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红茶受都吃,可拆不逆,博主无节操,欢迎同好前来搞基

【枪弓】Бабочка на море -1

题目是俄语版的蝴蝶沧海,选俄语只是因为感觉帅而已_(:з」∠)_

总之是个披着架空大背景的养成类RPG

Lancer,加油吧




  “六点钟方向的白色主机,第十二个定位数字,十秒后开始信息爆破。”

  无线通讯里接连传来几声短促的应答,远坂凛默默地的开始倒数,“zero”的尾音刚刚落下,面前的合金大门前的虚拟电脑屏幕便开始了符号的高速刷屏。

  “开始对三点钟方向、十点钟方向、十二点钟方向的主机进行蠕虫病毒入侵,七点钟和九点钟方向的所有主机进行木马入侵,一点钟的数据破坏,二点钟切断连接,剩下的我来负责。”

  一边在通讯里下达着行动指令,一边用十指在面前的虚拟键盘上开展密码破译,穿着红色风衣的少女眉心皱的可以夹死苍蝇。

  直到最后一声“完成”在频道里响起来,她才从右边的接入口拔出u盘,再次插入左边的连接端里。

  面前的屏幕跳出了警告的界面,却只是出现了一瞬整个保护系统便全部暗了下去,少女舒了口气,口袋里攥的死紧的右手也放送下来。

  “safe。”

  “远坂,只有十分钟,你动作快一点。”

  带着明显担心的少年的声音从安静的频道里传出来,惹得少女有些不高兴的努了努嘴。

  “……知道了。”

  心不甘情不愿的应了一句,远坂凛轻咳着重新将注意力放到面前正在逐渐打开的合金大门上。

  严丝合缝的金属保险一点点被撕裂了,位于右方的面部识别锁仿佛坏掉似得闪着绿色的微弱的荧光,一道莹白色的光速顺着扯开的门缝溢出来,在少女的脚下一点一点方正的吞噬着地板上密集的黑暗。

  接着,已经完全适应强光环境的眼睛,看到本该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奇迹”。

  无数手臂粗细的管子从头顶的天花板上垂下,连接在一个足有两米长一米宽的玻璃容器上,又有无数的管子从容器中伸出,与光洁的地面接通,这些通道管像是软体动物的一条条触手一样,贪婪的汲取着这个巨大房间里的养分,而那些贴在玻璃壁上的带着吸盘的线路,则像是这个怪物攀附在骨骼上的神经纤维,靠着神经尽头的中枢【终端】,解决着这个机体所遇到的一切问题。

  这无疑,就是她们要找的目标的“培养皿”。

  少女深深的吸了口气,心里再一次狠狠地骂了那几个占据高层的老不死,最后将目光重新投向在巨大的“培养皿”中沉睡着的男人身上。

**

  “啊啊,又掉链子了。”

  “是呐,又掉链子了。”

  “哎哎,掉链子了。”

  “什么什么?终于还是掉链子了吗?”

  “……你们这些……”

  “嘛嘛,大小姐,掉链子也算是定番了,老子觉得……”

  “Lancer你给我闭嘴!”

  毫不犹豫的打断Lancer的口无遮拦,现FSN的高级指挥之一·终端研究最接近根源的天才·优雅的远坂家的大小姐·远坂凛一点也不优雅的将办公室的桌子拍的啪啪作响。

  “只是一时鬼迷心窍而已!鬼迷心窍!”

  “那老子帮你解决怎么样?啊啊,虽然老子很怕麻烦但如果是大小姐你这样的好女人我倒是不介意……”

  “闭嘴!”

