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红茶受都吃,可拆不逆,博主无节操,欢迎同好前来搞基

【枪弓】赌城

archer赶到赌场的时候,caster正挤在一堆光着膀子的男人里面嘶声力竭的喊着“大大大!”。

他扶着额头叹了口气,视线越过几个几张堆满好像活生生的行尸走肉的赌徒的桌子,看向挂在墙上的一个古董似得钟表上。

22:22——真他妈是个好时间。

archer板着脸走过去,忍受着身边无处不在的烟味、臭汗味、以及不知道是那个家伙的口臭,抓住那个即使在人群里也晃眼的不行的男人的辫子,毫不顾忌男人的惨叫,将他拉了出来。

他拖着男人走了几步,又放开,盘着手臂皱眉看向不远处几个朝着他们指指点点的服务生,叹了口气。

蓝发男人还在捂着头惨嚎,archer不为所动的站了一会儿,终于忍无可忍的大开了嘲讽。

“我还真是吃惊,伟大的光之子大人既然混迹在赌场,而且堕落到如此程度……”他哼了一声,“不过这地方还真是适合你啊,看看,肮脏,混乱,弥漫着一股……恩——狗……”

“archer,老子拜托你闭嘴,虽然我比Lancer那个白痴脾气要好很多,但不代表我不会生气……尤其是你提到那个字的时候。”

archer用鼻子里发出的轻哼声表达了他的不屑。

“那现在我们伟大的光之子大人玩够了吗?不过在那之前,请劳驾转动一下你那内容物几乎为零的大脑,想想这是否会给别人带来麻烦……好了,走吧,master已经等了很久了。”

“所以说啊,archer你这家伙……”caster叹了口气,疾走几步挡在银发男人的身前,“好歹等老子赌完这一局啊……之前全部都输掉了,最起码叫老子赢一次啊。”

“愚蠢。”

男人闭上眼摇了摇头,又睁开瞥了似乎不达目的不罢休的caster——虽说职阶不一样了,但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可怕执念还是一般无二的继承了下来。

archer抿了抿嘴,最终还是叹着气放松了绷直的脊背。

“你是赢不过庄家的。”他偏过头指了指刚才caster待得位置,“只要赌场的人坐庄的话,基本只有输没有赢。”

caster向前走了几步搂住archer的肩膀,稍微用力便让那个满脸都写着兴致缺缺的男人迈开了步子。

“可是老子赢过几次……虽然只有几次,但是老子的确赢过,而且也赢了不少钱。”

他用手肘推开挡在过道上的一个输的只剩下衣的男人,那只环在银发男人脖子上的手若有若无的将他朝自己的方向扣紧。

“我记得你是这个时代的人吧?帮帮老子。”

archer转过脸用他那双钢色的没什么感情起伏的眼睛看了他一眼,接着又偏回头重重的叹了口气。

“一次,帮你赢了之后我们就回去。”

“好。”

caster朝他大大的裂开一个笑脸,archer没理会这其中夹杂着那些小算计,只是找了个人稍微少点的地方钻进去,隔着半条桌子去看那个小小的骰盅和骰盅侧面的那个小小的拨环。

“看见那个骰盅了吗?”他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调说道,“那个骰盅还有里面的骰子都有磁性,只要使个眼色,就能随着内部人员的心愿随意改。”

顿了顿他又忍不住补充。

“一般情况下普通人是赢不了的。”

圣杯可没给caster补充这些知识,不过向来不拘小节的男人也不勉强,他朝着archer绽放了一个堪称阳光的笑容,然后将手里的筹码递给依旧不怎么有兴致的男人,示意他快点下注。

“啊啊,我为什么要帮你……”

archer结果筹码喃喃的念叨了一句,到底没有拒绝,只是皱着眉等到荷官的手离开骰盅,才将多一半的筹码放在写着大一边的赌桌上。

他之前在摇骰的时候略微的强化了一下听力,骰盅里每个骰子之间微小的碰撞都清晰地传进耳朵里。

他侧了侧头,尽量让自己极度不耐烦和鄙夷的心情不要体现在脸上。

六六五,果然是大。

有极少数的几个人欢呼出来,身后的那只蠢狗用力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archer等着自己应得的筹码被荷官推过来,接着示意caster将这些东西抱起来,侧着身挤出人墙。

“喂!archer!站住!”caster躲过朝他的方向涌过来的人群,跟在银发英灵后面尽量提高声音,“既然你能赢为什么不玩?喂!”

“我记得我只答应你玩一次,你也同意赢了之后就回去。”archer猛地顿住脚步,他抱着臂挑起眉似乎有些好笑的看向跟着他的caster,“还是说我们伟大的光之子大人想要违背诺言?”

caster撇了撇嘴。

“你这家伙还真是牙尖嘴利啊。”

“多谢夸奖。”

caster兑换钱币的时候archer就在不远处站着,他的注意力放在中央赌桌的那局梭哈上,虽然围着里三层外三层但还是能听见人群中偶尔传来的惊叫声。

“他输了多少?”

身边的声音换回了他的注意力,银发英灵皱起眉,却不能阻止这个声音飘进耳朵里。

“全输了?现在堵得是什么?”

“叫他赢一局,在让他把能压得全部压上。”

caster回来的时候archer依旧万年不变的蹙着眉,他揣着一大把的钱向着archer摆了摆手,接着看到对方十分迅速的回过神来。

“啊啊,我们走吧。”

“我找到一个好玩的。”银发英灵没有看他,“去换钱,顺便跟master说一声,我们一会儿再走。”

“哎?不是说今天晚上去下个地方吗?”

“他喝醉了,肯定走不了。”

archer瞪了他一眼便不再理会他,自顾自的朝着一个方向走去,不明所以的caster耸了耸肩,任命的转回身。

“嘿,美丽的小姐,麻烦全部给我换成筹码吧。”

————end

私设众多,不要考据

fgo没玩过,所以有bug不要建议

赌博千术都是跟网上搜的,不理解电影里一瞬间换牌的方法所以挑了个最老土的

以及谁萌海贼索受?【这句不要在意



评论 ( 12 )
热度 ( 39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