实说那种相貌的外国人还真是少见——银发褐肤,还有一双像是水泥一样的眼睛。我这辈子听过最奇怪的,也莫过于我们王上那样的金发红眼,像emiya这样的——哦,emiya是那个银发男人的名字——这样的相貌恐怕只要在记述恶魔罪行的诗篇上才能看到。

不过他是个好人……是的,好人。在这样的贫民窑,温饱都是个难以解决的问题,很难想象到还会有人把自己为数不多的食物资源分给别人。

哦,我忘记了,老兄你是第一次来,怕是不知道吧,这里层发生过一场降世的大火,将一切自然与文明都烧的一干二净,自那以后,这里就变得寸草不生了。王都也在很早以前就放弃了这里,在本国人的眼里,这里饲养魔鬼,侍奉地下的达那都斯*……

哈哈,看我又偏题了……我们说到哪了?哦哦,是的,那个男人是个好人……的确,emiya是个好人,实际上一开始他来的时候我们并不欢迎他,新人意味着分出去的食品和水,于是我们用我们这里特有的欢迎方式给他送去了一份大礼……

……哈哈!老兄,你真是聪明啊!没错,我们的人被打的很惨,不过有意思的是,那个小家伙把那些惨兮兮的混蛋们接回家,好好的招待了一顿。

面包,水,还有味道香醇的麦片粥……当然了,还要包括emiya那张毫不留情的嘴——啊啊,当时的我想我这辈子也不想在碰到一次这样的嘴了,不过现在想想还真是怀念啊,哈哈,不错,还有他做的麦片粥。

后来?啊啊,后来。后来他便融入我们这里的生活了,我们常常一起喝酒——他的酒量还真是少见的差——偶尔也会吃一些他做的简单却可口饭菜。嘛,虽说如此,但他很好和我们一起出去,也几乎不参与我们的讨论……

什么讨论?啊啊,只是一些市井小民的牢骚而已,比如我们伟大的王上新占领的领土,王宫里的酒池肉林,我们还有很多次谈到了王上的那个逃跑的男宠——听说他现在被捉回去了?

哈哈!饶了我吧,老兄,只是牢骚而已……哦,愿我们的王身体健康,愿神赐福于他……那还真是多谢了,啊啊,我的确是该管住自己的嘴了,不要在意。

哈哈!

我们接着来说他们的事吧。后来,那个金发男人来了……emiya从来没叫过他的名字,他也没在我们面前自我介绍过,所以我们这里就叫他金闪闪吧!哈哈!我也觉得异常的贴切!

说起来,那个男人和我们的王上一样是金发红眼呢,还真是少见啊。

啊啊,自从他来了以后,emiya就变得——嗯,和蔼可亲多了。你没听错,和蔼可亲!哈哈哈哈!他的毒舌几乎全部都用在了那个男人身上,哦,那种感觉,虽然不厚道,但的确是少见的美妙啊。

不过要是说别的什么的话,那恐怕就是那个金闪闪的态度了——唔,怎么说呢,很是傲慢,一脸目中无人,不过大家是不会怪他的……嗯,的确是看在emiya的面子上,不过也不完全,毕竟那种傲慢到自信的人已经很是少见了,现在的少年人也该学学他——哦,当然了,只是学一点就可以了,毕竟一见面就叫人杂种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

嗯?接下来?啊啊,他们在我们这里住了大概三个月的样子……嗯?是的,有人受伤了,是emiya,唔,外敌入侵?不不,只是猛兽而已……啊啊,也是呢,这种贫瘠的地方恐怕也只有猛兽了吧……

哦,的确,emiya很厉害,如果不是为了救人,他根本不会受伤……嗯,是个抱着小孩的女人,如果你想见她……好好,不需要,我想也是——啊,伤到哪儿了?唔,很严重,是的,他的整个左肩几乎被野兽撕咬下去——你知道的,那种野生的巨狼,不把嘴里咬到的东西撕下去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看到以后都几乎要放弃emiya的左半边身体了,比起命来一条胳膊不算什么不是吗?

啊啊,的确没有,多亏了那个金闪闪的家伙,虽然平时很是不靠谱的样子,但真想不到他能一脚踹死一只站起来足足有一个半人高的狼,哈哈!我还真是对他刮目相看啊!

唔?后来?啊啊,我们这并没有什么可以治疗的器具和药品,所以那个金闪闪的家伙就带着emiya走了……也不知道emiya怎么样了……不过要是有那个金闪闪在,恐怕emiya迟早还没事的吧,哈哈!那家伙可比我们想象的可靠多了,而且感觉并不是个简单的家伙啊……

啊啊,已经这么晚了?哈哈!老兄,和你聊天还真是愉快啊!如果对他们还有兴趣的话下次也可以找我……哈哈!的确,不过并不是什么麻烦事,不用在意。那在会吧,要是有了他们的消息的话,如果可以,可要通知我一下啊!

哈哈!多谢了!再见吧,老兄!

end

评论
热度 ( 75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