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红茶受都吃,可拆不逆,博主无节操,欢迎同好前来搞基

【枪弓】Бабочка на море–2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称之为人类史上的奇迹也不为过。

躺在绿色营养剂里的并不是他们以前所见的任何一个克隆失败品,而是切切实实的、从头到脚都和普通人几乎一般无二的沉睡着的人类。

修长完美的身形,包裹着骨骼的紧实的肌肉,上下微微起伏着的健美的胸膛,浅褐色皮肤,微抿的削薄的唇,还有轻阖着的银白色的眼睫以及在液体中轻轻浮动着的同色的短发,无一不诉说着这个男人多么安详的在这个特制的囚笼里沉睡。

若不是男人的脖颈上吊着一个写着“000”号的牌子,恐没人会把他和弊病百出的“克隆人”挂上勾。

毕竟迄今为止,所有成功成活下来的克隆体都暴露了那些无法在技术上解决的问题。比如身体畸形、无法正常生长、缺失器官、感情系统麻木、神经中枢无法正常处理信息,甚至早夭这一点几乎所有个体都无法避免,这么多年来,活的最长的实验体“0278”号,也只不过是在完全隔绝的地方被那些科学家隔着钢化玻璃观察了一年零四个月而已。

虽然同样是养在培养皿里,但注射生长激素成长为成年个体,甚至让他从灭菌箱里出来躺到仪器里检查各项身体机能这件事几乎是任何人想都不敢想的事。

这也是远坂凛想将他留下来的原因之一。

克隆技术是人类文明高度的最佳代表,让这个代表中最成功的结晶就此毁掉,她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不过这也不代表她愿意让FSN那些完全不考虑后果的高层们偷走自己同事的DNA并将其改造为战斗兵器。

克隆人可以享受正常人权这条法律占时还没有通过(实际上法律甚至不允许克隆人的诞生,这项技术仅仅广泛应用于器官复制移植这一方面,但这不妨碍一些人将它研究下去),所以道德观和价值观就成为了是否接受这些家伙融入自己生活的唯一衡量标准。

这也是为什么罗宾会反对的原因了——当然了,要好的同事被不知不觉的利用还是他生气的主要原因。

**

“放他出来。”

简单的像早就在设施里等待的间桐樱下达了指令,远坂凛蹙着眉轻轻的抚了抚搭在肩膀上的长发,不动声色的将目光从刚刚拿到的资料转移到躺在玻璃容器克隆人身上。

浅绿色的液体沿着排出口缓缓的流出,水线缓慢的下降着,为了缓解不适而特意接通的高浓度氧气代替营养剂填充到玻璃皿里,位于容器右边的显示终端上的代表安全的数据条正在绿色的范围上下起伏着。

似乎没有任何的问题,刚才一直紧绷着的远坂凛轻轻的舒了口气,退后一步,示意自从到了设施以后就一直站在里这里不远不近位置的库丘林过去。

“好好看看他,他可是你的未来室友。”

“啧,老子说了吧,老子可不想要这种室友。”

嘴里虽然说着,身体倒是没什么犹豫的走向还在排水的器具前,酒红色的眼睛盯着玻璃里的男人看了一会儿,又咂着舌不爽的移开了。

“喂,大小姐,老子……”

“滋——”

身旁的东西忽然发出一声刺耳的警报,被吓了一跳的库丘林下意识的看过去,正好对上那双死水般毫无情绪起伏的钢灰色的玻璃似的眸子。

啊啊,老子果然,相当的讨厌这个家伙呐。

**

“身体各项特征一切正常,精神也很稳定……”

间桐樱对照着小小的一指长的精密扫描仪上的数据流畅的报了一堆他完全听不懂的很多指标,而站在她一旁的美杜莎则熟练将这些数字填写在表格上。

刚刚醒过来的男人已经被那位大小姐从容器里放了出来,正赤裸着坐在她们特意为他准备的消过毒的椅子上,安静的接受着女孩们对他的身体检测。

他既没有因为一醒来就必须要面对的陌生的环境表现出不安,也没有因为自己在女士面前赤身裸体而羞赧,而是仿佛置身事外般的露出一副没有任何感情的脸来。

与其说是一个人类,倒不如说更像是被人随意摆动的木偶。

库丘林有些烦躁的咋了咋舌,强迫自己将目光从那双自从睁开就一直紧紧盯着自己的没有任何光彩的钢灰色双瞳里移开。

冗长的机器般的报告似乎终于完了,他暗自舒了口气,不动声色的放松从刚才起就擅自感知危险似得绷直的后颈。

“完了吧?老子再说一遍,我对照顾这家伙一点兴趣也没有,就算是大小姐你,也别想叫老子干不想干的……!”

冰凉的触感贴上左臂,他迅猛且快速的甩开贴着自己的东西并迅速转身,同时没有杂质的纯粹杀气在小小的设施里迸发出来。

碰触他的男人在这毫不掩饰的杀意里条件反射的微微瑟缩了一下,钢色的眼睛却仿佛无感似得默默的盯着库丘林,既没有恐惧,也没有高昂的战意。

就像是一潭死水,倒映着库丘林那张因为突如其来的事件而变的凶神恶煞的脸。

时间仿佛静止了,空气在这宛如实质的杀意里渐渐凝结。

打破这一现状的,是率先反应过来的远坂凛。

她扯住那家伙的胳膊粗暴的将他拉扯到之前的椅子上,接着像摆弄木偶一样给他套上事先准备好的上衣。

男人乖巧的坐在那里,叫他抬手就听话的抬起手臂,叫他低头就乖乖的低下头去,仿佛真的是一个特意定制的大型娃娃。

远坂还在碎碎念一些“超麻烦”“笨蛋”“给我乖一点”这些有点前言不搭后语的话,站在一边的库丘林则咂着舌收起杀意,将头转向一边。

“他好像很喜欢库丘林前辈呢。”

“哈?”

不明所以的瞪着不远处的樱,他不耐烦的抓了抓头发,酒红色的眼睛瞟向一边,正好和某双看起来极度不舒服的眼睛对上,又掩饰什么的迅速移开。

“……你怎么知道?”

“他呀,从刚才起就一直看着前辈呢。”

紫发的少女半掩着嘴温柔的笑着,语气里全是带着微揶揄的诚恳。

“明明只有库丘林前辈凶了他,却还只是盯着前辈不放呢。”

“……”

下意识的朝着另一个当事人那边看过去,果真再一次碰上那毫不掩饰的目光后,又不自在的迅速移开了。

“……老子可不喜欢他。”

“不喜欢也得给我喜欢。”

已经将最后一粒上衣扣子扣上的远坂凛完成什么大事似得满足的拍了拍手,接着气势十足的插着腰转向库丘林的方向。

“大概是雏鸟效应……你可是他看见的第一个没穿白大褂对他做奇怪的事的‘异类’,总之既然他这么喜欢你那就省事多了。”

“喂老子……”

“闭嘴!”

无视了他的抗议,凛十分优雅的再一次的抚了抚肩上的长发,指着依旧盯着库丘林不放的半裸男人下达了最后的命令。

“过来给他穿上裤子,这可不是淑女该干的事。”

——TBC

如果这坑能完我就去填以前的坑

容我竖一个不详的flag↑

总之可能有第三章

评论 ( 4 )
热度 ( 26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