  又一次被远坂警告似得狠狠地瞪了的Lancer毫不在意的耸了耸肩,坐在他旁边的罗宾趴在他的肩膀上笑的几乎喘不上气。

  “我说大小姐啊……”一点也没接收到来自凛的眼神攻击的罗宾抹了抹眼角笑出来的累,不怕死的开口,“那家伙你打算怎么办?总不能养在我们这里吧?先说好我可不行啊,那家伙会被我宰掉的。”

  以一种玩笑的口吻说出了绝对的事实,他叹着气摇了摇头,少见的收起那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来。

  “我觉得这里这么想的大概不止我一个吧。”

  “嘛,虽然有这个打算……”远坂凛叹着气缩回椅子上,一脸心虚的看向站在不远处的卫宫士郎,“虽然是我拿出来的,但是‘本源’还是卫宫吧,怎么说也要拿到他的同意。”

  被点名的卫宫士郎也不意外,皱着眉稍微思索了一会儿便做出了表态。

  “虽说随便拿了我的基因就做了克隆人什么的叫人很生气,”他轻轻的“哈”了一声,“不过说到底已经完全被改造了吧,本源的基因组列恐怕也没剩什么了……而且说实话,见到那家伙的时候完全不觉得……嗯,怎么说呢,和我一点也不一样啊,那家伙,至少外貌上。”

  “因为被完全的基因改造过了啊,”远坂皱起眉,十指交叉,“虽然说似乎是想要在不破坏基因的情况下进行,不过完全不可能啊,技术上和理论上,那么大范围的进行基因改写,培养出来的离本源十万八千里也是肯定的事了。”

  她不自觉地揉了揉眉心,又说道:“而且似乎为了看效果大量的注射了生长激素……体型完全不合啊,若是正常培养现在大概只是婴儿的形态吧。”

  “三四岁的样子……”低声的念叨了一句,少女重新抬起头来,“那么,卫宫你的意见是什么?”

  “……那家伙也是人类吧……虽然说诞生的方式也有不同……就这么直接毁掉实在有点……”

  “那好!”不等他说完,难得性急的远坂博士就一巴掌拍向桌子直接宣布了结果,“意见通过!现在我来分配一下接下来的任务。罗宾你和阿尔托利亚负责我们入侵总部的收尾,美杜莎一会儿和我去找樱整理一下那个家伙的剩余资料,卫宫你负责这时间堆积下来的文件,Lan……库丘林你也跟我过来!好了,解散!“

  罗宾朝着库丘林投去了一个同情的眼神,接着抱着终端幸灾乐祸和阿尔托利亚离开了。

**

  “所以说啊,大小姐,老子对每天看着那个培养皿没有一点兴趣,如果他能出来和老子打一架还好说,那种只能泡在营养剂的东西老子可是一点兴趣也没有。”

  “你给我闭嘴。”

  冷着脸打断Lancer的抱怨,远坂从口袋里摸出磁卡在识别器上刷了一下,电梯应声而开,美杜莎率先踏了进去。

  事先进去将摄像机的影像替换成普通的场景,美杜莎朝远坂点了点头示意完成,剩下两个人这才走进去,Lancer体贴的按下要去楼层。

  “……没叫你看着培养皿……”少女轻轻的舒了口气,不用在意随处的监视器让她放松了不少,“我们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源和总部一样给它提供需要的‘营养’,所以只能让他适应普通人的生存环境,说起来本质上也是人类,应该不会太难……而且这个机体目前的实际年龄只有三岁,”说道这儿她皱了皱眉,“虽然体型上看不出来……我也不觉得那些家伙们会浪费时间给他做心理生理和常识上的必要锻炼,总之……”

  电梯停了下来,少女用不合她年龄的肃然目光注视着一脸兴致缺缺的库丘林,“目前你是我能找到的最好的人选,Lancer,如果可以,要让他尽快的‘成长’起来。”

  “和照顾孩子差不多吧,”她很是轻松的补充了一句,“不过虽然这么说,那家伙不会给你添麻烦的,嘛,毕竟‘基因’已经这么决定了。”

  “照顾孩子不是卫宫士郎那小子更好吗?”

  电梯门打开了,美杜莎不动声色的解除了自己动的手脚,远坂凛率先迈出去,没得到回答的Lancer耸了耸肩,跟着她走了出去。

————TBC

愿上帝保佑我不坑

MD写了这么多【?】怎么两个人还没见面?!

评论 ( 3 )
热度 ( 26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