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城

红茶受都吃,可拆不逆,博主无节操,欢迎同好前来搞基

【鬼使白黑】灯

总之最近因为声优的原因跑去肝了阴阳师……我只想说……小黑真是小天使啊天!

cp是白黑,可拆不逆

以及我玩儿的晚,游戏剧情进展比较慢,有什么的bug的话不要在意

PS:中国神话里面似乎小黑才是弟弟???



————

七月十五中元节。

鬼魂们浩浩荡荡的沿着奈何桥往人间走,那向来喜玩的孟婆也难得站在桥边指挥着秩序,阎罗判官早早的任务向来都繁重的黑白鬼使二人下了任务,于是他们提着红色的灯笼,一前一后的跟着长长的见不到头的队伍慢吞吞的走。

打头的白看了看身后在晃悠悠的灯光的照耀下密密麻麻的灰乎乎的一团,终于蹙着眉抬起眼,将视线放向远处那层更加深邃的黑暗里。

白的心思缜密,于是便被安排了在前面引路,而向来毛毛躁躁的黑也在冥府人员紧缺的情况下被单独安排了跟在队伍的途中巡视的任务。

他向来知道以那家伙的能力足以应付来路不明的妖怪或者队伍中想到捣乱的鬼魂,只是不知他那性格,玩忽职守也就罢了,若是受不了哪些人的挑衅,在这重要的时刻打起架了,可就不是流放进熔岩地狱的事了。

他在这边担忧的想着,那边影影绰绰的灯光也慢慢的近了。长长的队伍在引魂幡的指引下依旧稳妥的前进,四周树叶被风吹的沙沙作响的声音和着队伍深处隐约传来的呜咽声,说不上的凄凉。

他原地站在那里等了一会儿,看着一只只的灯笼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只是那向来没谱的嘻嘻哈哈的笑声却一次也没有传过来,直到队伍最后的判官提着笔无言的经过,他才回神似得抓住判官的手,支吾了一会儿终于问出了一句鬼使黑在哪。

“过去了。”

判官朝着远处摆了摆头,大约是忙的不太想说话,没等白追问,便摆摆手,给他指了个方向。

他疑惑的朝那处看了看,黑漆漆的一片,既没灯光也没鬼影,只有嶙峋的树枝和笔直的树干,挂在树枝上的祈福的布条随着风不停的抖动着身体。

判官见他似乎有些犹豫,看了看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队伍,终于叹了口气挥了挥手,一只离那树最近的红灯笼离开鬼差的手,悬在空中缓缓的挂在了树梢。

那人半边通红的侧脸几乎是一瞬间便露了出来。

白不远不近看着黑抱着武器斜靠在树上,身后腰带长长的坠子在风中却是静静的垂立,他的嘴角绷得笔直,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衬得他显得有些冷漠,那眼角斜飞的红影在暗色的灯光里看的不是那么真切,倒是衣料掩盖下的修长的颈,在灯光和阴影的映衬下,纤细脆弱的吓人。

他向来没见过这样的黑,平常的黑闲的没事总是爱拉着他说话,东扯西扯的讲着一些他记得的人间琐碎有趣的事,但他却鲜少讲起他自己或是他弟弟的经历,用晴明的话来说,那些记忆大约多半黑暗阴沉,回忆重温起来即便不在难过,深入骨血的隐痛大概也随着记忆一概留了下来。

白站在那里沉默着,远处的黑让他觉得陌生,但却有隐约想起似乎在那里见过,无论是那平淡的几乎归为死寂的眸子,还是周身围绕的生人忽近的气场。

他站在那里细细的思索,后来便忆起大概是最初见过的黑便是这样,褪去嗜血战意的眼睛冷漠的异常,用半面浴着血的脸看着白等待着自己的终末。

然后那双看着他的眼睛,便就那样炽热的燃烧起来。

后来他仔细的想想,他那眼睛比起找到至亲,更像是摆脱萦绕了自己许久的孤独后感到的欣喜若狂,所以他说自己是他的弟弟时基本是不信的,后来到了自己投胎转世的时候,他又觉得作为鬼使的日子比作为人类更加寂寞漫长,受不了孤独的黑大约是完成不好的。

于是他便留了下来。

“喂,你怎么在这?”

不知什么的时候过来的黑站在离白不远的地方疑惑的问着他,他的左手提着灯笼,那张被光线渲染过的有些白皙过头的脸带着孩子气的困惑。

“我来看看阁下是不是在玩忽职守,看来猜得不错。”

黑没在意他忽然生疏起来的敬称,他跨了几步赶上提前迈开脚步的白,提着灯笼的手像是挥舞那把武器一样小幅度的晃了一下。

“可是很无聊啊,今天,只是走路吧?连敌人都没有,用得着这么多人吗?啊啊?”

“就是因为人多才不会有敌人。”

白叹了口气,他忽然想快点赶到前面去了。

这人不放在身边惹的人担心,放在身边却着实让人觉得聒噪。

不过难得的,这次的黑没有继续说话,他提着灯笼错开几步默默的跟着白走,影在灯光阴影下的半张脸难得沉默的骇人。

“喂,你……”

“嗯?”
本就声音不大的回答被风吹走了大半,白一时间没有问下去的欲望,他和黑隔着灯光安静的对立着,直到远处隐约的击打锣鼓的声音传来,他才叹了口气,加快脚步急匆匆的赶上队伍。

“走吧,快到了。”

“哦,你……”

那声音,就那样被敲击声愈来愈重的锣鼓声渐渐的淹没了。

————end


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

以及看了小黑的传记发现小黑实际是希望白去投胎的,而且传记三里表现出的小白……嗯,占有欲很重

——“你是……我的……”什么的,酒茨都不敢说这话23333

我总想写小黑受的拉郎2333【躺

评论 ( 16 )
热度 ( 86 )

© 沙城 | Powered by LOFTER